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如冬

0



你認為香港一年四季中,哪一個季節最能象徵高中生活?試談談你的意見。

高中如冬

香港的高中生活豐富多彩,三年高中,我們也曾有過春般憧憬,夏般熱情,秋般收成……然而,要說最具象徵性的,最能道出高中生心情的,還是冬天吧……

香港的四季分界不算明顯,冬天來的悄然無聲,像我們從初中過渡到高中一樣自然。時間上的過渡是天衣無縫的,惟心態要另加調整。記得有一次放學測驗完了以後,走出學校時天已經黑透,本來說測驗後要吃的下午茶也變得怪怪的了。「這才六點啊!」我情不自禁地慨嘆。「是啊!因為我們已經過了七點還能看斜陽的夏秋了。」友人淡淡的、慢慢地說,聲音輕得像初冬的輕風,雖然溫柔,但不是夏秋晚風的涼爽怡人,而是有一股隱隱約約的寒意。

高中來得令你措手不及,沒準備好的高中生真的可能感到惶恐。當我看到上學時天還沒大亮,放學時天已經黑透了時,我想,這是進入冬季了。唉,不對啊,這不是還沒立冬嗎?怎麼早冬就已經要披星戴月了?那就是進入高中生活了……是啊,當你眼中所見的黑夜比白天長時,其實也是身處在一個勞作比休息多的境地。高中生活大概就是如此,我們某程度上要進入一個「冬眠」狀態,眠的是課外活動、娛樂、旅行時間,備的是即將在四月早春裏蘇醒的終極大魔王⎯⎯文憑試。高中生的心態也是如此轉變,他們會覺得在冬日裏凍住的遊樂是短暫的,因為他們也在籌備一股力量,等待一個時機發揮能量。

有人說,香港的冬天不冷,不艱辛,不嚴寒。確實,這裏的冬天沒有像北方的冬天有大雪的暴擊,沒有零下十幾度的體驗,可是,這不代表文憑試不如高考煎熬。南方的冬天是濕冷的,那種冷會穿過皮膚刺入骨頭,在漫漫長夜裏一陣一陣地撩你。所以在香港,冬天與高中一樣需要堅韌的心,寒梅般的意志力,才能在溫度計上顯示不出來的陰冷冬日安然度過。三年裏,高中生也有迷失的時候:有人走著走著,不確定方向了;有人走著走著,就回頭了;有人走著走著,就死在路上了……有很多人不理解,也不相信這冬日是難以度過的,在他們眼中的冬日裏有美食、有棉襖、有舒適的室內活動,但心裏的恐懼不是物質上的補充能填滿的,高中生擁有再多資源,若心裏空虛,對未來不肯定的話,意志很容易被擊垮,像〈〈南山南〉〉裏所唱的:「你在南方的艷陽裏大雪紛飛,我在北方的冬夜裏四季如春……」心裏若是空蕩蕩的,在哪個季節都是寒的。高中生心裏活動,大概也如此吧!

還好還好,人類會在冬日裏抱團取暖。在這冬季,高中生難忘的生活是一起抵抗嚴寒⎯⎯這三年裏的互相扶持與擁抱,所釋放出來的能量如碳堆放在一起,能燃起熊熊烈火。高中生活的忙碌與辛苦,在親近的一句鼓勵,一個拍拍肩膀的動作下,能夠變得柔軟又輕盈。所以要說冬夜其實也不難過啊!

我把高中生活視作四季中最後的冬季,不是說它是中學的完結,我也不認為它是一個完結。事實上,四季在迴轉,我們心裏經歷了艱難的備考期,所期待的還是畢業後的那一個春天。我們也期待,高中生自己本身,在經過寒冬的雕刻後,最後還給香港社會的,也是一個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