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後的校園

November 25, 2011 0

經過一整天苦澀而沉悶的課堂和埋頭苦幹,下課後真是別有一番天地。當同學們不厭其煩地大喊一聲:「老師再見」後,課室裡頓時充斥著同學們的竊竊私語,他們的暢談聲夾雜著收拾書本和放妥椅子那鏗鏘的碰撞聲。

同學們你一言、我一語,放下上課的嚴肅,搖身一變成了一隻活潑的金絲雀。吱吱喳喳的,好不熱鬧。在他們的神情和言語間,活像是一位爛漫的小朋友與自己的爸爸媽媽聊天一樣,既滑稽,又親切。而這種活潑的氣氛還迅速渲染到課室裡的每個角落,就連沉厚寡言的同學也不禁奔上前加入討論。不知為什麼,這裡彷彿有一種強大的凝聚力。

沿著走廊往梯間,冷清清的梯間也變得熙來攘往。扶著扶手,詫然地發現竟然能感受到同學們的手的餘溫。這種溫暖漸漸.........

Read More

下課後的校園

November 25, 2011 0
鈴&同學期待己久的下課鐘響起了!課室由鴉雀無聲變成一個嘈吵不已的市集。有的同學在匆匆忙忙執拾書包,有的同學在嘰嘰喳喳地聊過不停,有的同學拿起沾滿灰塵的掃帚來「比武」。下課後的課室變得塵埃飛揚,像是起了一場大沙暴。步出混亂的課室,斜陽照射在長長的走廊上。慢步至樓梯的途中,經過留堂班的課室,門外站著一個又一個的學生。他們全都垂下頭,苦著臉,像一群準備步上刑場的囚犯們。從他們的神情得知,他們十分後悔沒有完成功課。繼續前行,步下樓梯,來到烈日當空的籃球場。很多男同學都在打籃球。他們分成七人為一隊來比賽。比賽進行得如火如荼。忽然,有一位身子較高的男同學射進了一球三分球,所有在比賽中的男同學都停了下來,激.........Read More

下課後的校園

November 25, 2011 0

在我的眼中,放學後的校園總是最熱鬧的。看著一大堆男孩飛快地收拾好書包,顧不上老師的喝止,就浩浩蕩蕩地跑到樓下操場打籃球了;而女生們,則總是一大群聚在一起,有些談論著放學後要去哪裡買東西,有些則抱怨著學校的午飯太難吃,大家吱吱喳喳的,好不熱鬧。

離開課室後,最先映入眼簾的,就是三五成群的同學。他們正在一邊交談,一邊下樓梯,時而輕聲細語,時而高聲談笑。在我的耳中,那是校園交響樂裡最為動聽的部分。放眼望去,新翼有蓋操場的綠桌上滿滿地放著不同顏色的書包,有紅有綠,有黃有藍;這繽紛的色彩,為寒冷的校園添了些和暖的感覺。在綠桌上,有不少同學正在埋頭苦幹,一大疊的參考書,加上疾筆的書寫速度,儼如是世上最重要的.........

Read More

下課後的校園

November 25, 2011 0

 鈴鈴鈴……「各位同學再見。」「老師再見。」隨著這聲音落下,不但象徵著課堂的完結,而且是一個自由世界的降臨。

  我慢慢地收拾書包時,課室裡的男同學已經迅速背起書包,用極速奔向門口,像舊時的家庭主婦趕去市墟買菜似的,留下的只是一陣風。我一邊走到地下,一邊聽?同學的笑聲此起彼落,我想她們在訴說當天的奇聞趣事,所以才這樣興致勃勃,欲罷不能。

 走到操場,又是一番新景象。眾多的同學紛紛蜂擁到操場上,帶著籃球、排球等體育用具練習起來。你傳我,我傳你,不分性別、年級一起切磋球技。  不一會兒,年輕人在太陽的煎熬下,一滴滴的汗珠已靜悄悄地從各人黝黑的皮膚冒出,彷彿它們也要曬太陽一般。汗水在陽光下閃爍,散發著誘人.........

