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到醫院探病的經過和感受

August 28, 2013 0

父母細心地替祖母擦臉,於她的身旁放下一束盛開的花,然後輕拍我的肩膊。不需任何言語,我們大家憂傷的心情都表露無遺,可是誰也不能落淚,因為雖然祖母看不到我們的淚水,也一定能感受到。我們,不可以讓祖母再擔心、掛心了

徐徐從病房步出,我們的耳邊傳來一陣笑聲。我轉頭一看,看見一名母親抱着初生的嬰兒準備回家。孩子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地凝視這個世界,父母小心翼翼地抱着懷裡的孩子,臉上泛着幸福溫暖的笑容。他們繼續前行,慢慢地消逝於我的視線中,只留下孩子響亮而無憂無慮的稚氣笑聲,迴蕩於我的腦海中久久不散。

踏出醫院的大門,清新的空氣迎面而來,令我的腦袋立時清醒。回眸,在繁忙的大堂中,有初為人母的女士抱着孩子,輕唱.........

Read More

一次參加比賽的經驗和感受

August 28, 2013 0

比賽開始了,一向習慣跑一百米的我當然依照慣例奮力向前衝,所以很快便領先了,我看着前方那片蔚藍的天空,心中暗喜決賽資格將會是自己的囊中物,我出盡全力向終點跑去,豈料終點與我的距離卻沒收窄,呀!我忘了這是二百米賽事,而不是我一直慣常參與的一百米!我的雙腿開始感到乏力,只怪我在首一百米沒有預留氣力。終於,我在眾目睽睽下在跑道上跌倒了。我的手掌和膝蓋頓時有種劇烈的疼痛,但我顧不得傷勢,只咬着唇忍着痛跑到了終點。

到達終點,一早在那裡等候的同學立刻前來慰問。他們都預測到好勝的我又會哭了,甚至連我自己都以為在這種巨大的挫敗感下,我都會躲在一角嚎哭。

可是,我卻出乎意料之外地笑了,在一旁的同學都以為我不甘落敗而.........

Read More

一次參加比賽的經過和感受

August 28, 2013 0

比賽當天烏雲密佈,我從地鐵站走到香港大會堂,沿途緊緊地拿着暖包,它不但為我的雙手保暖,同時亦溫暖我顫抖的心。到了大會堂的其中一個宴會廳,我順着編排的號碼,靜靜地坐下。參賽者都比預定的時間早到,我不停張開口練習,跟其他參賽者一樣,只用口型和表情去練習。

在等待評判到達的同時,我四處張望,觀察與我同場比賽的對手。他們有的緊握着誦材,有的一臉輕鬆,胸有成竹般。我看着誦材,回想起一個多月來的練習,憶起對着鏡子所練習的神態和表情,令我更擔心在比賽時會失準。

不消一會兒,外籍評判入宴會廳,令會場的氣氛更緊張。他說過開場白後,便邀請第一位的參賽者到台前朗讀。當有同學朗讀得不流暢或出錯時,我心中不禁有點爽快;或當.........

Read More

一次參加比賽的經驗和感受

August 28, 2013 0

小息完結的鐘聲橫蠻地闖進同學們的耳窩中,但操場上依然人聲鼎沸,皆因接下來的是一年一度的社辯比賽,人們已急不及待地紛紛討論這次的社辯冠軍將會鹿死誰手。我所代表的忠社已是連續兩年的大贏家,只欠今年便是我校歷史上的第一次「三連冠」,所以我們隊氣勢如虹。看着隊友依然努力練習,我便開始口出狂言:「我們的對手文社上年連初賽也名落孫山,有必要這麼認真嗎?而且比賽前一刻,應該保持平常心為上策啊。」隊友當然無視我的歪理,而我則看着今期最新的漫畫,笑得前仰後合。

人潮移步到禮堂,兩隊人馬端坐在台上兩旁,比賽如箭在弦。看到對面的第二副辯,我心稍微的危機感也煙消雲散,因為他在上年的社辯中,不僅拙口笨舌,而且常驚惶失措,.........

