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認為,說「白色謊言」無傷大雅,你同意嗎?

4



隨著社會科技的進步,人與人之間密不可分的關係已漸趨淡薄,生活上的爾虞我詐、互相猜忌和說謊的例子多不勝數。一部份人聲稱為了對方和自身的共同利益設想,會說一些善意的「白色謊言」,製造假象,以免別人傷心難過。然而,在說這些「白色謊言」之前——到底他們又有否考慮過這個謊言不但破壞了自身的誠信,更會影響別人呢?所以,白色謊言根本不是無傷大雅,甚至具備一定的「殺傷力」。
 在「九一一」事件中,有不少死難者都是在紐約奮鬥的年青人,他們所屬的公司在災難後發放恩恤金,而死難者的家屬卻質疑金額發放過低,於是向公司抗議。最終,經公司調查員工資料卡與財務往來紀錄,發現問題原來出自罹難者向父母高報了自己在公司的職位,當過年過節返鄉探親時,還誇耀自己的工作成就。以上為了「衣錦還鄉」,逼使出外打拼的遊子說「白色謊言」的例子其實多不勝數,然而經過一系列的包裝後,就會成為孝子的苦心,甚至受世人的歌頌。然而,如果我們看深一層,上述的例子正因為想取悅父母,可不受責備而說謊,但當中的欺騙本質並沒有改變。他們根本不是在公司中擔任高級的職位,動機——無論是為了私利,還是為他人設想也好,善意的謊言在根本上與謊言無異,只不過「白色謊言」加上了善意的包裝,作為說謊的理據和藉口,以求被社會接受、甚至表揚。所以,善意的謊言和「說假話」的性質一樣,都是把他人從事實真相中蒙蔽起來。
 在個人的層面上,說白色謊言,會嚴重破壞個人的誠信。德國音樂家貝多芬曾經說過:「無論誰只要他說一句謊話,他就失去了純潔的心,而這樣的人煮不出一碗乾淨的菜湯來。」毋庸置疑,說謊是一種欺瞞的行為,即使是多麼偉大的白色謊言,說謊者在謊言揭穿後仍然會被視為不誠實,會有損自身的誠信。在伊拉克戰爭中,美國總統布殊假借伊拉克藏有大殺傷力武器,而對伊拉克發動戰爭。雖然最終推翻了侯賽因政權,維持了海灣局勢穩定,但他卻沒有在伊拉克找到任何大殺傷力的武器。事實結果證明布殊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他個人的誠信已遭受破壞。
 在大眾的層面上,隱瞞真相,說白色謊言亦會對社會大眾構成深遠影響。二零零五年,黑龍江省發生了「毒水」事件,全哈爾濱市需要停水數天。當時的省長張左為了穩定民心,說了一個「白色謊言」,以「管線檢修」為名,發佈停水公告,以免群眾對突如其來的衝擊有過度的恐慌。顯然的是,精明的民眾當然知道一個人口稠密的城市根本沒有可能全市檢查管喉而停水四天,於是,各種小道消息不脛而走,市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全城亂作一團。在四天中,該市對外的公路上人滿為患,發生了原來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交通事故;飛機火車一票難求,乾糧和水的價格大幅上漲。由此可見,白色謊言並沒有給當地的民眾帶來短暫的穩定,反之正是人心慌亂不安的根源。只是一個小小的白色謊言,就能使人心惶惶,相信省長壓根沒有料想到這一點。
 我們當然不可以?殺白色謊言背後的美好動機和用意,然而,在說善意的謊言以前,必先要作多方面的考慮。因為白色謊言一旦被揭穿,不但在個人層面上損害了別人對你的信任,有些白色謊言更會造成別人的困擾,甚或是社會上的?動,性質和後果與惡意的謠言無異。由是觀之,說白色謊言絕不是一個無傷大雅的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