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生活之中,有各種各樣的標籤。試就個人的想像或思考,以「標籤」為題,寫作文章一篇。

0



標簽

身爲家庭裏第二大兒子,相比起其他兄弟姐妹,我沒有任何專長。大姐成績優秀,每年都獲取獎學金;三弟是風紀隊長,在早會上總是看到他流暢的發言;四妹是籃球隊隊員,聽説來年就要擔任隊長了。

而我呢?

沒有。

缺乏任何專長或愛好的自己自然沒有被人看重。我沒有優秀的學業成績,沒有被父母和老師重視,生活只是得過且過。因爲與同學沒有共同的話題,我也只有幾個非交心的朋友。

沒錯,我就是那個在學校毫不起眼又奇怪地孤獨的同學,平庸不已的人。那個沒有人認識的路人。

而且,據某些同學的喃喃細語,我就是一個「失敗作」。

也許我並不是如同學説的那麽强差人意,也不是沒有任何愛好,但受到同學們的冷落和唾棄,難道我還會有心情思考這些毫無意義的問題嗎?

每天照著鏡子,看到自己相貌平平,便可憐自己沒有任何擅長。一方面感恩甚少被父母和老師責駡,另一方面卻很想嘗試被稱讚的滋味。難道我真的是「失敗作」嗎?

今天看似又是平常得令人厭倦的一天,我帶著如常的心態到學校上課,除了這天有稍微振奮我心情的美術課,還有意想不到的「劇情轉折」在等著我。

聽完美術老師的講解之後,我急不及待地拿著捲著的畫紙回到桌子上,興奮地拿起畫筆掃過畫紙。

畫紙總是我的小宇宙。這原是空白一片的紙張,但我用魔法慢慢創造一個個多姿多彩的星球。畫紙後是多麽的完美,沒有一絲塵埃和黑暗污染這理想世界。在繪畫的途中,我每每沉醉在這世界中盡情想像如何擴展只屬於我的空間,然後繼續創造新事物。

但只限於在美術課上。

我家從來不喜歡我繪畫,父母的守舊想法是他們覺得只懂畫畫毫無用處。

「你還在畫什麽奇怪的東西?讀書不是更有用嗎?你不要以爲你的成績很好,以此成績還不足夠進入大學呢!」

「要畫等你長大空閑後隨你怎麽畫,你現在的職責是讀書……」

他們總要剝奪我的愛好!誰叫「你不要以爲你的成績很好」這句話一矢中的呢?無可奈何的我只好收起畫紙繼續唸討厭的教科書。

「林家寶,你過來一下!」老師的吩咐打斷了我的思考,不會是有什麽問題吧?我戰戰兢兢的走到教師桌前。

「怎麽一副擔驚受怕的樣子?我不是要來責備你。我看你的繪畫技術還不錯,尤其是以塑膠彩作爲媒介。你會否考慮參加這個比賽?」她慢慢地滑動放在桌上的海報到我目光前。

聽到老師的讚賞,我當然喜出望外。但想起父母的責備,我又慢慢感到挫敗感壓在身上。

我輕輕婉拒:「其實我在美術課畫畫就很足夠了……不需要再參加其他比賽。」

「爲什麽?看你平常畫畫很入神的,你這種人才更應該參加比賽爲學校爭光。」

我垂頭喪氣地說:「父母一直不喜歡我繪畫,他們認爲成爲畫家沒有出路。」

「誰説喜歡美術就一定要成爲畫家的?你看我現在不是成爲了美術科教師嗎?你現在還很年輕,還有很多時間慢慢探索不同就業機會。」

對,我一直都只是給藉口自己不接受任何機會。這「失敗作」的標簽原本是別人給的,但最後如何定義自己是自己決定的。沒有人是「失敗作」,每人都有自己的長短處,但你如果定義自己為「失敗作」,那你就真的如自己所説,徹底失敗了。

我想清楚後,拿起筆來,慢慢寫下個人資料。

過了兩個月,很遺憾,我並沒有得到任何獎項,但收到一封來自外國評審的信。

「我一直也不同意其他評審的裁決。其實我很欣賞你的畫作,認爲你值得擁有獎項。你的畫作富含意義,實在令我佩服。我願意私下頒發獎金給你。如果你將來願意到澳洲進修美術課程,歡迎隨時聯絡我。」

其實對我來説,擺脫了「失敗作」這標簽,我已經成功了。我再也不會隨便聽從別人和自己亂給的標簽。

這是我的人生,不會再有任何人的標簽定義我存在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