Read More

人生目標

November 25, 2011 0
本港青年的人生目標是什麼?智經研究中心近日調查發現,過半數受訪青年視置業為十年內的人生目標,其次是賺第一桶金和完成更高學歷,只有一成半青年表示以貢獻社會為目標。從調查所得可見,本港青年大都注重物質生活多於精神生活,或說物質享受就是他們精神滿足的來源。調查同時得出青年的理想工作條件,「優厚薪金及福利」排行第一;「熱愛該行業」只排第五,足可佐證以上說法。  相比於古代書生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為人生目標,今日本港高教育水平的青年,鮮有崇高抱負者,大都從現實出發,希望安居樂業。當然,所謂「衣食足,知榮辱」,衣食住行乃是人生基本需求,連這幾方面都滿足不了的話,還有何空間談貢獻社會呢?是次調查只研究青.........Read More

人.動物.情

November 25, 2011 0
人對動物的感情,出於人對大自然一切的一份崇敬之情。中國人自古便意識到因著大自然的天覆地載,人類才得以生存,因此對大自然這位天地之母產生感激、愛惜之情。是故中國人對於大自然的一草一木,一鳥一獸均是抱著一種欣賞、共融之心來看待,有別於西方人偏向征服自然之心。人要對動物有情,這話是不錯的。因為「情」是建立一個和諧共融的世界的重要元素。若人類對自然無情,自然亦會對人類無情,例如人類在過度濫用天然資源後受到全球暖化的威脅,便甚具警惕性。然而,人對動物要有情至何等地步,則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而我的見解是,只要我們再細心思考人類在大自然的角色,一切問題便迎刃而解。大自然的持續運行是有其一套大自然法則的。人.........Read More

一個讓人偷得浮生,樂而忘憂的好地方

November 25, 2011 0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確實要一個好地方暫時放下煩愁;人生短促如夢,驚醒便過完,在一個好地方裡享受一下也是人之常情。於我來說,我的好地方是圖書館。在一個假日的午後走進圖書館,當然是為了幾本書。通常,在進門的一剎,最能吸引我的並不是可見的豐富藏書,而是不可見的「書香」。雖說是「書香」,但也只是館方為免館藏受潮而長開空調的產物,一股揮之不去的髒空調槽及陳年塵埃的氣味。儘管不是特別好聞的氣味,但它十年如一日,除了說污垢永存的道理,也證明圖書館在鬧市中經得起人車聲的拍打及時代的洪流,將一切變遷、喧鬧用空調隔絕在外,館內只剩歲月及塵土的氣息,以混濁的空氣暫緩時間的流逝。因此,這微妙的氣味還是悅人的。  進.........Read More

一次挑戰自我的體驗

November 25, 2011 0
雙腳一著地,我整個人便倒了下來,還來不及顧什麼儀容,只懂扒在地上放聲大哭,身體也不禁地顫抖……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最怕的事情就是被吊在半空中。什麼單杆,盪鞦韆,我連碰也不敢碰。也許是因為小時候曾在單杆上跳下來,那次連手也跌斷了。到現在,右手的關節仍然比正常人屈伸奇怪。每當我看到那隻傷過的右手,我便遠離單杆,鞦韆那一切事物。被吊在半空中的那瞬間,彷如被人用繩子縛著脖子般,總是透不過氣來,像是告訴我:「快跌下去了!快跌下去了!  復活假期終於到臨,能鬆一口氣。這次假期我參加了一個訓練計劃,名為「密領先鋒」。這個計劃包括一個三日兩夜的訓練營,當中有多不勝數的歷奇活動。  原本,我帶著輕鬆的心情入營;.........Read More

○與口的聯想

November 25, 2011 0

看看「圓與方」這幾個字時,我的腦海第一時間浮現出的是一張臉。這張臉屬於一位小巴司機,他駕駛的小巴路線是從我家附近,到距離我讀的小學約十分鐘步行時間的總站。因此,我往返學校的時候總是乘這一號小巴,常常會被他接載。他的名字叫「方德圓」,也就是既方又圓的意思。我第一次從放在駕駛座前的小巴司機牌照上看看這個名字時,並不覺得有什麼特別。但當我將視線移到方先生本人身上時,卻忽然感到很滑稽:方先生的頭十分渾圓─尤其是微禿的部分更為明顯,卻長有一個異常突出的方下巴。這顆頭顱上配上名字一看,實在非常「方得圓」,簡直是妙不可言。由於如此強烈的組合老是在我上學跟放學的車程上看得到,所以我就仔細地觀察起方先生來了。

過.........

