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看似於事無補,其實有助解決問題

0



每個人都會犯錯,這是人性的軟弱。從小我們便被教導做錯最重要懂得道歉,期後便是知錯能改。可是,人們往往只將重點故在彌補缺失的部份,道歉的美德彷彿被埋沒了。常言道:「過則勿憚改」,在我而言這是第二步,第一步應該是「過則勿憚道歉」,因為表達歉意非如世人眼中的一文不值,甚至有助解決問題。

人作為群居動物,每天接觸不同性格的人,當中發生紛爭和不和是在所難免的。價值觀有矛盾,處事風格的不同,行為舉止的表現也成為爭執的來源,可見人與人之間想產生衝突其實很容易。可是,關係不和容易衍生,想兩人和好如初卻難上加難,人的爭勝心往往成為當中的阻攔,以致各人執持己見,不願讓步。二人的關係只會持續惡化,問題像枷鎖般越繫越緊,難以鬆解。道歉此刻則作為枷鎖的鑰匙,為問題帶來曙光。道歉是向對方表明自己願意退讓,好使兩人不會越走越遠,有扭轉的餘地,向對方表示友好和誠意的工具。唯獨有一方願意主動正面回應問題,才有冰釋前嫌的機會,而道歉無疑是第一步,兩人願意敞開心扉的橋樑,軟化另一方的心的唯一辦法。當年相如與廉頗的關係也一度僵持,斷絕來往,毫無變鬆的跡象。可是,唯獨廉頗心知相如的苦心後,願意負荊請罪,兩人的關係才從谷底救回上來,還成為知心好友。倘若廉頗不以道歉作為收復兩人關係的第一步,也許兩人的關係只有一直破裂的後果,一直發酵著不滿的情緒,甚至連相如也對廉頗咄咄逼人的態度萌生厭惡的感覺。唯有廉頗主動提出道歉,才避免問題到了不能逆轉的地步,在計時炸彈引爆前及時解決,何相如表示自己願意承擔責任,無形間流露渴望和好的心意,令雙方願意填補互相傷害造成的裂痕,問題才有解決的一天,所以怎能說道歉於事無補呢?

小至朋友間的問題能迎刃而解,大至一個國家的大事,道歉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執政者要平衡各方利益絕非易事,因當中的不公或對市民的損失而引起對政府的不滿也是各國常見的問題。道歉此刻則有著表達誠意的作用,藉勇於道歉突顯其願意有所改變,謙卑自己以展示對市民的尊重。這不但熄滅大眾心中的怒火,解決問題的進展亦因市民願意與政府談判而達成共識,有助處理紛爭起源的事件。早前台灣世大開幕時出現反年金改革人士進場不威的狼狽片段,也因阻礙運動員而掀起風波。年金措施的不完善是事件的導火線,而問題公諸於世後台北市長柯文哲除了就開幕禮做成不便表達歉意,亦為自己沒有在世大前正視問題向示威者道歉。此舉打動示威發起人的心,也上前對搗亂行為作出道歉,更促成雙方進行第一次會議商討年金問題,倘若柯文哲不承擔責任,政府與市民的關係只每況愈下,問題也一直被擱置。唯有道歉令市民對政府重拾信心,造就互相妥協的良機。

有時候,道歉不但幫自己脫離窘境,也是對自己所屬團體負責的表現。二零一五年韓國女團成員周子瑜因在參加節目時以中華民國的國旗代表自己身份而觸發兩岸網民的紛爭,亦間接為其所屬的唱片公司惹來評擊,衝突一觸即發,負評蜂擁而至,有增無減。這時周子瑜願意站出來作公開道歉,表達自己身為中國人是不爭的事實,就此,國旗事件得以暫告一段落,網民不但不再評論,更大讚她勇氣可嘉;唱片公司的輿論壓力亦得到舒解。周子瑜的一句道歉,帶來的影響力不容忽視,是關乎兩岸局勢的情況,亦令問題的緊張性得到緩解,自己身處的公司亦能鬆一口氣。可見道歉不但拯救自己脫離險境,對問題亦有相當的幫助,避免禍及身邊的人之餘,亦為事件降溫,危機得以解除,絕非井底之蛙眼中的無補於事。

重新回到日常生活,你不難發現不經意間又墮進犯錯的陷阱,即使再小心也可能終有一天令掉進泥窪。既然這是不可避免的狀況,懂得解決方為人上人,而道歉便是一切錯漏應做的第一個補救措施,在深不見底的洞穴中重見天日的第一個踏腳石,是至關重要的階段,影響殊深。因此,當再有人在你耳邊說道歉只是愚笨人的行為,你當告訴他不道歉才是真正的吃虧,將逆轉問題的機會白白送走的不智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