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在全球的先進經濟體系之中,貧富差距最大。你對此有何看法?

0



香港一向被譽為國際金融中心,帶領著亞州的經濟發展,是全球先進經濟體系的地方之一。然而根據聯合國就香港社會狀況作出的調查和研究,指出香港的貧富懸殊問題十分嚴重,差距在所有先進經濟體之中最大。究竟是甚麼因素令這個繁榮的小島成為極端貧富懸殊的地方?
 香港的地位十分特別,雖然面積不大,卻是亞洲的金融中心。香港的發展可以追溯到英國殖民地政府時期,當時中國因戰敗而被迫割讓香港給英國,後來鄧小平時代協議將香港改為租借給英國至一九九七年。在英國統治期間,政府開放香港港口作貨物中轉站,又分別發展重工業和輕工業,令經濟急促起飛。但同時,由於英國只是殖民地政府,並了解對香港的統治並非永久,所以在民生上不投放大量資源,也沒有制定政策保障香港市民的生活,埋下了香港貧富懸殊問題的種子。在香港經濟進步時,受惠的只有小部分商家,百姓的生活卻沒有顯著改善,失業問題持續,漸漸人們的的經濟情況便開始產生差距。那時候,香港人經已了解到貧窮人口問題。
 不過到了香港回歸中國政府並成立香港特別行政區;貧富懸殊仍未有改善。特區政府的確有對社區情況進行調查,並在施政報告中作出檢討,但一直未有顯著的改善措施被實行;特區政府的滿意度由最初的七成急跌至不足五成,可見市民不滿意政府在民生方面辦事不力。人們怨聲載道,不斷組織不治本的方案,未能切合社會需要,使貧窮問題愈來愈嚴重。
 歸根究底,香港過於注重階注重階級觀念。政府將百姓分為三個階級:富有、中產和低收入。這個做法的好處在於制定政策時政府可以就不同層面的需要定下相應的措施,但弊端是加深了不同階級的紛爭。比方說:政府想制定抒解貧果的措施,針對低收入市民實行,但中產人仕又會質疑政府定下底收入的準則和不滿中產階層不能受惠;最終政府只好將部分資源投放在中產的市民,舒困措施的成效便相對減低。
 同樣是先進經濟體系之一的日本,亦是亞洲金融中心之一,貧富懸殊問題卻沒有那麼嚴重,我認為原因主要是當地的政府能確實地制定切合民意的措施。日本的政府是採用民選國會的制度,由不同政黨爭取議會席位組成政府;若政府的行動得不到人民支持,自然會被選舉淘汰倒台。相反,香港的政府和特首是由委任制度產生,雖然有民選的立法會和區議會,但實權和最終決策人還是在政府。我深信有競爭才會有進步,香港的政府因為缺少民意的影響而沒有競爭,所以一直在香港的貧窮問題上辦事不力。
 英國殖民政府不關心民生的政策無疑引起了貧窮的根本問題,但殖民政府的確沒有義務發展殖民地;香港政府上任後未有改善貧窮問題,也不是它的錯,因為貧富懸殊在社會已根深柢固,不能一天就解決所有問題;不過香港政府有責任盡力改善香港的民生,辦事不力而被市民唾罵,那是不可逃避的事實。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卻擁有「發達地區貧富差距之最」的「美譽」,特區政府理應感到羞愧。
 綜觀以上各點,香港政府必須作出改變,要對市民的訴求更關注、制定政策前要更深思熟慮對所有階級做成的影響;同時開放地接納各界的意見。這樣,即使政府未能在短時間內解決貧富懸殊的問題,亦能成功地踏出重要的一步。近年香港人亦積極爭取普選政府,至於到時的政府會否更有效接納民意制定政策全面發展香港,我們還要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