Read More

一次參加比賽的經驗和感受

August 28, 2013 0

哨子一響,比賽正式開始。才過了四分鐘,我隊已經打開紀錄中場允行大力把皮球「斬」進禁區,我大力一頂,頂過了門將的十指關,因此領先一比零。我們歡喜若狂,和英秀隊球員無奈之情形成一個分野。而我亦心想:這次比賽的最有價值球員和神射手還不是我?計算我剛入的這球,已經在整個賽事進了十球,比第二位英秀隊的向華多兩球。

不久,我隊再由允行的遠射,把兩隊的距離拉至二比零。而我,當然在心裡暗暗得意了,因為得獎的機會又增加不少了。

過了半場,我們在更衣室裡熱烈慶祝,並要我在贏了比賽後請了一眾球員吃海鮮餐。我心裡飄飄然,並想:要是真的贏了,拿獎金去吃飯當然沒問題

誰料過了半場,耐心的英秀隊便憑向華追回一球,使我心裡不.........

Read More

一次參加比賽的經驗和感受

August 28, 2013 0

在那裡,看見其他選手氣宇軒昂的樣子,緊張的心情頓時湧現於心頭上,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過了不久,工作人員把各健兒帶領到各人的跑道上,意味着比賽即將開始。

「呯!」施令員的鳴槍響起,一心率先起步,在八名選手中稍稍領先,最後安全的以第一名把接力棒迅速地交到幼羚手中。礙於幼羚在參加二百公尺決賽衝過終點時摔倒了,擦傷了手肘和膝蓋,所以她跑起來顯得很痛苦,臉容委曲。就在這時,被鄰線的選手超越了。幼羚沉重的步伐使我更緊張,我戰戰兢兢地站在跑道上等她,手心都冒汗了。接到接力棒時,我不顧一切的向前衝,希望縮窄與對手的距離,想着想着,果真和對手的距離近了。我飛快地把接力棒交到念慈手中,她奮力地追着追着,和對手只差.........

Read More

第一次

August 28, 2013 0

中一那年,我有幸跟隨學校手鈴隊到台灣交流,對於從未離開過父母身邊的我,與朋友出國是件何等興奮的事!沒有他們的囉嗦,沒有他們的責罵,能自由自在的過上幾天,一定會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幾天。

女兒第一次離開自己的身邊,作為父母當然非常緊張。下班後東奔西走,為她辦入台証,換台幣。每一天都叮囑女兒要小心,不可弄丟証件。看着廳中的行李,暗暗慨歎女兒轉眼長大,要離開父母的身邊。起程前一天,他們決意要一起到機場送別女兒。

「我的朋友每個都自己去機場,何況樓下便有公車直達機場,不用吧。」我苦苦哀求爸媽讓我獨立,畢竟我已十三歲,自以為是的年紀。

「你懂辦手續麼?你懂照顧自己麼?你還小,萬一弄丟証件你哪兒都不用去!」爸爸一.........

Read More

第一次

August 28, 2013 0

離開教員室,我向自己任教的班別的課室走去,咦,我跟可愛的同學一樣,也是第一年來到這新環境啊。仰望着空中還未散開的霧氣和遠處潛形的高山,就想起自己中一入學的那天。那天的天氣跟今天很相像,但天氣並影響不了我的好心情。唯一不同的是:當年我心想着要當一個好學生,如今的我卻是在想如何當一個好老師的問題了。

突然,腳步聲劃破了課室寂靜的氣氛。一位年輕的女老師走了進來,害害羞羞、卻又掛着微笑的。我呆呆地望着她,心中有點不可思議:這個像姐姐多於老師的人,就是我的班主任嗎?我第一次為了一個老師如此興奮。

放下書本,我偷瞄了我班的同學一下。當中有個女孩坐在窗邊,她身型很嬌小,雙目正閃閃發亮,像是在對我訴說她對我的好奇.........

Read More

久別重逢的聚會

August 28, 2013 0

「喂!」有人在身後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轉過身腼腆地微笑,說:「你還是一如既往的不準時!」女孩咧開嘴角,「你也是一如既往的早到。」說罷,她挽起我的手臂,「咱們快點上去吧!他們全部到了。」便拉着我小跑了起來。女孩的名字叫藹雅,是我小學最好的朋友,也是這次聚會的召集人,而主辦人是寶莉阿姨,聚會的地點在她家。

還未進門,我便看見門口排滿了十幾雙鞋子,不禁會心微笑,彷彿回到三年前的時光。那時還是新移民的我認識了一班同樣背景的同學,我們更跟隨藹雅接觸教會,開始穩定的教會生活。在那裡,我們認識了熱情親切的寶莉阿姨,她除了灌輸聖經知識外,還怕我們跟不上學習進度,特意為我們補習。每個星期六的茶點和禱告也會讓我們這群.........

