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轉》

6



從淺眠中甦醒,與慵懶道別,橘色的曙光灑落在臉上,把我喚醒,倒半杯牛奶,沾點草莓果醬,在方包上任意塗抹。街上人煙稀疏,鮮活的人群消散,失了一絲絲生氣,我站在轉角,偷窺這城市的渾沌,偶然停下腳步,打個哈欠,浮生偷得半日閑。

活着有個通病,夜裡愛胡思亂想。情緒無法遏止,雙眼無神、痛意囂張,一如貓咪般自舔傷口。七情六慾盡在一時,油泣、喃喃、發呆,寂寞到天明,卻無人知曉。天光時回溯,人生恍如江南一夢,倒不如活一場酣暢淋漓,比留下一片頹垣敗瓦還好。幸好停課可供散漫的我任意揮霍時間,昔時匆忙,如今悠哉,好不愜意。

打開電視新聞,消息依舊千篇一律,新型肺炎肆虐,確診者無數,在這花蕾萌芽之春,世界亂成一鍋粥。回不了老家探親,對那蹣跚的身影、踉蹌的腳步、生繭的雙手,竟甚是想念,兩老在耕地裡穿梭,取回來一筐筐蕃薯熬的粥,滋味極好。母親常說,聽不懂閩南話也罷,福建泉州淳樸的風情,最是感人。我又聽說,老家對門的老太太去世,終年八十,外祖母愛提着紅膠凳到她家作客,兩人算是知交,消息來得猝不及防,對她頗有打擊,我也說不出什麼安慰的話,只能和她一起慨嘆生命的無常。

三毛說:「那些因為緣分而來的東西,終有緣盡而別的時候」,一遍擦身而過、一句聚散終有時,我路過生命,生命也路過我。屈膝靠窗,我驀然覺悟生命的蒼白,一場悲歡、一次離合,皆算歲月贈的笙歌。

人走到陰陽相隔的邊緣,方曉得時間軸有盡頭,與執念糾纏半生,卻在一刻鐘放下。人死便無法復生,錯過的無法挽回,活着的總該向前走,銘記離別背後的意義,才是對逝去的人最好的報答。依稀記得電影《小丑》裡的一句台詞:「我希望我的死亡,比我的人生更有價值」,我想,對於殉職的李文亮與謝婉雯醫生,亦是如是。在世之人,雖仍想撫摸他的輪廓、往他冰冷的雙手呵氣、留住他懷裡的溫存,對逝者帶有種種遺憾,現實卻告訴我們,無須耿耿於懷。

不辭而別之前,你最想看到誰?我瞧見坐在沙發上的雙親,想起在他倆身後亦步亦趨的童年時光,生命近看是悲劇,遠看卻是喜劇,總有一些人、幾段日子值得我們留戀。願所有愛人的人、被愛的人,明暸生命的珍貴,在於曾經擁抱所愛,儘管最後以鬆手告終,記住曾經與之聒噪、㩦手、親䁥,生命也就值得期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