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與一位親人或朋友發生衝突的經過和感受

3



「哈!我的卡全都出了,我贏了!」我沾沾自喜地說。妹妹露出失望的神色,說:「又是你贏!不行,下一次我一定贏你的!」我笑說:「且看看你有什麼本事勝我。」妹妹「洗」過牌後,便派牌了。我們坐在我的?上,玩這遊戲卡,玩得快樂不已。可是以往的我們,不會玩得這麼快樂,也更不可能坐在我的?上玩遊戲……
 「喂!你做什麼上了我的?上去?我不是告訴你多少次,你不可以上我的?嗎?」我看見妹妹上了我的?,生氣不已地說。妹妹白了我一眼,說:「有什麼大不了,還是?一張。況且,你也常常上我的?呢!」我聽見她的反駁,怒火中燒,大吼道:「你立刻離開我的?!做錯事還駁嘴,你又沒有說過我不許上你的?,我當然可以上。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腳有多骯髒,你雙『臭腳』踏到我?上,會污染了我的?!」妹妹亦不甘示弱,說:「我『臭腳』?那你便有『香港腳』了!你這個『潔僻怪』。」我立即破口大罵:「我現在以姊姊的身分命令你,立即從我的?下來!跟我道歉!否則我以後也不理睬你!」妹妹聽到後,委屈地從我的?上下來,垂著頭,低聲地跟我說:「對不起!」便悄悄地離開房間了。
 我獲得了最終的勝利!可是,我不感到高興,反有點不安。看著妹妹剛出去的背影,與她委屈的神情,我有點慚愧。自小,每當與妹妹有衝突爭執時,只要我說一句「你信不信我以後也不理睬你」,她就立刻乖乖地屈服下來,不再與我爭鬥,更會認錯道歉,不管是我對還是她對。原來,我妹妹十分著緊我對她的「理睬」,她不希望我不理睬她,故十分害怕我說那句話,只要這麼一說,她就什麼也依我的了。我在我妹妹心裏原來是那麼的重要!可是,我卻常把我們的關係當作威脅她的「皇牌」,每次爭執,我啞口無言時,必搬出這一句「皇牌」語句,故每次「勝利」終歸我。
 我在冷清的房問裏不禁失落地坐在牆角,我自己是多麼恐怖呢!年紀比我小的妹妹也懂得對我們的感情珍而重之,我卻輕易地多次說出如毒咒一般的「我以後也不理睬你!」我是多麼的愚昧自私而又幼稚呢!慚愧內疚感如泉湧湧上心頭。
 妹妹那句「你也常常上我的?呢!」也一直在我的腦裏縈繞。我想起我平常放學後,也是把換好的校服先放在妹妹?上,然後才掛起來。因為妹妹的?在下層,而我的是上層,故她的?比較方便放東西及休息。有時候,我放學後十分疲累,進了房間便躺在妹妹?上休息一會兒。我雖是穿著骯髒的校服,但妹妹看見我一臉疲累,也就不說什麼,容讓我在她?上歇一歇。可是,自私的我卻自小就不許妹妹上我的?,連碰也不可,更不要說躺下休息了。我對妹妹的歉意又再增添了很多。此時的我,內心十分沉重。
 於是,我走出房間,鼓起勇氣,對妹妹說:「對不起,我剛才的語氣很重。以後,你也可以到我的?上去了,不如現在就一起到我?上去玩吧!」
 就是這樣,我和妹妹便從此一起常常在我?上出現。我自這衝突後,也再沒有說過一句「我以後也不理睬你了」,我和妹妹的感情也愈來愈好。
 「姊姊,你不要發夢了!到你出牌了。」我從回憶中回到現實。「哦!是的,且看是你勝還是我勝!」我倆相視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