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寫故事

0



「眼前這位病人,早前因交通意外須切除雙腿,但此刻坐在輪椅上的她,卻是滿臉笑容。」護士們竊竊私語,她們對這位正值風信年華,名叫葉霏瑤的女生感到無比好奇。 

     「霏瑤,今天身體有沒有什麼不適?」替霏瑤進行手術的鍾敏言醫生來到她的身邊,親切的聲線彷佛能一瞬間治癒傷痛。這看似是醫生與病人之間普通的問候,誰知背後蘊含的是千絲萬縷、難以言喻的感情。
       霏瑤從小便是一個平凡、與世無爭的人,她在茫茫人海中不起眼,但她善良、樂觀。在大學的一次活動中,她與鍾敏言結識,兩人開始了一段單純的愛情。

       大學畢業後,敏言很快便被醫院錄取,順利當上一名外科醫生,霏瑤則成為會計公司的試用期員工,他們每天都為工作而忙碌,一天二十四小時對他們可謂是完全不足夠,踏進這個分秒必爭的社會,他們最終還是成為工作的奴隸。霏瑤的情況更是嚴重,她每天廢寢忘食,拖著只睡了三小時的身體上班,縱使疲憊不堪,她仍在上司面前裝着精神抖擻的樣子,她變成一個日以繼夜工作的機器人,她只求自己的工作表現得到上司的認可,盡快通過試用期,拿到完整的薪水,供養父母。

       不知不覺,霏瑤和敏言二人已有一個月沒有見面,通訊往來也是甚少。三月沐風,春意盎然,那天,霏瑤帶著輕盈的腳步,在街道上歡快地走著,她享受這得來不易、僅此一天的假期。沉睡了一冬的銀梨樹紛紛甦醒,溫暖的陽光照灑在霏瑤的臉龐,許久未見的笑容重拾於臉上,她迫不及待與敏言見面,歡笑暢聊自己這個月的經歷。 

       突然,一輛貨車傳來急促的響號聲,霏瑤只見一位年邁的婦人,正拄著拐杖,步履蹣跚,對身邊即將駛來的貨車毫不察覺。在千鈞一髮的瞬間,霏瑤毫不猶豫推開婦人,自己卻來不及躲避,迎面撞上貨車。她感到四周的光線漸暗,渾身沒有一絲力氣,只知路人都圍繞著自己,神情焦急。

     「患者葉霏瑤,剛剛發生車禍,全身多處損傷,雙腿受傷嚴重,可能需要截肢處理。」三名救護員推著擔架,把霏瑤送入醫院。此刻,準備下班與霏瑤見面的敏言聽到這個訊息,心中不由一顫,手中的白大褂掉落。他迅速調整自己的狀態,自薦成為霏瑤的主刀醫生。躺在手術床上的霏瑤意識模糊,在手術開始前的一刻,她只察覺自己的手被那熟悉的雙手緊緊握著,耳邊傳來細細溫柔的聲音,說道:「霏瑤,你一定要平安醒來,你說過你想看極光、看螢火蟲,我以後便與你一起看。」霏瑤眼角那泛光的淚水沿著臉龐徐徐滑下,她雖連張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但仍用盡全力展露笑容。

      手術結束後的三天,霏瑤終於醒來,她只發現自己雙腿的位置好像空蕩蕩的,她沒有悲傷,神情反倒無比輕鬆。她回想過去,發現從大學畢業那一天起,她便沒有再放縱、肆意地休息過。意外發生後,她終於能大聲疾呼,向所有人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她恨不得讓全世界知道自己不再是工作的奴隸。她感歎自己明白得太遲,但現在她終於清楚知道工作不是一切,金錢與健康和快樂相比簡直不值一提,人生的意義並不是每天辛勤工作,而是與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完成夢想,就算在工作上獲取多少成就,沒有希望與幸福的加持,也不會活得快樂無憂。她雖失去雙腿,但鍾敏言對自己不離不棄,她找到了一生最快樂幸福的瞬間;她雖失去雙腿,但她同時拯救了一個寶貴的生命,她找到了一生最具成就感和意義的瞬間,這些都是金錢不能帶給她的。

    葉霏瑤賦于自己生命新的意義,她只希望平平凡凡地渡過一生,完成那些以前因工作而被遺忘的夢想,不用過著被時間催促的日子,能主宰自己的一生,做自己故事裏的主角。她找到最真實的自己,那個無憂無慮、快樂幸福的自己。

     眼前這位病人,早前因交通意外須切除雙腿,但此刻坐在輪椅上的她,卻是滿臉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