Read More

「港孩」的產生,父母須負上最大的責任

November 25, 2011 0

港孩港孩,是香港獨有的產物。幾乎每個香港中產家庭,也育有一名有港孩特質的孩子。欠缺責任心,驕橫任性,以及渴求物質,均是我們對港孩特質的理解。這些極端依賴父母,有「公主病」或「王子病」的孩子,是父母的影響、社會之風氣以及個人的性格三項因素互為影響產生出來的。然而,父母應該為「港孩」的誕生負上最大的責任。

父母在孩子成長過程中影響力最大,其培育孩子的方式和對孩子的物質供應,斷定了一個孩子將來是成功,還是庸碌無能。最經典的例子莫過於方仲永。方仲永五歲能說詞賦詩,有過人天資。其父卻視他為生財工具,不好好栽培,反而四處炫耀方仲永的才能。結果方仲永長大後就「泯然眾人矣」。方父無視教育的重要性和孩子的需要,只.........

Read More

曇花的自述

September 22, 2011 0
曇花,這是我的名字,花中之后。玫瑰的艷美、水仙的清純、牡丹的富貴,她們多麼出眾,引人注目,但我,只可在一些無人的地方獨自賞月,獨自過日子。看著地上的小花,紅色的,白色的,黃色的,無論有一個動聽的名字,還是沒有,都總有些爬山經過的人稱他們可愛,總有一些上山玩的小孩摘掉捧在鼻前,總有一些男孩靦腆地笑著,然後把幾朵小花插到女孩的頭上。你知道嗎,當時他們的臉上都有滿足的、歡喜的笑容。我很羨慕她們,甚至是妒忌。慢慢的,我開始長大了,從一顆小小的種子到花苞。我身上有一層淡淡的粉紅色,花托呈針狀,繞著花瓣。我開花的日子近了!我知道,我要像那些小花般,希望這天快點到,我想要看到別人愛慕的眼光。但是,就在這令人.........Read More

福從禍來

September 22, 2011 0
「?啷!」「啊!救命啊!」他從睡夢中驚醒,滿頭大汗的急忙地從床上跳下來,快步走出房間。這時,他後面出現的人,對他說:「褔少,發生了什麼事嗎?他,叫吳來褔,是四川一間著名建築公司的老板,多年來,在四川建築了數以千計的樓房,賺了不少金錢,成為了四川的富商。可是,三年前發生的「汶川大地震」把他很多的財產都「淹沒」了,並且給他背負了一個令人憎恨的罪名——「豆腐渣奸商」;另外,在地震中,他的妻子和女兒都不幸地喪生了。三年以來,他痛不欲生,每晚都會做惡夢,有時夢見地震的過程,有時夢見汶川的居民來向討債,沒有一晚不會半夜時從顫抖中醒來。不過,他何嘗也不是受害者呢?他也失去了親人,也失去了錢財,但得來的不是別.........Read More

媽媽的手

September 22, 2011 0
還記得,那時候,媽媽的手是多麼的溫柔啊!只是我一直以為它的作用是打我吧……  那一刻,是第一次發現它的粗糙,我靜靜看著媽媽在廚房裏洗米,一次一次倒出米白色的水,手勢相當熟練。媽媽在替我煮粥。媽媽捧著熱騰騰的粥,端到我的床旁邊的?。我小口小口地吃著,媽媽的手放到我的額頭上,然後拿出探熱器為我探熱。那時,我感覺到媽媽手裏的汗,那是為我流的。媽媽拖著我的小手,帶我到診所去。她的手愈抓愈緊,這使我感到十分辛苦。平日的她,不常拉我的手的。一股暖流湧到我的心裏頭。在診所的椅上,我躺在媽媽的大腿上。媽媽輕撫我的背,把我抱入懷裏。她雖然沒有說話,但我能感受到她的焦慮,似乎比我更緊張。我把手放在媽媽的肩上,道:「.........Read More