Read More

小息

August 28, 2013 0

「鈴」鐘聲響了起來,原來死寂的教室頓時「充滿朝氣」,同學們雙眼發光似的望着我,唉!只能歎一聲,抒掉鬱悶的一口氣,道:「同學們再見!」還未聽到「黃老師再見」的幾句話,同學便魚貫的迫出只能容納一人的門口。「陳英秀,梁一心,你們出來!」下課後還要對着這兩個遲遲不交功課的同學。「你們的問答簿在哪?其餘同學的功課我已經完成批改,但你們卻還沒有交功課?」他們的支吾以對令我更為煩躁冷靜,我需要冷靜。我只好「循循善誘」地吩咐他們無論怎樣明天八時前交到我的簿架裡。兩隻小鬼應聲點頭,但明天功課能否收到卻還未知。

我走到教員室門口,喊了一聲:「黃老師有請!」等了三十秒仍然不見她,只好憑欄,默默地呆等,看.........

Read More

應是良辰好景虛設─寂寞的滋味

August 28, 2013 0

今夜的氣溫很低,才剛走出車站大堂,一股冷風便向我迎面襲來,喚醒了我的記憶。記得在數小時前,我才剛從同一個車站出發,帶着興奮的心情,臉上掛着從心而發的笑容,踏上通往羅湖的列車。然而當我再一次踏足這大堂,事過境遷,物是人非,一切竟已變得迥然不同,這是不是命運對我的諷刺?

今天是我教會小組相約一起吃火鍋的日子;而我亦已期待了一段時間,可是原來這只是我一廂情願,我的期望變成了極大的失望…

在九龍塘出口與其他組員會合後,我們便在組長的帶領之下一起出發至她於城市大學的宿舍。我們的組長是一名中學教師,大約二十餘歲,有一頭垂肩的黑色頭髮,戴着的黑色幼框眼鏡,不知怎的就是與她那人很不合襯,大概是因為她那兩顆眼珠.........

Read More

一條別具風格的街道

August 28, 2013 0

白天的域多利道的柏油路上,一輛輛汽車來往穿梭,有一個小小的巴士總站靜靜佇立路旁。但究竟狹窄的行人路旁,茂密的叢林斜坡下藏着怎樣的風景,相信沒有多少人知道。沿着路旁的一條小樓梯往下走,穿越林蔭小徑,到了樓梯的盡頭,景色便會豁然開朗。身後是一片濃重的綠色,旁邊是個小亭,前面則是一望無際的大海。走過水泥鋪的平台,已經是凹凸不平的岩石,如遇潮漲,海水位置更會漲至淹沒岩石。天氣晴朗時,海面一望無際,偶有數艘小艇經過,水天一色,萬里無雲,更可遠眺南丫島發電廠的煙囪。若是中午在此駐留,太陽則會在頭上散發着和煦的陽光,天色蔚藍;若是在黃昏,景色則更迷人。頭頂的天空已呈紫藍色,但遠方卻漸變成橙黃色,太陽被兩座山.........

Read More

幪面的人

August 28, 2013 0

小五開學的第一天,是讓人雀躍的一天。學校從殘舊不堪的舊校舍遷移到高尚住宅區的新校舍,因此也增添了不少插班生,他們都是被那些包羅萬有的新設施而吸引,轉到我校來了。

我班也有一個插班生。開學的那一天,她帶着口罩。老師沒有請她作自我介紹,她也沒打算作自我介紹,只是默默無語地坐在我的身後,那個空出來的座位。「你好!」我面帶微笑地和她打招呼,她卻不瞅不睬,讓我尷尬極了。

往後的上課天,她也是一直帶着口罩。不論是晴天、陰天,或是美術課、體育課、小息,她也是風雨不改,掛着那淡綠色的口罩。但是,卻從未有老師在我們面前問她帶口罩的原因,也從未有老師上課請她回答問題,或是開口說話。開學至今也已過了數十個上課天,我卻從.........

