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後悔的決定

0



以下是你日記的第一段:

二月六日(星期一)陰

今天回家的時候,我心裡雖然是沉甸甸的,但是卻並不後悔。

試從第二段開始,以「不後悔的決定」為題,續寫這篇日記。

二月六日(星期一)陰

今天回家的時候,我心裡雖然是沉甸甸的,但是卻並不後悔。

我特意繞路回家,心中那股沉甸甸的感覺讓我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沿途的鳥語花香看來真的有助我把事情想通。嗯!我所作的決定,我並不後悔!

其實今天是母校一年一度的試後歌唱比賽,而我作為前歌唱比賽冠軍的校友,則被學校邀請過來當評判,我還因此向公司請了一天假,期望著能返母校見識一下師弟師妹的實力。

可惜的是,這屆選手的質素卻不如我所料,難聽點來形容簡直是不知所謂。我坐在台下的正中間,本應感覺自己是專業的評審,我卻感覺自己是被強逼前來擔任「卡啦OK」的聽眾;參賽的選手態度欠佳,當我問他們有關所選歌曲的問題時,他們竟膽敢跟我說:「不清楚,你想知道可以閱閱歌詞。」選手們唱歌五音不全、毫無感情,我逐漸懷疑本次前來的意義。

最後我在比賽尾聲之時作了一個極富爭議性的決定⎯⎯取消了比賽的冠、亞、季軍。當我宣佈此決定的時候,會場內隨即出現眾多的「噓」聲和不滿,觀眾和選手們皆議論紛紛,批評我的決定為「不智」、「胡鬧」。人群準備在掃興的氣氛下散去,我立即拿起了麥克風,嚴肅地說:「請容許我在此說幾句話⎯⎯本次比賽選手的表現的確未如理想,你們也許會因為參賽者是你們的同學而替他們失去排名的機會而心感不憤,亦也許認為我的做法不公平,不合比賽原先的規矩,但作為評判,我認為沒有任何人的實力值得擁有冠亞季軍。」而眾學生聽完後依然不屑地散去。

在回家的路上,我本因自己剛才那番有理可依的說話而感到自豪,然而愈想得久,腦海裡學生的批評聲音愈清晰,我是否決定錯了?心中不禁逐漸有了後悔的念頭。其實學校的歌唱比賽不只是為有唱歌天分的人而設,亦多亦少會出現實力稍遜的參賽者,我應該欣賞他們那份勇氣才是,取消冠亞季軍不是磨滅了他們的自信心?想必他們一定很怨恨我這位荒謬的評判。再者,我是否要求過分嚴格了?以一名曾奪歌唱比賽冠軍的身分的標準去評價他們的表現,甚至直白地指出他們不配獲得獎項,不但提高了自身、貶低了別人,還作出廢除冠亞季軍的決定,好像把小事化大了呢!愈是執著地想著,心裡那顆心頭大石愈是重……

走到路口的一條小徑,我看見了一棵獨立而又受摧殘的樹正被圍欄包圍,旁邊掛著「保育工程進行中」的字句。我好像看透了什麼;看到那棵摧殘的樹,人們不會因為它是路上唯一的樹而稱其為最健全的樹,但會認知到它的缺憾而加以保育。正如這歌唱比賽一樣,我不能夠將眾多位實力稍遜的參賽者當中強行選出當中最「不稍遜」的一位,這並非選出冠亞季軍的條件,正確的條件應是從好之中選出最好的。若果我沒有取消獎項,那些表現未如理想卻獲得獎項的就不能夠自覺自己在唱功上的不足,因而更容易自滿、自視過高,無法實至名歸;沒有了排名反而能使他們反思缺憾,從而對自己進行「維修、保育工程」,力求進步。也許取消了冠亞季軍會被視為違反學校歌唱比賽的傳統以及對參賽者不公平,但規例是人定的,應因應情況而有其靈活性,將不應屬於參賽者的獎項頒發給他們,更是違背了我作為評判的責任,不能客觀公正地給予相應的判決。看來我做的決定是正確的。

畢竟讓一眾參賽者失去了獲獎的機會,我至今仍然是有股心理壓力、感覺沉甸甸的,不過我從心底裡知道,我取消歌唱比賽的冠亞季軍是明智的!我並不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