等待

September 22, 2011 0
人的一生,究竟有幾多時間是花在等待的呢?其實每一天,我們都在等待,只是我們並不察覺。每個人的一生都充滿著等待。兒時等待長大,中年等待退休和安居樂業,老年等待兒孫成材。窮人等待中六合彩,飛黃騰達,富人等待名貫天下。人民則等待國泰民安,天下太平。一天之中,我們等待交通工具,排隊等買午飯,等待下班放學……這些都是我們生活上的細節。等待,其實一直存在。偏偏人並不喜歡「等」,往往希望事情盡如其意,例如:學生希望一到車站就會有交通工具,尤其是夏天,不用大汗淋漓地等巴士。對很多人來說,等待是一種痛苦的煎熬,因為等的過程中會帶來忐忑不安的感覺。但是凡事有弊亦有利,換個角度來看,等待,是給忙碌的我們一個思考的機會.........Read More

等待

September 22, 2011 0
世人似乎忘記了等待,甚至是鄙視等待了。常常在電視新聞上看到,某段鐵路或者某航班延誤,乘客們登時火冒三丈,對著前來解釋的職員指手劃腳,疾言厲色。他們真的全部都忙得馬不停蹄,不能接受解釋,不能等一等嗎?時下流行所謂速食文化,就是什麼都要快。排隊時間稍長一些,就要群起鼓噪;巴士等了五分鐘還不來,就開始咒?了。最常見的例子就是闖紅燈了,明明知道很快就會轉綠燈,人們總像腳底抹了油似的,非要溜到對面不可,冒著被逮個正著或被撞倒的風險,就是為了節省三數秒……啊,還有「速食文化」的表表者——速食麵,雖不健康,還是被趨之若鶩。其實,等待也是一種生活態度。不說別的,單說過馬路這樣的例子,幾乎每個星期都有莽撞的人,因一時.........Read More

渴睡的下午

September 22, 2011 0
五月下旬的周末,炎夏。屋外傳來幼蟬吱吱的鳴聲,我不喜歡這種聲,叫人無法專心,無法為我這個年度最後一個考試努力,但我也必須撐著沉重的眼皮,繼續溫習。漸漸的,我眼前的文章開始變得模糊,白茫茫的一片,屋外的蟬鳴也成了催眠曲,帶我進入夢鄉。但是,在一瞬之間美夢就消失了,一道刺眼的陽光從窗外穿了進來,直射在我的臉上,狠狠地把我從夢鄉中拉出來。陽光射在鏡子上,鏡子的折射在天花板上畫了一道七色彩虹,它在對我微笑。我望出窗外,我彷彿望到了赤道的邊境,天空是湛藍的,雲是純白而千變萬化的。「很多的夢都是在這個情景發生的吧!」我自言自語著。或許是眼皮太重了,我該休息一下了吧。我心想著,咀角帶著一絲微笑,趴在窗台上,.........Read More

理髮記

September 22, 2011 0
「這次剪得還真不錯!」這句話該由一個理髮師傅口中說的,但說這話的卻是我父親。他用手輕撥我前額的劉海,用口輕吹我的臉,對我的頭髮投出一個滿足的笑容。我一直看著他專注的眼睛,但他的目光卻一直放在我眼睛上的劉海上。從小,爸爸便替我理髮,他有一套看似專業的理髮工具,還有一件鮮綠色的長袍,上面有一些掃不掉的頭髮碎。一個月裏總有一個星期天爸爸會說:「你的頭髮好像又長了,我來替你修修。」我邊說我想要把它留長,邊搖著頭說不要,但還沒說完爸爸便從櫃子裏拿出理髮工具,把長袍繫在我頸上,然後叫我「坐定定」。所以我的小時候,一直都留著一頭不長不短的頭髮;還有,我未到過理髮店。直到升上了中學,我央求著爸爸讓我到理髮店理.........Read More

