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凡人,需要人與人之間無偽的關懷

0



「我們都是凡人,需要人與人之間無偽的關懷。」試以上文作文章結語,寫作文章一篇。

「行了行了,別鬧了行不行?」「鬧?你是說我在鬧嗎?」「稍停一下不行嗎?我上班已經很累,你就別煩我了!」「不行!今天得把這事講清楚!」

隔著房門仍聽到外面清晰的吵鬧聲,就知道又到了他們每天的「例行公事」了。看著桌上佈滿紅通通大叉的卷子,不知為何這些聲音今天顯得格外刺耳。近幾個月成績不但一落千丈,更每況愈下。老師們天天在學校「悉心教育」我,回來想要安靜地溫習,卻又被爸媽的爭拗打擾,平日習以為常的嘈吵,今天卻意外的令人煩厭,不停在我耳邊繚繞。

「啪!」我把書本合上,把耳機塞進雙耳,把手機音樂調至最大音量。柔和的鋼琴聲傳入耳中,我靜靜坐在床邊滑著手機,但顯然音樂聲沒有發揮它的作用,我心跳仍起伏不定,思緒凌亂。我不斷回想過去幾個月,自己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幹什麼都好像力不從心,一事無成?家庭關係又維繫不了,學業成績更兼顧不周。想著想著,手一直在手機屏幕上漫無目的地掃著掃著,看到了在社交平台上一張張熟悉的面孔,腦海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手,不由自主地按向「新增帖子」一鍵上,不經思索迅速地打了一段文字來。

「為何事事都不順心?為何我的努力無人看到,只有我的缺點被無限放大?為何你們對我毫不掛心?我究竟是誰?在幹嘛?我要做什麼才對?」

打畢,我毫不猶疑按下「發佈」。我閉上眼睛,靠在牆壁,手裡緊握著手機,像是期待著什麼。

數分鐘後,「嗞嗞。」我感受到我手中的手機接二連三地震動了數下。打開螢幕,進入眼簾的是一道又一道類似的通知:「……對你的帖文點讚」。嗯。至少還是有人看到我的心聲的。

接下來的半小時,手機間歇性地震動著。

「沒事的,你的努力一定會被人看見的。」「你已經比很多人要幸福了。」「你這麼堅強一定沒事的。」「你可不許哭啊,笑容才是你的標誌。」

剛剛看到的熟悉面孔一一出現了。看著他們的留言,心靈好像得到一絲慰藉。對啊,我很堅強的。不過是父母吵架,自己成績欠佳而已嘛,小事罷了,我何必讓此等不足掛齒的問題纏繞著自己呢?笑著笑著就會過去的。

再次打開社交程式,看到「最新消息」不停更新著,佈滿的是朋友的自拍照、偶像的新聞、美食的介紹。手機仍有零零星星的震動提示著有人為我的帖文按讚,但頻率明顯減少。我的帖文亦漸漸消失在「最新消息」的頁面,彷彿剛才一段小插曲從未發生過,我的迷茫、憂慮好像也隨之淡化。我還在為自己情緒回復得那麼快感到驚歎之際,心中的圍牆卻在不知不覺間越築越高,心裡亦有一顆雪球,越滾越大,只是我仍毫不知情,完全沒有察覺到。

過了許久,一道震動聲打破了沉寂。正當我以為又是同樣的通知時,屏幕上顯示的,是來自一心的訊息:「你怎麼了?」我與一心稱不上是至親,但算是談得上話。那一刻,我感到訝異,但更多的是感動、溫暖。我嘴角微微上揚了一下,便回了「我沒事,謝謝關心」。當我以為這簡短的對話要結束時,一心再一次驚動我。「別騙我了,你怎麼可能沒事?」「你要是沒事的話,怎麼會在社交平台上說那些話?你平常都不是這種人。」我愣住了。剛才消去的愁緒不知為何又慢慢地回來了。我深呼吸了一口氣,擠出了一個微笑道:「沒事沒事,就想發泄一下罷了。那些小事,說出來也慚愧,明明比我煩惱、比我不幸的人更多。」「那你發泄後,有好一點嗎?有事你可以跟我訴苦的,畢竟你發到網上也是想找個傾訴對象吧。」

我沉默了。我當初不由自主地寫下那段文字,不就是想別人知道我的苦惱,想讓他們來安慰我一下?

見我沉默了,一心繼續傳來訊息。「想哭就哭吧!最好的發泄方式,就是哭。你平常是個開心果,但偶爾也是得哭一下的。」「世上總有人比你苦,但此刻你是你,你有你難受之處。」

他的話猶如一根利箭,直插入我心坎。雖與他並未深交,但他比我更了解我自己。發泄完了,我好一點了嗎?之前的愁緒一下子湧上來,眼角的淚水已止不住,不停往下流。我……以為我會好一點。那刻,心中的牆壁在一瞬間瓦解,亦有什麼東西在慢慢融化。臉上的笑容面具早已因一心無情卻真實的話語給卸下來了。我才明瞭,自以為的堅強其實是逞強,笑容,亦徒是自我安慰,掩飾自己脆弱的一面。

家庭、學業雖是小事,但種種不快、壓力,一一被我用笑容蓋過,壓抑在心裡。年年月月,它就像雪球般越滾越大,不知哪天會到臨界點。畢竟我也只是一個普通高中生,要煩惱之事亦不外乎這些小事。倦了,不開心了,便找人分擔,不必獨個承受⎯⎯趁著我還未「正式」長大成人。我想得到的,從不是朋友的點讚,而是最真誠的慰問和耐心的聆聽;不是一味鼓吹正面思想的留言,而是最了解自己,能深深刻在心上的關心。即使真相、實話可能傷人,但仍是最真摯的話語,最真實的自己。

我們都是凡人,需要人與人之間無偽的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