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人類的幸福,一切的犧牲也是值得

0



試談談:人類發展是一個過程,過程中自然會有犧牲;只要最終人類幸福;那麼,一切的犧牲也是值得的。

時間的巨輪一直推進,人類的發展每天都在更新,在科技、社會各層面上皆取得驕人的成就。然而,當我們執筆為人類的歷史簿編寫的同時,難免要作出各種的犧牲,若那些犧牲最終換得人類的幸福,那一切的犧牲又是否值得?

所謂幸福,看似實際,實為虛無。愛侶每晚到公園的長椅上窸窣談心,是一種幸福;有人嚮往家財萬貫,名利兼得,把其視為幸福;有人淡迫名利,遁隱田園,自給自足,這無疑又是另一種幸福。

幸福不但沒有定義,人們對幸福的追求亦是無窮無盡。當初喬布斯在2007年的蘋果手機發佈會第一次推出集短訊、通話和上網於一身的智能手機,全球嘩然,那時誰都想擁有一部緊貼潮流的智能手機,為生活帶來便捷,提升幸福度。時至今日,智能手機被廣泛使用,款式功能日新月異,當初第一部的蘋果智能手機已無人問津,人們開始追尋更新潮、功能更多元的型號。「幸福」與「不幸福」是相對的,現在追求了「幸福」,將來便要追求「更幸福」,因為這是人們對生活、人生的無窮欲望,若是如此,今天我們有了即時通訊系統,明天我們便希望把系統改良,例如把信息的傳送時間縮短,以追求更大的便捷,那麼科技的研發人員每天犧牲有限時間和地球資源去做實驗,去滿足或填滿那無底的空洞,又是否值得?

人們在追逐幸福時的貪得無厭,在歷史冊上更見鮮明。當年的德軍領袖希特拉為一雪一戰之恥,在全球經濟蕭條,英法採取姑息政府之時,接二連三地侵略別國,甚至想吞併全國。當他聲稱「討回應得」時,其一次次違約的侵佔和他所說的背道而馳。當希特拉深信為了國家發展,不惜犧牲國民軍隊的性命時,為了所謂的幸福,他猶如失去了方向,把已經得到的幸福再次無限的放大,用國民的鮮血濺他國土地,成了地球的霸主後,說不定下一步他就統治宇宙了,那時,他幸福嗎?無人得以斷定。若一切的犧牲值得嗎?答案可想而知。

也許,人類都是汪洋中永不能抵岸的輕舟,苦苦追求幸福,終歸徒勞。

人要追求幸福,談何容易?除了其無邊無際外,一個社群對幸福的追求亦不同。幸福可以是平凡樸素,幸福可以是繁榮富裕,最終到底誰能掌控駛向幸福大道的方向盤?毛澤東一心想把中國發展成社會主義的國家,釀成一場場的政治批鬥,最終卻沒有達至成功;文藝復興時代確實為當時、甚至現在帶來許多思想上的衝擊,有人卻批評這是個人主義盛行的開端;五四運動主張不盲從儒家思想,最終造成中國的思想形態的真空。上述的發展歷程無一不犧牲一些舊有意識形態、人們的精力,甚至性命,最終人類的幸福看似並非必然。凡是人所想所做的,總不免帶有瑕疵,一個個本盼著扭盡六壬,那些使人類進步的計劃原來也不能使世界變成所有人的樂園。換句話說,幸福的指標因人而異,一切的發展,恐怕只是當權者的把戲,在歷史的舞台,一展自己獨大霸道,又或是一些領袖意圖為一部分人爭取利益罷了。

一些發展確實為大眾帶來公認的進步,如:工業革命為經濟體帶來劃時代的進步,若一些犧牲過後卻只帶來慘痛,而非幸福,如當年為爭取民主而在天安門壯烈喪生的學生,結果到現在中國的民主過程仍是停滯不前,那麼,那些犧牲又是否值得?你大可說他們的精神喚醒後人追求民主的熱誠,然而,世事難料,成功與否或來可知,最後所追逐的幸福也難以保證,現今所作的一切犧牲確實難以斷言是否值得。

發展是必需的,有人提出發展如一宗買賣,是要花一點金錢才能得到相應的貨品,因此犧牲不是完全的失去,乃是一種交易。先不論發展過後,能否得到相應的結果,及能否使人幸福;貨品即使購入後,市價仍存,買家大可把貨物轉賣,沒有虧損;但是,發展所作的犧牲往往是不可逆轉,這尤其體現於自然環境。香港近年的填海工程及興建三跑工程嚴重破壞中華白海豚的棲息地,無疑加劇了一類物種滅絕的速度,物種的滅絕破壞生物鏈,最終危害人類並剝奪子孫後代觀賞自然環境的機會,土地雖是增加了,即使利用更多的土地去興建博物館,去介紹已滅亡的物種,也不及讓子孫後代親身欣賞大自然的奧妙所帶來的幸福大。「贊天地之化育」,人和自然本是一體,我們有義務去保育自然界的一切景觀,在環境中要學會取之有道,靈活運用地球有限的資源,否則一幢幢摩登大樓的代價,便是一片死寂的荒漠,當我們所居住的環境壓根無法維持我們的性命,還談何幸福,談何發展?

發展的駭人之處除了對一些層面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計,更能潛移默化地改變一些人的價值觀。「明日大嶼」看似為香港人提供源源不絕的收益,但這有否不經意間向下一代傳遞「經濟比環境優先」的信息?基因改造雙胞胎女嬰是科學界的突破?還是在鼓吹人們已經可以隨意改變一些亙古不變的法則,以滿足人類的私欲?一代人的價值觀往往能決定發展的動向,若一些被扭曲的價值主宰了人類的心志,蠶食了人類的良知,把過去的道德、普世價值毀於一旦,人們一直所苦苦思索、殫精竭慮的發展藍圖,到底令人類向著一個瑰麗可人的烏托邦,還是一個醜惡不堪、道德敗壞的精神廢墟?

依我看,幸福從不是發展的終點,乃是發展的過程;犧牲從不是無理的欺壓與榨取,乃是萬物互相效力下所從心而發的付出。自然界的一切,本應各取所需,關鍵只是人類有否相關的理性和智慧去找尋當中的平衡點,找到了後,便需透過協商去達至共識。所有的紛擾下,人們若能求同存異,甘願成為巨輪的一塊小引擎,當中的愉悅何嘗不是難以言喻?

但願人類發展得以和諧,如交響樂中各樂器的完美配合,編織出醉人幸福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