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寫校慶攤位遊戲的所見所聞

7



校慶,永遠也是一個我最期待的日子,因為那天是學校的生辰,而且有無數的慶祝活動和攤位遊戲為我們帶來不少的歡樂。
 今年,我有幸參攤位遊戲的工作,那是一個名為「國旗知多少」的攤位,是一個供同學猜智力題和考驗他們國旗的認識的攤位。
 「咚……」鐘聲一響,只見一大批的低年級學生蜂湧而至,令原本鴉雀無聲的操場充滿著熱鬧的氣氛,學生們無不爭先恐後地跑到各個攤位前,想把握時間儲齊特定的印花來換取獎品。
 我們的攤位是較為學術性的,所以我一開始已預期我們的攤位會較為冷清,那知道這完全是一個誤解,來玩的人更加是多不勝數,令到我忙個不停,完全也沒有機會到其它的攤位看看。但是忙總比沒有人來看好,而且我也十分享受問智力問題這個環節,因為每個人思考的樣子都十分有趣,看著他們那個想到腦袋也快要裂開的表情,我的心中總是有一種成功感。當然,每當我說出答案時,他們隨即換上不服氣的表情,眼神也變得兇狠,然後含恨離去。
 到獎品都差不多清光的時候,人潮也開始減退,而我亦藉此走去其它的攤位輕鬆一下。我首選的當然是四社的攤位,因為他們的攤位都擺設了比較大型的動作類遊戲,最適合我這好動的人。四社之中我亦最喜歡忠社的攤位,那是一個是彈弓的遊戲。起初我頗難射中目標,但經過屢敗屢戰的嘗試後,終於成功掌握到當中的技巧。與此同時,我們的前任校長——梁李步正校長竟然來到這個攤位參觀,我當然識趣地讓出位置來讓她嘗試玩彈弓的滋味,只見李校長熟練地拿起彈弓,往後一拉,那條橡膠比我拉時足足長了一倍多,突然「啪!」一聲,那「碼子」像流星般似的打中目標,快得連肉眼也看不見。我和圍觀的人連拍掌也忘記,只是目定口呆地看著李校長,她只是謙虛地說了一聲:「真是幸運呀!」就隨之緩緩地走了。經過此事後,我發現原來校長竟是一個彈弓高手,這次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當我回到自己的攤位時,甫一坐下,面前竟然多了一個外籍人士。我盡量壓制著心中驚惶的情緒,用一些簡單的英語來向他解釋遊戲的玩法,看到他不斷點頭示意明白,我的信心也隨之增強了一點,接著我拿起一張屬於一個名為象牙海岸的國旗考他,豈知他竟然說了一個我完全聽不懂的英語。我惟有故作鎮定,心中不停盤算出過百種方法,最後我為保迦密中學的名聲,便扮作聽懂,然後在他的印花紙上連印十次,帶他到獎品處領取?品。
 眼看同學無不滿載而歸地離開校園,心中也十分歡喜,他們「載」的並只有獎品,而且還有他們樂而忘返的心情。歐陽修說過:「太守之樂其樂也。」俊溢之樂,又何嘗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