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樓眾生目

3



我最喜愛在星期六、日上茶樓吃午飯。除了為那香氣撲鼻的點心,我也喜歡觀察茶樓裏人們的各種活動,也會留意他們交談的內容,這令我樂在其中。所以我會利用上菜前的時間,在享受美食前先來個偵探般的觀察行動。
 坐在左手邊那一桌的是一?公公婆婆,可能是上了年紀的關係,他們說話特別大聲,不時遭旁人的白眼。我曾向爸爸投訴,爸爸語重心長地告訴我要體諒老人家,並要我想像我年老後因說話大聲而遭人白眼的感受,此後每當我看見老人家遭年青人的白眼,心中都極不好受。坐在我身後的是一位抱著嬰孩的母親,她一邊安撫手中哇哇大哭的嬰兒,一邊夾菜給身旁的兒子。兒子年紀小,不聽話,用筷子把杯碗敲得?噹?噹的,看得媽媽很是無奈。我突然想起口袋裏還有一根棒棒糖,我把它塞進了小男孩的手中,小男孩馬上停下了敲杯碗的動作,興奮地把包裝紙拆開並將糖果放進口中細味。看他享受的樣子,連黏答答的口水都沿著棒棒糖的根流了下來。
 我最喜歡喝的茶就非菊普莫屬。菊花的清新香味中和了普洱濃郁的味道,喝完一杯後心情平靜了許多。我看進茶裏,茶面就如鏡子一般,反照出自己的倒影。當我想再喝一杯時,幾個頑童從我的身旁跑過,令我手中的茶倒翻了一地,他們被茶樓的侍應給攔了下來,並被侍應罵了一頓,為受影響的茶客們出了一口氣。
 好不容易終於等到了上菜的時間。我愛吃油炸類的點心。炸雲吞是朵金黃色的雲,雲被炸得酥脆,只要一咬,雲的碎片就散落滿地。我常形容炸豆腐是個騙子。表皮是脆的,內裏是軟的;外面是冷的,裏頭是熱的。因此常令我燙著舌頭,有點像在教我別以貌取人的道理。蝦餃也是我碗裏的常客,晶瑩剔透的外皮,把豐富的餡料都透了出來。爸爸也會開玩笑地說:「那這是在教你錢不可外露的道理嗎?」
 吃飽後我會在附近的幾張桌子繞一繞,當飯後運動,順便繼續進行我的觀察行動。
 我在一張桌子旁停了下來,靜心地聽他們的談話內容。在那張桌子吃飯的是一家人,場面十分熱鬧,可謂三代同堂。這時,一個抱著孩子的中年男士小聲地對一名年老的婦人說:「媽,為何要上茶樓,不去吃好一點的呢?」老婦人回答他:「有甚麼關係呢?難得一家人齊齊整整地聚在一起,上茶樓一起喝茶、談天和吃點心,不是很好嗎?」我十分同意老婦人的話,喝茶不是在乎食物水準的高低,只在乎一家人團聚在一起。就算是五星級酒店的食物,只有自己一人孤單地享受,食物也會變得難以下嚥。不知下次和台灣的家人團聚一起吃飯又是甚麼時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