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否摒棄老舊事物

0



有人認為,社會資源有限,為發展之故應摒棄電車、手工藝等老舊事物。試談談你的看法。

世上萬物幾乎都有更替的時候,人造之物亦不外如是。此時此刻新奇有趣得叫人眼前一亮的,也許在草青草黃後已經不為世人所記念。更替仍是唯一不變的定律,但並不代表舊事物鐵定沒有保留的價值。

有論者認為社會資源並非取之不盡,應摒棄電車、手工藝等老舊事物。不過,就算立於功利的角度而論,老舊事物亦有其發展價值,更會為社會帶來收益。論本土特色,「叮叮」作為香港標誌裡的交通工具自然一馬當先。時至今日,無論本土微電影或電視台大製作,抑或著名電影,皆有叮叮的影子,如《胭脂扣》、《阿飛正傳》等。自一九零四年就投用的叮叮車雖然溫吞,卻魅力猶在,亦成為外國電影如《高凶浩劫》在香港取景的其一原因。可見,正因為舊事物經過時間的洗禮,才能夠烙在一個地方,成為地方的象徵;又印在本土甚至外地人的腦海中,使人印象深刻。而現實地論,這些則是吸引外來投資、消費力的要素,如外國遊客慕叮叮車之名而來,欲觀舞龍舞獅而來,不就是舊事物發揮其經濟價值的證明嗎?淘汰這些耐人尋味的舊物,只會令一個地方毫無特色可言,自然旅遊業與創造業亦會隨之慢慢萎縮,此為短視。

撇開經濟價值,有舊事物,即有與之共生的一群舊人,舊人們因為有緣於當時當地遇上,所以有了共同回憶,有了舊事物帶來的牽繫。這些舊物,是作為「曾經」的提醒,提醒我們曾經圍過一圈觀舞龍舞獅,提醒我們殖民地時期的光陰,提醒我們自己曾歡快地接過一顆顆金黃橢圓的飛機。如果人民是地方的樹根,集體回憶便是滋養大樹的沃土。若泥土乾散,樹根也就無從抓緊,離土的離土、歪倒的歪倒。要數便不能錯過皇后碼頭,二零零八年,這座保留五六十年代建築特色、代表殖民地時期的地標便不復存在。重要的是,二零零七年間,多個團體提出不同改修道路的協議、保育人士示威,可見許多本地人不捨得皇后碼頭,但政府仍一意孤行,活生生傷了許多人的心,硬生生攪鬆了支撐香港的泥土,值得嗎?故此,縱使舊事物沒有經濟價值,社會價值猶存。

也許物換星移後,會有朝一日連舊人都已經是黃沙中的一坯土。可是,如此久遠前建造,流傳到現今的,正正就是文化。曾切切實實住在故宮的人已經不在入世,可我們留它於世,除了經濟利益外,還有不容忽視的歷史文化價值。當中的建築智慧、陶瓷器、與其見證的改朝換代,相信就算撇除收入,亦足以令其立足於世上有餘。若只以新舊與發展價值衡量一物,眼界未免太狹隘,皆因文化是當地無論已故或在世之人的靈魂,令當地成為有底蘊、有厚度的地土,而非空洞、無深度可言的空間。

人類足以立足的土地,除了是起居、工作糊口、發展的地方,還應要盛載我們的「詩與遠方」。但願當我們想起舊事物,我們仍能親身再看一眼,將它們由模糊變回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