患病記

September 22, 2011 0
月光混濁,星光暗淡,車裏,臉色慘白的我在母親的懷裏痛苦地抽搐;父親雙眉緊蹙,不時看向倒後鏡的我;母親一臉焦急,左手緊握成拳,右手輕放在我的小手上……  這天晚上,父母帶我到一間壽司店,「享受」晚餐。飯後,我突然感覺到肚子有點不妥,然而,我忽略了這個身體給我的警號。隔了一會兒,肚子傳來一陣劇痛,我感覺到胃部抽搐,「噁」的一聲,我忽地吐了起來!父母隨便拿了兩件外套,抱起我,急跑到停車場,跳上車,駛往醫院。  暗淡無光的夜空下,半昏半睡的我矇矇矓矓地被父母送往醫院。本來平平直直的路,這時好像變得彎彎曲曲,好不容易才能到達醫院。到了夜診部,母親迅速替我登記姓名。等候期間,父親急得不住來回踱步,一時看著醫.........Read More

患病記

September 22, 2011 0

愛,可以融化心靈的冰山,可以化解疾病的痛苦,可以揮去心頭的陰霾。在那時候我懂得什麼是愛。記得小學時,父母都特別忙,所以由奶奶照顧我的起居生活。奶奶是一個特別細心的人,可能是傳統的薰陶,她很會照顧人,對她最疼愛的孫女,即是我更是寵愛有嘉。每當我生病,在奶奶無微不至的呵護下,病情都康復得很快,即使我有時會對她的過份照顧表示不滿。記得在小四的暑假,我胃的老毛病又發作了。剛開始時,我以為只會痛一兩下,一會兒就好了,便沒有告訴已經在夢鄉的奶奶。但那次我卻痛了很久,豆大的汗珠在額頭前徘徊。痛楚使我雙眉緊蹙,呼吸急促。可能是我的呼吸太過急促,使細心的奶奶發現了我的異樣。她連忙起來,把我送進了醫院。我接受醫院.........

Read More

假如我會飛

September 22, 2011 0
「我會飛起來!」我站在空地上,想像在空中飛翔時的快感;跳起來,卻發現雙腿凌空的漂浮著!向上望,我決定——一飛沖天,向著蔚藍的天空出發坐在雲彩,遙望著地上的人們忙碌地走著、跑著,太陽在我的背面照耀著大地。該起程了!在天上飛翔時暢快的感覺,真非筆墨所能形容的!迎著風,我突然發現:空中的交通真暢通!低頭俯瞰下方,真慶幸我不用遇到交通擠塞、汽車拋錨的情況!哈哈我決定要漫遊世界。鳥兒們陪伴在我的左右,正當我飛往日本的同時,竟被我碰巧遇上了有「空中巴士」稱號的A380客機!可是,我不能飛過去偷看呢!因為我怕嚇著了機上的乘客,我懂得飛這個事實須絕對保密!看過了著名的東京鐵塔、富士山,欣賞過北海道的薰衣草田.........Read More

記一次挑戰自我的體驗

September 22, 2011 0
有一次我在收拾自己的抽屜裏的物品時,無意中發現了一個裝滿雪白米粒的小瓶子。我望著那小瓶子,會心微笑。那年,我剛滿十二歲吧,我隨著一間教會去清遠短宣。原來我只是懷著玩樂的心情,沒想到這個旅程對我而言是一次挑戰自我的體驗。旅程的第三天,我們來到一個鄉村的地方。一位導師跟我們說今天要體驗耕種的辛酸。我頓時呆了。我心想:我的家庭不算是富裕,但爸媽很少要求我來做一些較為粗重的工作,我可算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小女孩。現在卻要下田,我真的有十萬個不願意。但在朋友的鼓勵下,我嘗試踏出了我的第一步。我掀起了我的褲管,小心翼翼地走到田邊,慢慢地把一隻腳踏進田內。那一種彷似會不斷向下沉的感覺,令我很想抽回我的腳。.........Read More