Read More

學校裡的籃球架

August 28, 2013 0

籃球架的支架是用鐵造成的,經過多年的風吹雨打,已長了許多大大小小的鐵鏽。架上的軟墊都久歷滄桑,擁有多個不同大小的孔。墊已經十分破爛,似是被一隻野獸用爪撕裂,以牙咬破一樣,千瘡百孔,軟墊都露出內藏的木塊。木塊與軟墊一樣,都受過煎熬,滿身裂痕。有的支架雖然避過鏽蝕的折磨,但是都已經褪色了,由本來鮮明的藍色變成黑沉的灰色,更顯出它的衰老。籃球架被如天般重的水箱壓着,動彈不得,只得默默承受煎熬。多年來的風雨使得支架上有為數不少的小顆粒,令支架凹凸不平,甚至刺手,令人不敢觸摸,只敢遠觀。多年的風沙亦使軟墊鋪着黝黑的污跡。

這些被野獸撕裂,風雨煎熬的痕跡,都會跟着它一輩子。

Read More

何事紛紛說齊魏

August 28, 2013 0

他十分有禮,每逢見到校長、老師和同學,都會對他們打招呼,他說這是對人的基本禮貌。他對事情有獨特的看法,別樹一格。早在開學後的第一個星期我們就見識到了。那天的中文課,老師先跟我們說了課堂規矩。「同學們,一個人最重要的是禮,一個人對別人的尊重亦即是對自己的尊重,如果我在課堂上說錯了甚麼,你們大可說出來,不過一定要有禮貌。」「老師,請問是否對所有人都要有禮貌,都要打招呼呢?」葉睿斌猛然從椅子上跳起來。「當然。」「此言差焉。」「何解?」「如果我們看到每一個人都要打招呼,那豈不是很煩?上公交車看見車長要打招呼,看見乘客要打招呼,看見售票員也要打招呼,逛街時看見路人都要打招呼,那麼一天不就要打招呼過千次?.........

Read More

小食部

August 28, 2013 0

「鈴鈴……」小息的鐘聲響起了,很多同學都飛快地奔向小食部,務求買到自己喜歡的小食。這天特別的是,平日文靜、乖巧、我小一時最要好的朋友,也隨着人流走去。我十分茫然,不知道以往不愛零食的朋友為何那麼趕急往小食部走去呢?不一會兒,她拿着一小盒鉛芯向我奔來,把小盒放到我手上,說:「我不久便要轉校,這筆芯給你吧!加油啊!」我十分愕然,實在不敢相信這個討厭在人流中爭先恐後的朋友,竟然為我而到小食部買一盒鉛筆芯。我不懂如何反應,只點點頭,繼續吃我的餅乾,心中卻感到十分溫暖。

升上中學後,功課的壓力越來越大,我甚至對課堂上的資料亦不很明白,時常感到沮喪。下課後又要參加不同的活動,天色已晚,心中還要記掛着功課進度.........

Read More

任性的童年

August 28, 2013 0

嬰孩長大了,學會踏單車的她,看見哥哥踏着單車由斜坡衝下來,女孩眼見哥哥玩得如此刺激,便打算學效他。當她準備衝下去時,不幸地被媽媽看到,媽媽把她抓下來並說:「太危險了,你還小,不可以!」女孩當然不會理會媽媽,還趁着媽媽看不見時悄悄地離開。「喲呵!」女孩已由斜坡衝下去了,到了尾段她以為會跟哥哥一樣單車會自動停下來,可是它並沒有還繼續衝。「啪!」她撞上了一幅比她堅硬千千萬萬倍的混凝土牆,最後當然是遍體鱗傷,但是為了不被媽媽責備,便多穿衣服來遮掩傷口,可是洗澡時被媽媽發現了,便馬上送她到醫院去,這時才知道她左額嚴重撞傷,左手骨裂。此事雖已過了十多年,可是左額的印記仍在。

不久,媽媽帶着女孩和哥哥一同到游.........

Read More

難忘的課堂

August 28, 2013 0

我還記得當初升上小學時,很不習慣要窩在學校裡上課,因為它對我來說是那麼龐大,周遭的事物又是那麼陌生,但我卻要在這裡待上一整天,這讓我惴惴不安。當我上人生中第一節的音樂課時,我的惶恐到達了無以復加的境界,更不禁哭了起來。音樂老師見狀,隨即趨上前來,擁着我柔聲安慰,着我要克服並打倒「害怕」,因為學校其實是一個讓我們結交朋友、一同學習、一同玩耍、分享快樂的地方。說罷,她拉起我的手,讓我牽着其他同學的手圍成一個圓圈。然後她彈奏着琴,我們一群同學隨着曼妙的音樂唱歌、起舞,快樂充斥着四周。那是我第一次在學校裡感受到快樂,那真是一節難忘的課堂。

我輕輕拉開椅子,伏在桌子上,回憶再度在我腦海中浮現…

小學時,最.........

