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鬧過後,我卻感到失落

0



眼前新添置的食品,一塵不染的桌面,提醒我曾經有人到來。他們難得為這所不足一百尺的房子增添少許生氣,這麼快便離開了啊。他們送給我的手織頸巾也驅不走我心中的寂寞、房子的冷清,我這副老骨頭經歷了這麼多風雨,怎會因一群小伙子的探訪而失落呢?

「陳婆婆!我帶了四位年輕人為你打掃。」一心姑娘依舊發揮社工關愛群眾的本色,臉上掛著招牌微笑,一星期不見,她的臉頰怎麼又細了一圈?女孩子要有肉感才好看的,待會兒一定要好好提醒她。

「陳婆婆好!我們是打掃小虎隊,年廿八,洗邋遢,請把一切放心交給我們吧!」兩男兩女攜著清潔用品和食物,擺出滑稽的姿勢齊聲喊道。這群小伙子真有意思,臉上不自覺地露出了久違的微笑。經過一番噓寒問暖後,兩位壯健的大男生替我收拾家居,看著他們在狹窄的空間內為我打掃,額頭上早已冒滿了汗珠,心裏有著難以言喻的安慰,同時也有少許罪疚感。

倘若不是這副老骨頭退化,我也不用麻煩他人為我打掃。

「年輕人,稍作休息吧。」此時,身旁長得挺清秀的小姑娘笑意盈盈,告訴我他們年青力壯不用休息。男孩們立即作出了抗議,其中一位男生噘起了小嘴,怪可憐的。看見這情形,我忍俊不禁地笑了出來,是一班可愛的孩子啊。我招了招手,示意他們坐在我身旁。兩位男生立即放下手上物品,跑到我面前來,說:「婆婆,跟我們分享你的往事吧。」這個建議得到了大家的和應,他們眨著明亮的眼睛,純真無邪的樣子令人難以想像這班孩子已踏入成人階段。我清了清嗓子,開始把我的故事娓娓道來。他們不時作出回應,遇到有趣的情節時爭相討論。女生們靜心聆聽,不時露出嫣然一笑;而男生則努力炒熱氣氛,搞怪的動作、誇張的語氣,令我喘不過氣來。原來冷清的房子瞬間變得溫暖,洋溢著臨近新年節日應有的歡樂氛圍。此時此刻的我比在公園裏與其他老友記聊天的更高興。這四位充滿活力的年輕人把他們的正能量和歡笑灑在屋內的每一個角落,我已很久未嘗這種聊得歡暢的感覺。

忽爾,其中一位女孩拿出了一條毛冷頸巾,並自豪地表示這條頸巾是她的作品。他們馬上游說我戴上頸巾。柔軟的質感,毛冷與毛冷之間交錯搭著,脖子慢慢變得暖烘烘,仔細一聞,竟然有一陣淡淡的花香。「婆婆,你是不是發現了這條頸巾的小秘密?」我輕輕點了點頭,此時的我應該笑到見牙不見眼。不過,另一位女生似乎在狀況外,她不斷追問有甚麼小秘密,他們之間互相調侃,令氣氛變得熾熱。

也許快樂的時光真的過得特別快,一心姑娘突然打斷我們的對話,表示天色已晚,小伙子們該離開了。窗外也不知何時多了一層猶如薄紗般的晚霞。他們簡單地向我道別,臨走前不忘送我一個飛吻。這群調皮的孩子。

來去匆匆,剛剛人聲沸騰的小屋突然變得寂靜,剩下的只有自己絮亂的呼吸聲。被外界加了「獨居老人」這標籤,膝下無子,伴侶早登極樂,一人守著空房已過十載,數年前社工姑娘突然拜訪,為我枯燥乏味的生活增添少許趣味,剛剛的年輕人更是生活中的調味料。脖子上的頸巾持續保暖,那陣清幽的花香更是繞在心頭。僅餘的生氣也隨著他們的離開而消失,屋內只剩下一位孤苦無依的老人。其實,日子照樣過,反正昨天、前天,還是上星期,我也是一個人在家中,多過一會兒,心情便會像從前一樣。但暖著脖子的頸巾卻一直提醒我那群小伙子曾經的到訪,好不容易才有人來陪伴自己,那些笑聲好像仍存在,縈繞耳畔。

我不禁輕嘆了一聲,倘若時光返回至不久以前便好了。頸巾的溫暖、清涼的花香也無法驅走現時的失落,心裏只盼望他們再次到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