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還未亮,我便拖著行李和半醒的身軀,獨個兒到沈陽「去」。沈陽是我出世的地方,自從離開那兒以後,我便沒有機會再踏足,十六年了,很難想像家鄉變成怎樣。帶著期待的思緒,迎著微亮的曙光,乘著大公車,我來到機場。
 其實挺有趣的。我小就自己一個出遠門,但對於登機手續等繁複程序仍有點陌生。所以,整個早上,我的神經也沒放鬆的機會。終於,我順利地坐於機艙中,讓飛機把我送往家鄉。
 四小時後,飛機上的廣播告訴我:快要到了!我推起窗板,只見剌眼的陽光撒滿整個城市。俯瞰飛機下的沈陽,豐富的色彩使我目不暇給,紅的,白的,灰的,銀的,綠的,藍的……心裏不禁泛起一絲與奮。隔著這厚厚的鐵,我的心早已跳出機艙,飄到了家鄉的土地上…,
 良好,隨著空姐指示,我步出機,沈陽的空氣有點冷,但溫暖隨之溜到我的心窩,這種震撼是前所未有的。
 十六年前,由於父母離異,我隨著母親,到廣東生活。那時,我還不懂事,也沒有選擇的權利。其實我早已忘記這個地方,要不是父親與親戚們的熱情,我應該不會回來。畢竟,兒時父母離異的片段總揮之不去,那條傷痕早已印在心頭。在沒有爸爸的日子裏,我學習堅強,學習保護自己。待會兒,我要去爸爸那兒,去爸爸那兒。
 拖著行李,茫然地步出機場,環視四周,在陌生人面中,搜尋熟悉的面龐。
 「薇薇!」有人大喊。
 我;愣一愣,然後把臉轉向聲音的來源。腳步也自然地步向親人處。腦子空白一片,望著眼前的這堆親人,我有點不知所措。反應遲鈍了一倍,惟有擠出一個尷尬的微笑。他們與我寒暄了一番後,便登上私家車離開。?昏的沈陽很美,周圍的商廈悄悄地宣告:我們都成長了。
 親人們把我送到一間破舊的小屋,用那興高釆烈的語氣表達歡迎。原來這小屋是我出世的房子,親人們合力於此為我煮了一頓晚餐,讓我回憶一下童年。
 爸爸,爺爺、叔叔都表現得很雀躍,於廚房與客廳中不停穿插。下飛機到現在,我都沒機會與他們好好聊聊,但看見大家為我預備的一切,我感到幸福。
 老久,大家終於能夠坐於圓形的餐桌前共膳。一碟碟精巧的菜式,鋪滿餐桌。爸爸殷勤地為我介紹眼前的菜式。爸爸告訴我,這全是我小時候最愛吃的。大家都為我夾菜,又不住地表示不用客氣。
 原來那房子已空置了很久,爸爸因為我而不捨得賣。因為他希望有一天我能夠回到房子裏,與他生活一下。這頓飯是他十幾年來的夢想,今天我為他實現了。
 五天的日子很快過去了。這幾天,我都未能自然地與親人們共處,但亦不難感受他們對我的愛。
 走的那天,爸爸說:「薇薇,下次來不要說太多謝謝,因為一家人是不用說謝謝的!回到香港,有什麼都可以找我們幫忙,因為這是你的家!」
 是啊!沈陽是我的家鄉,是我的家。由出世那刻開始,就註定我要與這地方連上關係。這裏有我的回憶,有我的親人。我曾離開這兒十六年,但前幾天我回來了。我不是去沈陽,而是回沈陽,因為這是屬於我的地方。雖然只是幾天,但我真實地體會親人的愛。我「歸」回家鄉,「歸」回自己的家。
 現在已是黃昏時份,我在機場等待,因為我將要到香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