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場內外

0



「鈴鈴鈴鈴……」一陣「死亡鐘聲響起後,一群埋首於課本、筆記的同學,拖著心不甘、情不願的步伐,往試場門外排隊。你深知,一場殘酷的考試,即將開始了。
 你站在試場門外,一手捧著自己的中國文學課本,心裏默唸著駢文的特色。你的臉容被那些艱深難明的課文搞得扭曲起來。身邊的同學喋喋不休,互相考問著對方一些課文的內容。你看著他們自信滿滿的面孔,頭昂得高高的,心裏就恨不得摑他們一巴,命令他們保持安靜,好讓你在僅餘的時間背誦一段課文分析。
 站在妳鄰旁的允行翻開書本,口中唸唸有詞,有聲無聲地朗讀關漢卿的文學對位。他把書本舉得高高的,幾乎遮蓋了他的臉孔;但你仍然看到他眼神的閃爍,彷彿在想著其他東西——或者,這就是允行「一心二用」,同時間溫習不同部份的策略吧!後面的一心雙眼呆望著試場的門口,兩眉像座小山谷般皺起。她雙唇急速地蠕動,大概是把自己所誦所記盡都背出,她一時抿起嘴唇,似是因為自己突然忘了甚麼而憤慨。
 試場大門開?了。剛才還在爭論不休,大呼小叫的同學也驀地閉口無言。很多同學垂頭喪氣,緩緩走進試場裏。手上拿著書本的,此時把它們收進背包中,準備赴「刑場」去。
 監考老師早就站在高高的講台上。你看見他板起的臉孔,心裏不禁冷了一截。
 你坐在座位上,環顧四周。有人在溫習嗎?沒有。有人談話嗎?沒有。有人口中唸唸有詞嗎?沒有。同學有的從筆袋拿出文具,有的目光呆滯地望著桌上的文格紙,有的閉起雙眼祈禱。場內鴉雀無聲,靜得連蚊子飛過的嗡嗡聲也能清晰可聽。試場內時鐘滴嗒滴嗒在響,同學臉上的笑容、愁容倏地凝住了。
 「現在禮堂的時鐘為八時十五分。各位同學可以開始作答。」你和其他同學開始奮筆疾書——考試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