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0



人總喜歡把標籤加諸於各種事物上,為的只是予人方便,自己方便,可以一目了然地接收各種資訊。自少,爸媽總要求我們在購物前細看包裝上的標籤,了解貨物的功能和成份。他們說,這樣的話才算得上精明的消費者。你信以為真,將「標籤」奉若圭臬,甚至為別人和自己貼上有形無形的標籤。可是,你發覺不住的標籤已經為自己設下了成千上萬的思想桎梏,腦海亦被植下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你以為「只有男生才可以賺錢養家」、「只有女生才可以打理家務」……你的思想自由已被無聲無息地箝制着。終於你恍然大悟,領略到相比貼上標籤,有時更需要褪去標籤。唯有撕去早已令人麻木的標籤,方可騰出更多空間,重新定義人生。

  思想自由是人類文明思想之源,它使人保持理性,敢於打破限制。若人只知跟隨標籤行事,捨棄獨立思考的能力,結果對個人,甚至世界將遺患無窮。前些年於臺灣發生的「內湖殺人案」,由於受害者為兒童且犯案手段兇殘,所以有許多媒體、民眾紛紛以「精神致病」標籤兇手行為。事實上,兇手王景玉並無精神異常,他絕對有能力判辨是非黑白。然而,認為精神病患者是殺人狂魔的人與日俱增,這種流言亦如瘟疫般迅速蔓延,令病患者為應付謠言心力交瘁,甚至產生輕生的念頭,釀成無可挽救的悲劇。由是觀之,我們標籤化他人時必須慮而後行,亦要學習勇於對抗無理的想法。

  每個人一誕生,就好像一張潔白無瑕的白紙,被狠狠地蓋上無數指示我們人生路向的標籤。我們注定受凡塵種種標準所定義,有人認為要魚躍龍門,唯一一個可行的辦法就是跟隨標籤行事。但生而為人,我們何苦為別人的期望而活呢?根據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規定:「人人有權享受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可見,我們應該把握自身的權利,活出自我。就讀中文大學計量金融學理學士的九優狀元梁領彥毅然捨下平步青雲的機會,於二零一三年實現做巴士車長的夢想。雖然以往旁人都給他貼上「高薪厚職」和「前途似錦」的標籤,認為當九巴司機是虛耗花樣年華的愚昧之舉。但梁擇善固執,堅持自己的決定,活出真我。試想想若他迎合社會的遊戲規則,他還可以活得自在嗎?也許我們沒有梁領彥的聰穎天資,但對各樣事物蠢蠢欲試、打破常規的衝勁,是我們共有的資本。我們何不為自己,甚至為他人撕開無理的標籤?

  你說,你勢孤力薄,不可能突破傳統限制。我說,個人力量看似微小而單薄,其實足以改變世界。提起香奈兒,世人只知道她所創立,那名揚天下的時裝品牌「香奈兒」。然而,又有誰曾了解她背後所下的苦功呢?香奈兒正正因為褪去別人一廂情願的想法才能夠打破世俗限制,聲名大噪。追溯至上個世紀,歐洲人為女性貼上了「只可以穿裙子」的標籤。當時男女穿得涇渭分明,女子即使行軍作戰亦只可以穿著裙子。這是因為褲子會凸顯女性線條,所以她們嚴禁穿著褲裝。或者礙於那封建的思考方式,使得女子都敢怒不敢言,不願意顛覆那堅不可摧的規範。然而,香奈兒竟然成為打破這無理限制的先鋒,透過把中性設計引入女性服裝,她九轉功成,令社會大眾接受穿褲子的文化。縱使寸步難行,又受盡各方大力抨擊,香奈兒選擇勇敢地打破刻板印象,回到了最純粹的自我 ,呈現事物的可能性。相比香奈兒,我們至少不會無例可援。亙古至今,已有不少勇士新先士卒,打破世俗原有的框架和標籤,成功為後世爭取思想自由。因此,我們必須盡其在我,摒棄別人強加於自己身上的想法,才不會辜負前人所作的努力。

  當我們享受着自由的空氣時,往往忽視了自由得來不易;然而思想自由並非自然而來之物,更有人犧牲自己掙脫標籤。今天所享受的權利不少皆是前人點亮自己,將一張又一張令人恨之入骨的標籤化成灰燼才爭取得到。可是,沒有付出,哪有收穫?抱著僥倖的心態守株待兔才不會成功,而面對標籤我們也無法獨善其身。因此,我們仍然要借鑒前人的經歷,褪去左右你決定的標籤,為自己、別人和後世消弭標籤;爭取更廣闊的空間作出不同的選擇,令社會趨向多元,創造一個願意互相包容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