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稻田中找到快樂

0



再次回鄉,這片稻田似乎忙碌地為秋天的到來作準備,缓緩地甦醒,卻不知自己的主人剛進夢鄉,在沉睡中到了更遠更大的稻田。我捲起衣袖,缓緩將腳踏進泥地,諒快,粘稠,這種感覺還在⋯⋯

        兒時我總嚷着嫲嫲要到田裏幫忙,大人們都拒絕,姐姐更以過來人身份提醒我「那種濕淋淋的感覺你不會喜歡」,但我的固執使嫲嫲屈服。她拉送我的小手,赤着小腳初次踏進田裏,大家等着我的愁眉苦臉,我卻以燦爛的笑容抬越頭——是說不出的快樂。往後,稻田不再寂寂無聲,嫲嫲不再獨自一人,因為我這個小不點的身影已融入當中。

        後來,都是我拉着嫲嫲走到田裏。不是收割,不是插秧,而是玩捉迷藏。我的身型總是輕易被高高的稻草遮蓋。嫲嫲留下的足印總讓我知道她的去向,我踩着她的腳印,讓她對我的蹤影毫無線索。看着她心急如焚的樣子,有時我會特意找上門讓她找着我,她瞬間換上慈祥的笑容總是叫我快樂。

        我束緊頭髮,開始我的巡視之旅。我熟練地雜草拔除,幫秧苗施肥,除去不健康的秧苗,這份由一個人變成兩個人,再變回一個人的工作實在不易。我彎着腰,掃視着一個個秧苗,也許嫲嫲的腰板除了被歳月壓彎,也是照顧這片稻田的證明吧。

        搬出市區後每年的新年我也會回來探訪這片稻田,只覺自己逐漸長大之際,嫲嫲變得步伐蹣跚,也許因此我開始主動請教嫲嫲插秧、播種、施肥的技巧,希望這片屬於我倆的稻田有我付出的痕跡。而我依舊跟隨着她的腳印,一起照顧這片田地,她負責播種,我負責施肥,我倆一起負責支撐對方的內心世界,以笑容報答水田為我們帶來的涼快,又是一種說不出的快樂。

        經過雨水的沖洗,如今田裏只剩下我的足跡,但慶幸沒有沖走那份只有我倆懂得在稻田中的快樂。雖然我不再能夠跟着她的步伐走,但我深信她依舊在另一片更遠更大的稻田中與我做着同樣的動作,想着她的我亦在她腦海中迴盪。

        女兒帶着歡笑走進田裏,向我迎面衝來,我看到了昔日的自己,如今這份在稻田中的快樂變成你我她的幸福,我吸回帶鹽的思念,與女兒分享着這份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