香港鬧市的剪影

September 22, 2011 0
旺角,可算是香港熱鬧人多之最。白天,人們熙來攘往、人聲鼎沸,車子絡繹不絕、川流不息;晚上,行人依然摩肩接踵、擠得水洩不通,街頭五光十色的霓虹燈互相爭輝、炫目的白光燈把漆黑夜空下越夜越美麗的不夜城,照得明亮如白晝。旺角,真是以生活節奏急速見稱的香港大都會最典型的縮影。我喜歡逛旺角。「滴、突、滴、突、滴突滴突滴突……」交通燈倏地由紅轉綠,行人如一排衝鋒陷陣的士兵般,殺過了茫茫車陣中的大馬路。「突突、突突……」眨動著的綠燈又在催促行人趕緊加快腳步。行人過路燈轉為了紅色的耀眼光芒,被截斷了的車流一下子如潮水般閉合、湧浪滔滔不絕。我橫過了馬路,走到了商鋪林立的波鞋街。店鋪播放著震耳欲聾的強勁音樂,年輕的店員正.........Read More

空調的自述

September 22, 2011 0

大家好,我是空調。在夏天,我是人們的寵兒。很多人在炎熱的夏天,一定會把我開著,他們因此感到涼快。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都很喜歡我。 

可是,在冬天,所有人都把我遺忘。他們全都使用暖爐來取暖,在這幾個月間,我無人理會,一直看著所有人的一舉一動,苦苦地等待夏天的來臨,我真希望從此沒有冬天。 

與此同時,一群支持環保的人出來呼籲,叫人們在夏天時減少使用空調,改用風扇,減輕對地球的污染。我十分氣憤,因為人們在冬天已經不需要用我,如果在夏天也不使用我的話,我豈不是一無是處?但是,我再細心想想,他們的呼籲不無道理。我在?動時,會排放很多溫室氣體,例如:二氧化碳。我在令人們享受的時候,確實對地球造成很大的傷害.........

Read More

找不回來的童年

September 22, 2011 0
一個下午,我戴著「隨身聽」,穿梭於繁華的大街裏,毫無目的地走著。「若舊有記憶不可以用慢鏡拍下,隨時代變遷快樂流逝……」耳機傳來一段音樂,令我平靜的心泛起了漣漪。「哈哈……我贏了!我贏了!」銅鈴般清脆的笑聲在操場上迴盪,三個孩子你追我逐,無憂無慮地玩耍,就是我、杏仁和葉怡,我們三個經常像「糖癡豆」一樣,形影不離,就如三個親姊妹。這是何等愉快的事。我心血來潮,想起母校,便決定到那裏探望一下以前的老師和師弟師妹。踏上了階梯,進了大門,我看到既陌生又熟悉的景象。畢竟,我已三年沒有回來了。校工嬸嬸依然掛著和藹可親的笑容,可是漸多的白髮和越深的皺紋卻告訴我,三年的光陰飛逝了。遠遠望去,看到師弟師妹,彷彿又看到.........Read More

我寧願不知道……

September 22, 2011 0

「佳之選」煎餃二十六毫九,一包四十元,兩包唔&貴了兩元

「維記」樽裝鮮奶七元一枝十一元兩支不過&hellip

「太平」梳打餅十一元,三包破底價

「出前一丁」麻油麵三十三元,十包欸&hell

「媽!你在看什麼?報紙。「那不是上個月的嗎?上&hel

二零一一年四月五日。

也對,現在的煎餃鮮奶即食麵餅乾豈止是這些銀碼?我寧願不知道報紙的日期

還有&今天的日期

Read More

我的老師——鄧松沛老師

September 22, 2011 0

數學一向是我討厭的科目,成績也不見理想。自從升上中四後,選讀了數學模組一,課程更深,成績也就更差了。任教這科的老師,是鄧松沛副校長。他從未教過我,但看他一臉慈祥的樣子,高年級的同學對他教學又有好評,所以我並不擔心。中四開學不久,數學科的功課不太多,但一向懶惰的我,總想渾水摸魚輕易過關,因此很多時候也沒有做好功課,上課檢查課業時就支支吾吾加以推搪。只見鄧老師有時搖頭嘆息,但見他沒有發怒,我也就更加放肆了。

現在回想起來心中真有愧。班上學習氣氛不算熱烈,每每鄧老師熱情地問我們問題,換來的總是一片沉默;鴉雀無聲的課室裏,只見同學都低下頭做數,或是想集中精神解決數學難題,或是想逃避鄧老師的目光。我有時心.........

