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終於明白事非經過不知難的道理。」以上是文章的開首,試續寫這篇文章。

0



今天,我終於明白事非經過不知難的道理,使我對賣旗活動從此改觀。

  一直以來我都不太關心公益事務,只是閒時在街上看見有義工賣旗,也會從我那扁平的錢包拿出一元半塊投進旗袋入面的小洞。哐噹一聲,我已經拯救了無數素未謀面的小朋友啊、動物們啊、樹木啊等等,輕而易舉。那些賣旗所得的貼紙也從未引起我的注意,往往回到家後便隨手一丟,丟進了垃圾箱。又或許是種種其他的原因,使我從來不認為像賣旗一樣買賣貼紙的活動,可以嚴肅地義為正式的公益活動,故我也沒有給予太多的重視了。

  約一個月前,有一位同學要請我跟他一起賣旗,說是為了課外活動紀錄。我想何以有人會這樣的無恥,竟以此為故去進行公益活動;至於我是絕對不會因此目的而賣旗的,我是單純地想貢獻社會而已。

  這天的賣旗活動在八時開始,機構是什麼動物基金。賣旗前我認為,只是向途人打打招呼,途人自然會把錢投進袋裏,不消一會自然能把旗袋盛滿了錢!殊不知後來我才發現這是十分困難的。

  今天陽光普照,太陽的熱力彷彿可以把人融化,就這樣我和那位同學一併站到人多的地方開始工作。

  那時還是早上,人們都是匆匆忙忙的。我跟前面一位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熱情地打招呼,對方卻充耳不聞,急忙地向我走開。我略感失望,轉頭向另一位路人打招呼,對方也是一個箭步跑到地鐵站去,壓根兒沒有把我放在眼裏。也許這就是所謂的世態炎涼吧!我重新振作,很快又把目光投放至另一位路人身上。這次我特意走到他面前,希望他能買旗,對方卻以時間緊迫為由繞過我身後走進地鐵站。

  如是者接二連三的冷漠使我漸漸地喪失鬥志,眼看著空空如也的旗袋,滿滿的八張貼紙,我才知道賣旗的辛酸。

  但工作還是要完成的!於是我抖擻精神,掛起那張熱情的笑面,像一個瘋子似的不停向人招呼。終於一位小姐從她的錢包內拿出一元,放進我的旗袋裏。我內心是快樂無比的,是被人多次拒絕後成功能帶來的興奮。

  我看一看手錶,發現只是過了四十分鐘,和大會規定的三小時的最少賣旗時間相差甚遠,但我已經不想繼續待下去了。要不是身旁的同學阻止我,估計我早已帶著這一元和貼紙夾帶私逃了。

  於是我又站多了半小時。可能是時間對了,這時候的途人更願意買旗。我的旗袋亦漸漸變重,有人更投入了50元紙幣呢!可是,我又要面對另一個問題:我累了。

  我自少身體虛弱,很少在戶外待超過一小時,更遑論在烈日當空下賣旗!果然,我已經汗流浹背,面色通紅,頭昏腦脹,實屬中暑之兆。我急忙走到一旁的便利店休息,這樣的折騰,卻只過了十分鐘。

  當我走回街上,再次工作時,平日不做運動的大腿再也支持不住我的重量,我扶著馬路旁的欄杆,休息了一會,又再掛起那笑容,只是多了幾分疲累和辛苦。

  我辛苦地支撐著,也算籌得不少款項。只是後來陽光越來越猛烈,我再也支持不住, 眼看以過了三小時,便匆匆交還旗袋,下崗休息去了。

  今天的賣旗絕不輕鬆,比我想像中相差很遠。要不是親身賣旗,我也不知道賣旗工作的辛苦。我以後也不會再參與賣旗了,或許我應下次多投幾個錢,以鼓勵其他義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