Read More

一條舊街道

August 28, 2013 0

在右邊的街角,有一間裝潢已經漸褪色的麵包店。在門口,一個個印着桃紅色的花紋的透明袋裝着枕頭麵包,整整齊齊地躺在有點生鏽的貨架上。再往裡面走,牛油、糖和麵粉的氣味悠悠地傳到鼻子裡,還夾雜着烤焦的味道。剛剛出爐的菠蘿包、雞尾包,一個個像連體嬰般賴在鐵盤上。「唔該,兩個菠蘿,一個腸仔。」,接着,圍着花色圍裙的阿姨將麵包嫻熟地夾進白色背心膠袋,將硬綁綁的硬幣放進快要退休的收銀機上,「鏘鏘」,它們一個接一個落在匣子裡。

接着往街裡走,地上一個一個大小不一的坑,總會叫我打醒十二分精神。它們有些被補過,露出淺灰色,有些深得裡面的積水,養條魚也不成問題。除了這障礙物,修車店的工具、車也霸道地躺在行人路上,令原本.........

Read More

謝謝您

August 28, 2013 0

那晚下着滂沱大雨,我們剛從外婆的家離開。爸爸命令我們留在蓬下等他,然後獨自在大雨下等待一部空計程車。上了計程車後,我立即裝着熟睡了,好讓爸爸抱我回家,自己則省下那數十米的路。果然不出我所料,爸爸在百般無奈的情況下要把我抱回家。一回到家,我立即把眼睛睜開,看着自己身上沒有半滴雨水,不禁為自己的小聰明自豪起來。回頭一看,只見爸爸濕得像一隻「落湯雞」一樣。那時候,甚麼都不懂的我又忍不住在心裡嘲諷了爸爸一番。

昨晚,天上又下起傾盆大雨來。爸爸遲遲沒有回來,媽媽擔心之下便叫我致電爸爸,打聽一下他在哪裡。「喂,爸你在哪?」「噢,很快就回來了。」「快點啊,現在雨很大。」「嗯,知道了。」一句再見也沒有說就掛線了.........

Read More

累透了的一天

August 28, 2013 0

昨天是星期天,我跟王一心和林允行一起到大浪西灣遠足。早上六點鐘我就起來了,匆匆收拾好行裝,我就趕到約定的集合地點,跟他們一起乘專線小巴到達了目的地。

我們登上「赤徑」,開始了這天的折磨。一開始的一小時,道路還很平順,我們一面走一面聊天,欣賞四周的景色,興致高昂。誰料一會兒後,遠足徑變得很徙,我們都有點吃不消了。我氣喘吁吁地往上爬,小腿抽痛起來,全身都在冒煙。一個斜坡後是另一個斜坡,我們就這樣走了很久,再也沒有力氣說笑,轉頭看風景也免了。

經過了不斷的上坡,全身乏力的我們似乎終於到了頂點。面前出現一連串的下坡路。我才剛鬆了一口氣,就意識到下坡比上坡更困難。林允行和我各有一次差點滑下斜坡的經歷,而大家.........

Read More

一個醉人的黃昏

August 28, 2013 0

去年,我有幸在外婆家親身觀賞鄉村的黃昏景致。極目遠眺,夕陽的光線不再刺眼,但卻像一個火紅的大玉盤,懸掛在遙遠的西邊。夕陽柔和的光線把河水染得通紅。在微風的吹拂下,河水蕩起了無數的漣漪,猶如一條蜿蜒的紅絲帶緩慢地向下游流動,並閃爍着迷人的光澤。幾片落葉輕盈地飄浮在水面上,一艘艘小船駛向遠方。幾位婦女正在河邊洗衣服,夕陽的光輝照在她們的臉頰上,猶如熟透了的蘋果般紅彤彤的。

仰望天空,廣闊的蒼穹中出現了變化多端的雲霞。它就像一群調皮活潑的孩子,打破了天空靜悄悄的局面,但卻塑造出別具一格的特徵。它一會兒就相互追逐,一會兒又和夕陽捉迷藏,一會兒又變成巨大無比的大象以及活蹦亂跳的兔子,然後又搖身一變,成了其.........

