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選擇了走路上學

0



只是因為厭倦了乘巴士的上學方式,好奇走路上學的想法驅使我特地提早半小時起床。常聽人說清晨呼吸到的清新空氣會讓人豁然開朗,因此踏出家門前我其實是挺期待的,渴望著獨自享受置身於大自然的時間,並成為展開繁忙一天的好開始,給半睡半醒的腦袋注入動力。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卻不禁皺起了眉頭。早晨的植物被剛停的微雨沾濕了,所散發出的氣味理應是清新的,卻被濃濃的煙草味蓋過了混濁的空氣撲鼻而來,把我難得的好心情打垮了。本以為逃離了仍在點燃著煙頭的垃圾箱便可呼吸到新鮮空氣,三輛巴士駛過噴出的廢氣也讓我的期望變為泡沫。雖然平日上學走往巴士站是相同的路,當時一心只想著要追上巴士的我卻完全漠視了人類對大自然的破壞。人類自私的活動讓本該為會為萬物帶來生機的空氣受到嚴重的污染,而我呢?仍活在自己的美麗幻想中,認為大自然還像是幾十年前出版的旅遊書籍、自然寫真集中所描述的景況,面對人類不斷的開發和入侵能絲毫沒有損毀。抬頭看看周圍,看看與高速公路、高樓大廈、行人天橋相比之下寥寥可數的樹木,頓覺自己的天真可笑。在我享受著巴士內涼快的空調、只放眼於自己疲累的需要而倒頭大睡時,連動聽的鳥聲也被汽車和人們的吵鬧聲音取替了。又何來美好、親近大自然的清晨呢?

走著走著,眼前出現了推著盛滿了紙皮的手推車的老伯伯。看著伯伯額上豆大的汗珠,想必手推車非常沉重。手推車緩慢的前進著,卻是走走停停,不能順利地一口氣走完一條街道。每當紙皮滑落,伯伯便得停下來、拾起、再重新上路。不聽話的紙皮卻一次又一次地滑落,讓伯伯顯得極其狼狽。

將這一切看在眼內的我,插在口袋裏的雙手卻是伸出來了又縮回去,腳步踏出去了又挪了回來,隨著手推車的步伐走走停停。「要去幫忙麼?」我不斷的問著自己,心裏忐忑不安,猶豫不決。原來是太習慣了活在自己的世界、探索個人空間,連主動親近別人、幫助別人的勇氣也咽下了肚。太習慣照顧自己的需要、體諒自己的軟弱、留在安舒區而將別人的需要用冷眼對待,將內心的關愛也擱置了,竟然會因為膽怯而未能伸出援手,反倒快速地走過了這讓我內疚的一幕。究竟在怕什麼呢?我也不知道,只能取笑自己的懦弱,然後怪罪於世界所推崇的個人主義所造成人與人之間的無形隔膜。

還有很多很多我平常沒有留意的東西,今天卻看見了。不論是在街頭掃垃圾的清潔工、沿著斜路練跑的運動健將,還是路邊的小花都讓我驚覺自己錯過了的事。因為平常的我只注目於個人空間、個人需要,自己將自己從現實世界抽離,身邊出現過的人和事都視而不見了。社會不斷變遷的時候,我卻留在了理想的虛幻世界裏,忽視了很多問題,也增加了很多人際關係中的屏障。

不能再這樣了,我要有改變。星期一再走路上學吧?我得學習重新觀察周遭的人和事。或許有一天,我能在巴士上也作出同樣的舉動,不只著眼於自己的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