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描述一次飲宴/用餐時的所見所聞,並表達你的感受

0



試描述一次飲宴/用餐時的所見所聞,並表達你的感受。

記得兒時我最喜愛的一個節日便是春節,因為只有這個時候才會有團圓飯吃。我喜歡團圓飯背後的意義⎯⎯團團圓圓。在這個忙碌的都市中,親友們都各散東西,惟有在吃團圓飯的這一天,大家才會放下手上永遠忙不完的工作,抽空共聚兩小時。一家人圍坐在熱氣騰騰的飯桌旁,互訴這一年的別離之苦,那一股喜慶熱鬧的氣氛,會讓我產生一種縱然我們分散各地,但彼此的心依舊相連的錯覺。然而,待我長大成人後,我才察覺這看似和樂融融的飯桌其實暗藏殺機。我們吃的不再是美酒佳餚,而是面子。

我真正意識到團圓飯是一場以面子之名而發動的戰爭是在我剛升大一的時候。戰爭自父親踏入包廂開始。猶記得父親在推開大門前一刻的嘴臉,他不耐煩地發出一聲「嘖」,眼神透露出對這樣的飯局的厭煩,他歎氣道:「又到了這種時候嗎?」下一秒,他推開了包廂的房門,剛才眼中的不滿被喜悅取代。他的臉上掛著一個燦爛的笑容,再搭配他親切的聲音,完美展現他對這飯局的期待和與一眾親友見面的喜悅。我看著父親這行雲流水的變臉速度,心道:莫非父親是川劇變臉大師彭登懷的入室弟子?待我回過神來,父親早已入席與親友相談甚歡。

「一心,你還呆站著幹什麼?快坐!快坐!」大舅父朝我喊道。我應了一聲便趕緊到父親身旁。大舅父隨即拿了菜單遞到我面前,笑道:「我點了些鮑參翅肚,聽服務生說今天來了一批上等的龍蝦,我做主點了十二隻,待會一人一隻大龍蝦!一心,你看還有什麼想吃的,跟大舅父說!」我尷尬地拿過菜單,掃了一眼上面的價目,想都不想地把菜單放到一旁,微笑道:「不用了,大舅父點了這麼多,夠吃了。」父親托著腮淺嘗了一口杯中美酒,似笑非笑地說:「這麼破費,不太好吧?」大舅父聽到後,眼中閃過一絲得瑟,他喜眉笑眼地說:「怎麼會呢?最近我投資小有成就,這點小錢不算什麼。」我聽到後差點噎到,這些菜加起來都快上萬了,還算是小錢嗎?此時姑媽忽然插話,說:「沒想到你投資這麼厲害,下次也指點指點我吧!我最近剛升職,難得今天人齊,不如我點一瓶茅台,如何?」我趕緊拿著菜單看了眼茅台的價格,一瓶竟然要價六萬!我頓時有些坐立不安,總覺得我今天吃的不是食物,而是一疊疊的鈔票。

父親開口道:「別,我開車來的,不太方便喝酒。」語畢,他伸手揉了揉我的頭髮,然後略帶遺憾說:「可惜啊,我不像你們這麼厲害賺那麼多錢,只能指望一心努力讀書,將來養我。不過幸好,我這個女兒也懂事,考進了一所好的大學,也算是老懷安慰。」沒有子女的大舅父聽完這番話後便沒再出聲。育有一女兒的姑媽笑逐顏開地問:「說起來一心和我家那個同齡吧!她現在在科技大學唸什麼……環球商業學。一心,你呢?」我還未開口,父親便搶先一步說:「清華大學。」姑媽神情一僵,收起臉上洋洋得意的笑容沒再說話。我保持臉上得體的笑容,心裡早已仰天長嘯,這是要把我捲了戰爭之中嗎?

幸好服務生上菜及時,打破了這尷尬的局面。我起身夾了幾道菜給大舅父,也許是可憐他剛才想加入戰爭卻因無兒無女而苦無插話的機會,我恭敬地說:「大舅父,請。」他笑了笑沒有動筷,反倒起身夾了幾道菜給我,邊來邊說:「年紀大不能吃太多這些,你們年輕人多吃點!」我莞爾一笑,拿起筷子捧著碗專心地吃飯,邊吃邊想:你吃不了,那就別喊那麼多菜啊!父親也許覺得自己剛才過於咄咄逼人,便動手把裝著鮑魚、龍蝦的盤子推到姑媽面手,示意讓她先享用。姑媽皮笑肉不笑地說:「你先吃吧。」父親搖搖頭,恭敬地說:「您是長輩,於情於理都該讓您先吃。」這一句話既顯出父親的謙讓,又顧及了姑媽的面子,簡單的一個勸菜的動作再加上三言兩語便把剛才的恩怨兩清了。這小小的勸菜倒為這場戰爭帶來了片刻的平靜。

然而,我萬萬沒想到結賬的時候才是大家一決高下之時。剛才唇槍舌劍都只是些無傷大雅的鬥爭,勝者體面光彩,輸者不過是丟了點面子罷了。可結賬之爭與口舌之爭境界截然不同,前者在於說贏;後者在於「爭」而不是「爭贏」。他們爭奪的從來不是賬單而是面子。爭結帳這個動作無非是想表現出自己並不想白吃白喝,我也有試圖想去付款,只可惜自己爭不到,才勉為其難讓你請我吃飯。若你一開始便放棄爭結賬的話便會顯得你無恥,白吃白喝,最終丟的是你自己的臉面。可若你有試圖爭奪賬單,無論輸贏你都保存了面子,當然最好的結果是爭輸,畢竟這樣便不用付錢。

我眼睜睜地看著親戚們此時此刻都成了武林高手,主動爭奪的同時又運用詠春的黐手不露痕跡地把賬單推讓出去。最後父親爭贏了,在親友們左一句「讓你破費了」,右一句「下次我請」下笑著去櫃台付款。父親取出錢包時心痛的眼神,使我意識到:啊!父親輸了。

回去的路上,我在父親不斷地抱怨下沉思著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團圓飯的性質變了呢?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不再在家宴上閒話家常、聯絡感情,而是針鋒相對、互相比拚呢?在飯宴上我們以言語為武器,拚個你死我活,可是贏了面子又有何意義呢?這種榮耀難不成能跟著你一輩子?這些虛幻的東西最終會隨著時間而流逝,消失於時間的洪流之中。然而我們卻在這一年一度的相聚之日浪費時間在這些轉瞬即逝的榮耀,錯失了與家人歡聚一堂,共享天倫的寶貴機會,這不是很可惜嗎?

有多人在親友離世時悔恨自己沒有把握與家人團聚的機會,如今我們得此良機,能夠團團圓圓,合家歡樂,我們卻浪費時間於爭一時的風光。面子雖重要,但放在親情面前,孰輕孰重,不用多說。面子之爭不論何時都能爭奪,但在親友面前,何不放下一時的面子,把握與親人相聚的時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