Read More

老師的道德水平應比一般人高,你同意嗎?

September 22, 2011 0
近年來,本港學校一直傳出許多宗使人聞之喪膽的駭人新聞─一些老師藉為學生補習之名,伺機上學生家中向他們施暴,其後更以已拍下過程的錄影帶,威脅受害學生不要向警方求助,更以此不斷迫害受害學生繼續與其進行不法行為,滿足其獸慾,使學生身心受重創。這類新聞接二連三地發生,在我們發出多聲驚嘆之餘,我們是時候使回想:究竟老師的道德水平應比一般人高嗎?對於以上問題,我會毫不猶豫地說:「應該。在我們深究這問題前,應先為「道德水平」下個定義。何謂「道德」呢?根據心理學家皮亞斯解釋,「道德」就社會對人們生活的既定看法和無形的守則,而「道德水平」,就是人們能背著這些觀念,遵守守則的程度。首先,我們先從老師的責任入手探.........Read More

忙碌

September 22, 2011 0
他從醫生的手上接過身體檢查報告,從前他認為老土的電視劇情竟發生在自己身上——肝癌第二期。他知道自己猶有生存的盼望,但此刻,他只想變回一個小孩子,遇到困難便在母親的懷裏撒嬌,一切的障礙也有家人和好友牽著他的手,與他一起渡過。想著想著,眼眶也就濕了。掏出手機,聯絡人列表中是一個個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彼此常見面,卻從來只談公事,就連對方喜歡什麼也不清楚。拇指無意識地敲打著手機的輕觸式屏幕。忽然,他看見了一個久違的文字——「家」。剛好是十年前,他剛投身社會工作。由於當時年資尚淺,工作倒也不忙碌。每個星期六,即使多疲累也好,他也堅持要陪家中兩老喝喝早茶,四處逛逛。至於下午,你總能在海傍看見他與女友牽著手,甜蜜的.........Read More

忙碌

September 22, 2011 0
灰暗的水從水龍頭中澎湃地湧出來,我想它們也在趕吧……此時此刻我在洗手間裏洗著臉,冰冷的水一下一下地濺在臉上,但冰涼的感覺似乎未能喚醒沉睡中的腦袋。或許我真的應該開燈吧。甚麼夜半上廁所不開燈的習慣其實也只是想讓眼睛休息一下的借口。我伸手按下燈的開關掣,右手盛著的水頓時變回了透明的顏色。水,還是一個勁兒地流。我記得在那篇《匆匆》裏面,好像有一句甚麼時間跟著水流去,一去不返類似的話。看著水,我彷彿感覺到時間也在一分一秒的流去。對,休息的時間真的夠了。我把水龍頭、燈還有門關了,踏出洗手間,步向客廳。在桌上的是幹不完的功課。無力地提著筆的我,感到力不從力的無奈。在這一天,功課變成世紀工程一樣,光看著就叫人.........Read More

忙碌

September 22, 2011 0
忙碌——是一個從來沒有在我的字典裏出現過的詞語。只有我看見別人忙碌,從來沒有人跟我說一句:「你很忙碌呢!」。其實不是我沒有事情要去做,只是我想辦法令自己不忙碌,因為我並不認為它是一個好朋友。我親愛的爸爸長期居住在台北,找他談天是一件比登天更難的事。每一次晚上打電話給他,平常都不接的,接了還是那一句:「我在見客,晚一點再打給你。」原來那個「晚一點」是指每一個星期天的晚上,只有那時候他才有空。可是我還是常常打給他,可能是因為我覺得有一天他或者不會說那句在見客的話吧!我知道爸爸還是疼我的,假期我們去台北找爸爸,整天我只是看見一個接一個中年男人找爸爸談天,午餐都在店裏吃,晚餐有時候到九時才吃到。相比起我.........Read More
1 2 3 4 5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