蝸居

5



用「蝸居」二字來形容我的家,實在太適合了。 在家中住了六個人, 一同生活在不足300呎的環境中, 想要找一個屬於自己的私人空間,簡直是天方夜譚。 家中的全貌一目瞭然,連一個房間都沒有,就像一個小小的蝸牛殼,只有一個六人共用的空間,所有日常用品都像堆積木一樣安置在不同的角落,以最小的空間存放最多的東西。

            在這樣的生活環境下,我們一家人的言行舉止一覽無遺,因此總是有一種在開會的感覺,全家人都有份參與其中; 而實際上我們都對彼此的生活習慣瞭如指掌。 因為家中實在沒有私人空間﹐大家都坦誠相對,只要任何一個成員一聲令下或呼喚一聲,便總會有人出現來幫忙——這種不言而喻的親切感正是一個家所能帶出來的味道。

            香港人的生活節奏急速、競爭激烈,在經歷了勞碌的一天後回到家中,可能已經是夜幕低垂。 每日如是,令人與自己「家」的連繫減弱。我作為學生也不時體會到,在繁重的上學天後還要補習和做功課,回到家中便只想倒頭大睡,沉醉在舒適的美夢中。有時我會因學業的壓力和問題而和家人鬧翻,在這些時候蝸居便顯得美中不足了,因為我和家人要迫不得已地面對對方,但我們亦因此能在短時間與對方和好,並能傾聽對方的心聲。 不論我喜歡與否,這蝸居大概會一直保護著我,繼續經歷我的成長,為我遮擋風吹雨打,為我帶來溫暖….. 而這些東西,都不是一個空殼能提供的,更重要的是蝸居裏的人—–家人。

             即使我的家是名副其實的蝸居,我亦從未出現過離開他去尋找更大的居所的念頭。這一點家中的老一輩都是這樣想的,正是因為蝸居帶來的壓迫感,才使我們家的人團結起來,互相支持、共渡難關。我的祖父母在我出生前已經住在這裏,便照顧著我和哥哥,見證著我們的成長。這個家由門口搭建過來的第一瓦磚開始,便已經烙印著過去一家人的足印。每一個角落都蘊藏著大大小小的回憶,每一件家具都訴說著一個故事,一個個關於我和家人的故事。這些珍貴的片段和回憶只有在這裏才能找得到。若我仔細觀察門口前的衣櫃,我便能看到小時候我因長高了幾釐米而用馬克筆記錄的痕跡, 我彷彿還能回想起自己當時興高采烈地拉著祖父的手手舞足蹈地指著自己的筆痕,並說著:「我快比你高了!」 這對於我來說是一份寶貴的回憶。

             在蝸居內最無可取替的,便是我的家人! 我們不必介懷居住的環境是大是小,只要有家人的相伴,住在什麼地方都能成為最溫暖的居所。家人能與你分擔憂慮,亦能與你一同分享快樂; 在我們需要幫助的時候, 家人為我們挺身而出 或在背後默默支持。在蝸居裏,更能體會到家人存在的那份溫暖和安心,即使沒有言語或肢體上的交流,只要你閉上雙眼感受一下對方的存在,也能為心靈帶來一絲的慰藉和陪伴的力量。

             蝸居對香港人來說十分常見,畢竟樓價高企,不是人人能負擔得起大屋。 但一個能帶來溫暖和親切感的安樂窩的價格, 卻不是以金錢來衡量的,只要有家人的相伴,在任何的地方都能得到家的感覺。因此我們應主動建立和修補與家人的關係,扣緊這能為我們帶來一生幸福的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