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恐懼

4



所謂恐懼,顧名思義,就是我們「極度懼怕」的心情;亦是中國人所指的「七情六慾」之一。然而,對於恐懼,你又有何看法?

在實際的角度而言,恐懼是當你遇上主觀感受認為「可怕」、「危險」的事情時產生的心情,使你能夠遠離危險。

而在中國文化的角度而言,「恐懼」不是君子應有的心情。孔子說過:「君子不憂不懼」,而其原因是「內省不疚」,即只有作過虧心事之小人才會感到恐懼。

不論是古代或是現今,「恐懼」一詞都存在人心。而人恐懼的事各不相同,並不一定如儒家文化所推崇般只有做過虧心事的小人才感恐懼。

人所恐懼的事物大致分為兩種:「有形」與「無形」的。先說「有形」。人所恐懼的「有形」事物,即現實存在、可觸碰的事物,例如有人懼怕吃某些食物;有人怕觸碰針頭、刀鋒;有人怕觸摸炙熱的鍋等,這些都是我們日常可見、普遍所知的恐懼。

而「無形」方面,大致是心理及一些存在未得證明的事物。心理方面,就是一般所指的「恐高」之類的,人對「高」的標準各不相同,而「恐」高的人在心中對「高」特別敏感、害怕。另外,有些人會怕「鬼」,而這種恐懼,則是連科學都未必能解釋。

「恐懼」於我來看,是極度重要的心情。第一,恐懼能助我們避開危險。正如先前所說,「恐懼」是種使我們遠離危險、身體自動保護自己的一種機能。人若失去「恐懼」,就不知何謂「危險」,也就不知道要警覺危險。你絕不能想像到失去了「恐懼」,人會看到獅子對自己張開血盆大口仍會繼續靠近、或是漠視所感受到的炙熱,仍親身撲向火焰、熔岩中的可笑景象。若是隨便問一個人是否會做以上的事情,答案永遠是「不」,而這正源於對死亡,對危險的恐懼。

恐懼亦使我們學會珍惜。人總是會害怕「失去」,其中普遍最害怕失去我的是「生命」。所謂「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則以喜,一則以懼。」人在知道父母的年歲後,除了為父母長壽而歡喜外,仍會感到「恐懼」,是懼怕離父母去世又近一年,不能盡孝,亦是怕不能再見到父母,因而會在「失去」前盡力與父母享盡天倫之樂。人亦怕自己會死,因而有「活在當下」之說。正因懼怕「失去」,人才懂得珍惜事物、珍惜眼前人。

當然,世間是存在「不懼」的人的,但他們並非「不會恐懼」,而是能「面對恐懼」。所謂「勇者不懼」,人因抱持勇氣才能面對恐懼而不逃避。昔有岳飛為保衛國家,能「不懼」不理會皇帝十二面金牌傳召的後果;更有藺相如有勇氣以死威脅秦王。他們是否沒有「恐懼」?不是!他們只是為實行他們心中的「義」而能面對「恐懼」。

或許有人說若無「恐懼」,人或許不會不安,因而會更快樂,而我並不同意。人正因「恐懼」,才會為了尋找解決不安的方法而努力,社會才會像現在這樣發達、進步。舉例來說,人懼怕黑暗、燈火,以致電燈才會得以發明。人懼怕病痛,醫學才會發展至如此發達,以醫治人所恐懼的「病」和「死」。因此,恐懼帶來發展及進步,以致我們的生活才能這般便利、舒適,甚至稱得上快樂,可見恐懼是必要的。

無可否認,恐懼帶來不安。正因如此,人類才會意識到「危險」,並為此而發展,可說是牽引著人類的歷史。正因恐懼,人類才會懂得珍惜,明白生命的可貴,因而活得更精彩輝煌。讓我們繼續懷抱恐懼,讓自己活得更多姿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