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幸福須要爭取」,也有人說「幸福不可強求」,你較認同哪一種說法?試寫作文章一篇,談談你的看法。

1



少年不識愁滋味,你有父母撐起一片天,身處於最安穩的溫室,享受著幸福的空氣,幸福又何須奮力爭取,遑論強求?但時光荏苒,隨著你羽翼漸豐,雙親也步入桑榆之年,他們佝僂的身軀已無法再成為你的庇蔭,你唯有形單隻影去面對現實。果然你很快就驚覺兒時的經歷都只是鏡花水月,世間種種限制只會令你離幸福越走越遠。可是,你仍然時刻抱有「不可強求」的心態,覺得幸福只會由他人雙手奉上,以致自己慣性守株待兔,缺乏上進心,這樣又怎能覓得幸福呢?因此面對殘酷的現實,要得到幸福就只有努力和積極爭取。

       何為幸福?每個人的見解可以迥然不同,但可以肯定的是幸福決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幸福不像植物,瓜熟就蒂落,一切按時間軌跡發展。假若人整天懷揣着「不可強求」的愚昧心態等待幸福的來臨,處處隨緣,想不勞而獲,這簡直是白日作夢。對於文學家沈從文而言,享受文學的樂趣固然是幸福,但他卻落得封筆的下場,失去人生的理想,而令他離幸福越走越遠的主因正是「幸福不可強求」的態度。其作品以鄉土情懷和農村人民的純樸風貌為主,但在中國內戰至建國初期間,其作品受到共產黨文壇旗手郭沫若等人大肆抨擊和打壓,斥責其創作是侵蝕人心的產物。沈從文竟然採取消極的態度,認為天意難違,更宣佈無了期中止文學創作,只期待幸福會再次自行出現,陷入無止境的等待。出乎意料地,文革後的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上竟有人誇獎沈的作品,可是他已無法重現當年的光輝歲月和幸福。由是觀之,得到幸福的機會從來沒有如我們想象般煙消雲散,只是膽小的本性驅使我們作出逃避。若果我們永遠不敢踏前一步,害怕面對失敗,接受「命運的安排」,這樣只會令「不可強求」這怯懦的態度無聲無息地奪取每一個得到幸福的良機,為失去幸福的將來埋下了伏筆。既然人性如此,人固然應當盡其在我,改變引致自己裹足不前的懦弱心態,勇敢地尋覓屬於自己的幸福。

       幸福也可以是一個美滿的家庭。我們投身社會,入目盡是殘酷的現實;為着魚躍龍門,我們終日營營役役,甚至攀龍附鳳,往往忽視了家人,因此面對幸福總是望塵莫及。若我們甚至將「幸福不可強求」的信條奉如圭臬,恐怕我會失去追求幸福的動力,形成消極的想法,以為幸福永遠不屬於自己。試想想,你就算身處重裀疊褥,但缺乏親人的陪伴和關懷,還稱得上幸福嗎?所以,要得到幸福就唯有調整心態,積極地爭取,拒絕塵世的誘惑,並且努力維繫和家人的關係。馬來西亞人陳永榮和陳永強的父親年過七十,因為中風而被迫乘坐輪椅。一般人身在其位,未必願意花時間陪伴年邁的親人,以致雙方關係日漸疏遠。相反,陳氏兄弟勇於爭取幸福,維繫美滿的家庭。他們知道老父一向喜歡熱鬧,不忍心他待在家裏鬱鬱不歡,於是挪出時間一起改裝父親的輪椅,然後由陳永榮偕父親一同參加馬拉松比賽。雖然賽道長近四十二公里,但父子二人互相勉勵,終成功衝過終點,更互相擁抱,幸福長存於他們仨心中。

       事實上,「幸福」一詞也不囿於家庭層面,能夠享受自由也是一種幸福。你說,能否享有自由乃當權者的決定,實在不能強求。我說,生而為人,何必活在他人的掌控下呢?所以我們勢不可以任由他們隻手遮天,而是要爭取應有的幸福。諾貝爾和平獎得獎者馬拉拉透過多次演講和發佈網誌成功受到外界關注,令當地女性自由受限的問題得到改善。若然她因循舊習,巴基斯坦女子在何時才能離幸福更進一步呢?如果馬拉拉一如普通國民,對陳腐的規條敢怒不敢言,又如何為女權發展奠下里程碑?「重男輕女」的觀念在巴基斯坦社會根深蒂固,不少父母不允許女兒接受教育或議政。馬拉拉有幸生於比較開明的家庭,父親容許她公開議政和演講,因此馬拉拉有別於普遍人民,意識到人權和自由的問題。對於一般人民而言,爭取女性幸福簡直是天馬行空的念頭,然而,馬拉拉縱使受到千夫所指,舉步維艱,她依然披荊斬棘,對抗流言蜚語和一切阻力。例如她曾遭到槍手布狙擊,仍然無懼死亡,詬病國家的腐敗傳統。最終她九轉功成,影響了一代巴基斯坦女性的命運,令更多人享受到幸福和自由的空氣,衝破傳統的藩籬。人一旦時刻以「爭取幸福」為做人的金科玉律,即使是好比滄海一粟的石頭也足以激起巨大的漣漪。試問一個人都足以撼動世界,誰說我們不能爭取自身的幸福呢?

       既然離開溫室,我們已無法再依靠別人賜予我們幸福,而它亦絕不是不可強求的產物。所以在追求幸福的漫漫長路上,哪怕我們要抵過風雨飄搖的日子都須積極地爭取;並且褪去「不可強求」的消極態度,盡其在我,甚至成為他人黑暗中的一丁點星光。終有一日可以尋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走出屬於自己的康莊大道,夙願以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