Read More

謝謝你

August 28, 2013 0

就在我踏出門口的那一刻,媽媽又說:「妹妹,快練琴了。

「今天不練習行嗎?」我不耐煩地回應。

「不行,你要應考琴試了。

「為甚麼當年哥哥應考琴試時也不見你三催四請地要他練習?我也不比他差。

「你和哥哥根本不能作比較!」這句老掉牙的話,成功地把我惹怒了。

「你根本就是偏心!你為他做的事永遠比我多,你每早為他按摩,買早餐,又不督促他做應該做的事,又給他買電腦、手提電話,容許他夜歸!我?甚麼都沒有!

我用力地把門關上,隨着「呯!」的一聲,眼淚也就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明明我比哥哥乖,比他孝順,我努力做好自己的本份,媽媽卻只關心他。他的身體差,根本是自討苦吃,為甚麼還要偏心他?

我真的很討厭媽媽,也很討厭哥哥。

有.........

Read More

球場

August 28, 2013 0

「不,今天很累。」我看了看那空空如也的水瓶,「不過,我要去買一瓶水。」「呯!」我伸手去取那瓶水,然後不期然地往球場走去。我倚着欄杆,懶洋洋的看着在球場上奔馳的熱血少年,他們奔跑、跳躍,轉一個漂亮的彎,輕輕地躲避着對手的攔截,又悄悄地把球送到籃筐裡。金黃的陽光灑落在他們身上,令他們滿足的笑容更顯閃閃生輝,曾經我也是這群陽光少年中的一分子…

最初我加入籃球隊,並不是因真的熱愛籃球,純粹是為了耍帥。每次小息,我都使着那些「三腳貓功夫」,下場小試牛刀,經過無數次的射籃,無數次的體能訓練,籃球漸漸融入了我的生活,而我也漸漸地愛上籃球。或許我的運動細胞特別好,才半年時間,我的球技越來越精湛,而我在同齡的隊.........

Read More

悅悅,你會好起來的

August 28, 2013 0

如果不是她沒有握緊女兒的手,悅悅也許會在沙發上吃着雪糕看電視吧…

在一個頗熱的下午,王太握着悅悅的小手,和她一起逛街去,悅悅的嘴張得大大的,小臉高興得通紅。

由於工作繁忙,王太很少陪悅悅,難得今天休假才可以陪悅悅四處逛逛。可是女兒似乎沒有購物的興致,只是雙眼瞄着街頭小食呱呱地叫,更興奮得在她懷中不安份的彈跳着。

「你想吃雪糕嗎?」王太撥一撥悅悅額前的碎髮。

悅悅用小孩子特有的腔調叫了聲「雪糕!」,然後拍拍雙手,像是為媽媽猜中她的心意而拍掌喝采。

那時候的悅悅,還是個活蹦活跳的活人,但現在卻要滿身插滿儀器管道,依靠機器維持她脆弱的生命。看着躺在病床上,除了心跳儀的數據以外就沒有任何生命跡象的女兒,原本已.........

Read More

一個雨後的夜晚

August 28, 2013 0

鄉村內唯一一盞街燈在被濃白色的霧所包圍的鄉間小路上,閃着昏黃的燈光。飛蛾們成群地包圍着街燈,一隻隻輪流飛向那油畫般濃稠的橙黃燈光,卻又被冰冷的透明塑膠燈罩無情的彈回。但牠們在下一場雨來前是不會停止這種舉動的,牠們依然會以牠們那薄如紙做的雙翼驅動他們的身體,然後毫不留情地撞向燈罩,直到昏頭轉向地跌落在地上,紙般的雙翼被水滲透為止。

小路兩旁雜草叢生,螢火蟲在潮濕的草叢裡飛舞着,牠們的翅膀短小透明,腹部透出猶如枯葉般的啡黃閃光,在廣闊的黑夜中起舞。牠們時而像羽毛般隨風飄落,時而像幽靈般拖着一條長長的暗黃閃光,漫無目標地在空氣中起浮着,時而像直昇機,在同一個地方盤旋,在黑色的布幕上畫出了一個個小光圈。

Read More

有人說:「嚴師出高徒」,你同意嗎?

