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用與無用

0



在如今通訊科技發達、信息泛濫的現代社會,各種資訊都能從各種媒體上唾手可得,但在這些媒體的影響下我們也更容易會被灌輸社會上的一些主流的價值觀,這會使得我們在做人處事時更偏向於由這些世俗觀念出發。而如今的社會充滿激烈的競爭,「利益至上」仿佛成為了人們的座右銘,再加上自媒體的宣傳,我們往往會基於功利主義去界定事物的有用與無用。可是這樣單一角度的判斷是不準確的,而「有用」與「無用」的概念也不是絕對的。

            首先,世俗所謂的「無用」不一定是真的一無是處。莊子曾經說道:「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這是指人們往往只看到在世俗觀念下「有用」事物的用處,殊不知所謂「無用」事物的用處。那麼究竟被稱為「無用」的事物是怎麼能化腐朽為神奇而變得有用呢?在我看來,想要善於發掘「無用之用」,其關鍵就在於要摒棄一切固有觀念,要解放自己的想像力,去想像他人未曾設想過的道路,秉持敢於創新的心態。就像在十九世紀時的英國物理學家法拉第,他當初撿起那塊如今被稱為電磁學的基石——發現電磁感應現象時,曾被世人譏諷到「毫無用處」,認為他的發現對科學界沒有貢獻。但是法拉第沒有被這些世俗的觀念所束縛,反而潛心研究該現象實用化的可能。而終於在多年後,在與其他科學家的努力下發明了直流發電機,為人類社會立下了正式步入電氣時代的里程碑。正是他這種拋卻固有觀念、敢於創新、敢為他人所不為的心態才使他能夠發掘到「無用之用」的大用,得以推進了人類文明的進度。很難想像我們如今熟知的各種電器皆因為當年法拉第的「無用」發現才得以能夠被後世發明的。所以說,要想令「無用」變得有用的關鍵所在就是要擁有敢於創新的良好心態。

            另一方面,世俗所指的「有用」也不一定是真的有用。因為世俗的「有用」是基於當時社會上的主流觀念與價值觀而形成的,而現今社會發展迅速、變化頻繁,這些觀念與價值觀會不斷變化,自然而然那世俗所謂「有用」的定義也會隨之改變,很容易會出現「有用」變得無用的窘況。就好比近些年內地物流業發展的變化,起初由於網購平台的蓬勃興起,內地物流業的需求提高,繼而擴大了內地物流業的市場,催生出不少相關的工作崗位。而這一市場變化自然是會被媒體所發覺以及大肆報道,使當時社會形成了物流業前景無限的觀念,而人們在考慮前途時也會優先選擇與物流相關的「有用」專業,好以能夠從中分一杯羹。但誰也沒想到在幾年後智能科技上的突破使得不少行業能得以借助智能化減省人力成本。而物流業也不例外,物流業中的分流、分揀部分現已逐漸過渡為由智能機械人負責,這使得物流業的人員需求變低,而之前大眾所認為「有用」的物流相關專業也隨之不再有用了。因此可以看出,世俗的「有用」是會不斷改變的,我們不應基於世俗觀念去判斷事物的「有用」。

            但其實簡單來說,我們執著於事物的「有用」與「無用」無非是想使事物能用得其所,能夠為己所用。但與其以不同的標準去費力費神地衡量事物的「有用」與「無用」,不如我們嘗試以另一種方法去令各種事物得以用的其所。莊子在《山木》中寫到:「物物而不物於物。」這是指我們在運用事物時應是要役使外物卻不是被外物所役使。而我們以各種標準衡量事物的「有用」與「無用」只是想妥善運用它們,但這衡量的過程中令我們感到的勞累與費神其實是一種對我們的拘束。而這就會變成與莊子背道而馳的想役使外物卻被外物役使的情況。因此,想要避免這種窘況,只有脫離「有用」與「無用」的執念,學習莊子在《逍遙遊》中那種順應自然、自由自在的「逍遙」才能做到不費心神地令事物用得其所。就像我們在考慮未來的職業生涯,要想找到最合適自己的路,並不是通過各種客觀因素考慮「有用」與「無用」去決定,而是順應自己的本性,即自身的能力與興趣,找到最契合的即可,毋須跟隨主流。而我們也就會像是石英手錶中那些形態各異的齒輪,自然而然地放置在應在的位置,更準確且不需勞神費力糾結位置的選擇。

總的來說,事物的「有用」與「無用」不是絕對的,「有用」不應基於世俗觀念而判斷,而「無用」也應秉持敢於創新的心態去發揮「無用之用」。而若想使事物不須再讓我們勞神費力便能將其用得其所,就要學會脫離衡量事物「有用」與「無用」的執念,學習從莊子順應自然的「逍遙」去使其用得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