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人類的幸福,一切的犧牲也是值得

0



試談談:人類發展是一個過程,過程中自然會有犧牲;只要最終人類幸福;那麼,一切的犧牲也是值得的。

過往幾千年間人類文明長足發展,事物不斷往前推進,由小至大、自簡至繁。各個領域中人類種種進步,毌庸置疑地讓他們的生活更加便利、有序,更使他們有更廣泛、更充足的生活享受。遠古時代,各個文明的部落交流、合併,融會出不同的文化,以語言、文字、學說、習俗等形式,在數千年間演變進步,不但增潤了我們的生活,更衍生出數不勝數的藝術創意。人類群舍安定下來,繼而發展出各經濟體,而後日漸壯大、蓬勃起來,伴隨更頻仍的商業來往、跨國貿易,人民的生活素質有飛躍的提升。近代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讓人類在各範疇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突破:醫學日漸昌明使過去被視為不治之症的疾病現今能對症下藥;通訊科技的發達誇張地縮短了人與人的距離,即時而隨地的網絡通訊在百年以前簡直被視為天馬行空……除以上種種以外,社會制度、政治體制、娛樂消閒、交通運輸等數之不盡的領域,人類為了更好的生活而不斷研發、創新。到今時今日,成果顯著可見,「更好的生活」也大致擁有了。然而在享受這一切的先進和優越時,人類會否也同時面臨一些隱憂?

例如,未曾間斷的天然資源開發不但帶來環境生態問題,更使資源耗盡的一刻愈加迫在眉睫;例如,人類活動對環境的損害造成污染、生態破壞,以致氣候變化、極端天氣和天災的一系列惡果;例如,某些國家的經濟蓬勃形成了國際間的財富不均,前者因財力而得到的國際主導權,更使貧國跌入難以翻身的貧困命運,貧富懸殊日復日加劇;又例如,經濟發展提升了現代人的物質生活水平,財富是多了,但物質主義同樣在我們的心裡膨脹,取代了一點一點遺失了的快樂……

於是,我想,人類需要把這些得與失仔細斟酌的考量,才能決定未來的發展方針,才能帶給人類自己更多的福祉。「失」是難以完全避免的了,可在種種的「得」面前,又是否值得?

有人說:「只要最終人類幸福,一切的犧牲也是值得的。」

然而在發表立場以先,我們必須知道,這句話本身已存在不少陷阱。

首要的疑難是:何謂人類幸福?全球各地的人民都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才算「人類幸福」、抑或說這話的人豐衣足食便為「人類幸福」?對我們來說,「不是自己遭遇不幸」便是「人類幸福」了嗎?

說這話的人,是支持會造成犧牲的發展的。什麼驅使他這樣選擇呢?可能是他低估了人類發展帶來的後果,低估了發展如何損害了人類幸福。例如核電的發展重點放在其高電力生產穩定性及較低運作成本,卻低估了一旦發生核泄漏事故,對環境及人類健康的威脅性破壞。又例如有學者發表「無從證明人類活動對全球暖化和極端天氣的關係」的理論,不認為應花大量資源於減排。

然而「不要在我家後園」的鄰避心態似乎更是問題的關鍵。其實不難注意到,大多數情況下,支持發展的一方從來都是發展項目的既得利益者。氣候會議中,美國和英、德等歐洲強國掌握話語權,發展中小國從來沒有太多聲音的自由。加拿大肆意製造碳排,本應照約章罰款卻因條約欠約束力而不了了之;美國更是直接退出《巴黎協定》,漠視先前訂立的減排目標。美、加繼續專注己國的經濟發展,無意協力維繫全球環保的使命——歸根究底,是因為環境災害對它們的威脅還未達嚴峻級別。它們並不明瞭首當其衝受全球暖化所危的人民的景況。你可曾見圖瓦魯、斐濟等太平洋小島國在氣候峰會上,主張發展更為迫切,主張發展應優先於環保事務?減排會減低本國的生產,拖慢經濟發展⎯⎯所以為了「本國人類的發展」,大國們自然不介意「犧牲」⎯⎯那些它們還未用得著承受的後果。

犧牲的不只是弱勢者的安危和幸福,更是世界的同代公平性。「人類的幸福」自始至終,都是既得利益者們一邊幹著不怕損人也要利己的勾當,一邊高舉著的、披著羊皮的藉口。為了保障自身利益而剝削小商戶生存空間的跨國企業如是,為謀取自身利潤而篩選藥物研發的種類的大藥廠如是,自私心理使其罔顧他者需要,謀人類福祉為假,爭自己利益為真。

另一個不解之謎:什麼是「最終」?「最終的幸福」是哪一個時間點衡量的?我們不知道,因為「最終」本就是個虛無漂渺的概念。經濟學家凱恩斯有句名言,用來批評另一些認為市場在長期會自動調節回均衡的經濟學家不切實際:「在長期,我們必將一死。」雖然與當時的場景不太一致,但或許現在也能借凱恩斯的話,回應「最終」這個浮泛的概念。在最終的最終,你我和你我的子孫很可能都成了古人,又如何知道那時人類還是否幸福,又何從得知他們對幸福的標準呢?身處二十一世紀的我們,又如何能篤信自己所作所為真能為所謂「最終」的人類,帶來連我們自己都不知如何定義的幸福呢?在我們都死去了的「最終」來臨前,又有多少犧牲背負著發展的名義而產生呢?有關「最終的幸福」你一概不知,以先的「犧牲」卻是明明可見了,豈不正正告訴你,所謂「為了最終人類幸福」,也只是罔顧他者不幸而肆意發展的一群高舉的藉口嗎?

更何況,連當今人類全體的福祉都未見謀取到了,還談什麼「最終」。  我們不能否認人類發展提升了我們的生活層次,正如我們也不能漠視當中伴隨的犧牲。有些取捨是無可避免的,人類應該用他們日益進步的技術和頭腦,好好想想彌補這些犧牲的辦法⎯⎯而從來不應是打著「為了將來人類之福祉」的旗號,率領更多更帶破壞性的發展,製造更多更難填補的犧牲。心態難以一時半晌產生蛻變,這需要時間。但是若人類繼續披上各種藉口,進行為一己私利的發展行為,任意而行,他們所面臨的災厄,恐怕不容許他們有太多時間考量應對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