August 28, 2013 0

「高徒」代表成功,成就超然的人。而成功的人未必一定出於「嚴師」,「青」不一定就出於「藍」。

就好比現在世界各地都傳得沸沸洋洋的華人籃球運動員,林書豪。他是一個土生土長的美國華僑,自幼就酷愛籃球,然則由於種族和身材等種種制肘,在他的童年以至少年時代都未能投身球隊接受有系統的訓練,更別說教練的訓勉了。他根本連一個啟蒙的導師也欠奉,何來「嚴師出高徒」一說?他超卓的球技都是靠自身不斷摸索,改進和完善,說是無師自通也不為過。這不正就是「高徒」與「嚴師」沒有必然關係的例子麼?

也許有人會以「只是巧合」為由反駁。沒錯,一兩則事例的而且確不能證明甚麼,但這種例子可遠遠不止一兩則,反而比比皆是。又以香港首富李嘉誠為.........

Read More

一個短暫的黃昏

August 28, 2013 0

正午猛烈的陽光已黯然退回西邊的家,剩下的,只是點點餘暉。不知不覺,時近黃昏,整個山峰都被煙霞籠罩着,有種淒美的感覺。由於煙霞鎖住山巒,夕陽的餘暉都變得矇矇矓矓,疑幻疑真。厚重的煙霞彌漫於空中,夕陽只能從一點點空隙,照射出一道道霞光。黃山的怪石嶙峋都因夕陽而披上一層層紅霞,像是仙女把一幅紅紗撒到石頭上,美極了!天空傳來大雁的叫聲,成群結隊的大雁排成「人」字形,歸心似箭。天空的紅霞配上黑壓壓的大雁,令牠們在暗紅的空中更為突出。

夕陽西下,原來的霞光都漸漸暗淡下來。遠處的西方,剩下的一丁點火紅慢慢消退,東方的月亮卻姍姍來遲。遠處傳來一陣陣鴉啼聲,把夜幕之神叫醒;「人」字形的大雁群像是為黑夜的來臨拉開序.........

Read More

驟雨中的鬧市

August 28, 2013 0

突然,一滴如豆般大的雨點落在乾巴巴的石屎地上,終揭開了驟雨的序幕。一滴、兩滴、三滴,雨點打在地上,親吻大地。下雨了。街上行人紛紛走避,甚是狼狽。霎時間,鬧市街道上已剩下寥寥數人,開了傘子,抱緊背包,急急走過。有許多人沒帶傘子,只好和其他人擠在簷下,抱怨自己的運氣不好,遇上驟雨。也有些人趕着去辦事,於是只好用背包、外套當傘子遮蓋身體害得褲管、鞋子都濕透。雨水如箭,把行人都射傷了,流下透明的「血」。

巴士站也站了不少人,希望巴士快點到站,跳上車,與窗外的潮濕隔絕。每次巴士駛過的候,水花濺起,弄得人們都連連躲避,抱怨不斷。巴士到站了,人們又紛紛上車,在車廂留下無數重疊了的灰色腳印。

深吸一口氣,是專屬雨的味道.........

Read More

一件令我發笑的事情

August 28, 2013 0

每逢節日,我家也喜歡出外吃飯,唯獨那次母親節,我不知那條神經突然活躍起來,自告奮勇地說:「今天的晚餐,放心由我一手包辦吧!」爸爸媽媽頓時瞪大眼睛地傻笑,只顧點頭。

既然今天由我當大廚,當然是由我自行去挑選食材。不一會兒,已經把所需要的食材買回來。回家後,我一支箭的衝到廚房,穿好圍裙,切起菜來。媽媽比較愛吃西餐,所以今天的主菜是「菠蘿香腸炒飯」。按照工人姐姐的提示,多放些蕃茄醬會更加開胃,我已經把那剩下一點點的蕃茄醬倒完。心想:要開胃一些,倒不如再放多些吧!於是,我將整個廚櫃翻轉過來,找來一瓶新的「蕃茄醬」,又倒了一些,再炒一炒,大功告成。

我迫不及待地把炒飯捧出來,好讓他們嚐一嚐。當媽媽將第一羹飯.........

Read More
1 2 3 4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