根深不怕風搖動

0



「經歷這件事後,我對「根深不怕風搖動,樹正無愁月影斜」這句話有了更深刻的體會。根據以上描述,試以你的經歷和體會,寫作文章一篇。

這夜,我與志同道合的朋友走在泳池旁的小路上,沿途享受着輕輕划過我臉頰的涼風,又與天上皎潔的明月互望,然後與朋友有一句沒一句地拋出腦海中有關月亮的詩句,好不暢快。我願意將時間止住,留住這份美好。但事實上,皓月微風、友人相伴並非叫我沉醉於動人的此刻的唯一原因。是發生在兩年前的那件事,叫今天這本來平凡簡單的一切,變得更可愛可貴。

 

兩年前的炎夏,我懷着剛成為大學生的亢奮,報名參加了所屬學系的迎新營。入營那天,我的心情可謂興奮又緊張¾¾快要結識到未來四年伴我苦讀的同窗了,但願不是一羣手執厚重的經典、整天搖頭晃腦地唸着課文的書呆子就好。而感謝上天,在分組以後,我的組員都是健談的人,貌似不難結交。在營中的三天,除了努力投入活動以外,我更處處留意組員的需要,期望對身邊的人多加照顧關懷、發掘話匣子。我以為如此就能與組員建立友誼。只是兩天過去,眼看着其他組員間愈來愈熟稔,他們對我的反應卻是愈發冷淡。每當我試圖跨越那道透明的屏障、努力打開話題時,組員們卻只以尷尬的笑容作回應,甚或是報以不屑的眼神。是為甚麼?我摸不着頭腦。

 

直至出營那天我方知道答案。離開營地前的最後一個活動,組員輪流被安排到一間房間裡安靜地坐下,而活動的內容就是由其他人一個接一個進到房間中,向你表達「真心話」。懷着不安和空白,我獨坐在冷冰冰的房間,然後迎來了失望。

 

「其實你那些關心與慰問虛偽得很,是想拉攏關係嗎?」

 

「大家又未曾熟稔,你對別人的百般關懷只會讓人覺得你惺惺作態!」

 

……然後房間就只剩下冷氣機發出的咯咯聲,和不知從哪兒來的抽泣聲。

 

但我並不甘心:怎麼對人的友善和關懷就成了他人眼中的虛偽呢?但聽過同學的話後,我也不免有點忌諱,在往後的同學聚會也就變得沉默安靜¾¾我可不想被人討厭,因此也沒太多心神思索這做法的對或錯,直至那天我在洗手間碰到她……

 

第三格廁格傳來不絶的啜泣聲,令立在鏡前的我不知如何是好:是儘快離開以免除尷尬,抑或靜待那人的出現,然後奉上紙巾?不待我思索出一個結論,那人已步出了廁格。該安慰她嗎?但我可不想再被人罵我惺惺作態。然而我能看見她滿臉的難過與痛苦……

 

最終,我遞上了紙巾。然後,她伏在我的懷中放聲大哭。

 

這就是我和她成為朋友的經過,也是我倍加珍惜今晚的原因。原來所持守的只要是正確、出於正直的,即使身邊出現過閒言閒語、攻擊批判,叫你內心驚惶恐懼,但只要堅信自己的一套價值觀,你始終能夠屹立不倒,不被外間的小心眼所衝擊。同時亦會有人明白你的本意、欣賞你的正直、相信你的真誠。或者為數不多,但更見可貴。

 

仰起頭來,我看見路旁的大樹在微風的吹拂下,樹丫微微晃動,葉子沙沙作響,但粗壯的樹幹卻是穩穩地立在地上¾¾看那堆猶如亂爬的蛇的樹根緊緊地抓着土壤。相信他朝遇到更猛烈的狂風,這樹也不會倒塌。我再仰頭望天,看見那輪明月將銀光傾瀉於大地上,也落在大樹頂的葉子上。但大樹沒有如向日葵追逐陽光般向日月光折腰。它只是一貫地直立於土地上。我知道不管月圓月缺,樹幹亦會是如此筆直。我喜歡這樹的卓然獨立。我微笑,然後與友人繼續走路。這夜我快活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