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棒下出孝子,嚴師出高徒。」也有人說:「獎賞是教育的恩物」?

0



當有人同意「棒下出孝子,嚴師出高徒。」時,又有人會認會獎賞才是教育的恩物。但教學就只有極端的賞或者罰嗎?難道不能雙管齊下,兩者相輔相成以達到最佳的教育成效嗎?
 無可否認,用嚴厲的手段教育子弟或用獎賞作為教育的最主要部分均各有其優勝之處。畢竟,沒有一個求學的不渴望得到師長的讚賞與肯定;但同時,嚴厲的管教以及適當的懲罰的確能使人進步。
 首先,用獎賞教育弟子有其一定成效。人往往享受成功感,會為得到最後的獎賞而努力。就有如訓練小狗的道理,當狗隻成功做到各種動作時,主人都會給予食物作為獎勵,而狗隻亦會為得到獎品,而努力學習,久而久之,牠們便學會各種「技能」,成為出色的「學生」。
 一般人都較容易明白獎賞才是教育的恩物的道理,然而,那責備、懲罰呢?反應大多是不同意。這是因為人很容把「罰」想得太極端,認為「罰」只會逼人走上絕路,令人受不住壓力而放棄學習。但試想想人誰無過?若人在學習上犯錯,沒有受到責備、被提點的話,那麼他永遠也不會察覺自己的錯處,即使知道,感受也沒有被責備過的來的深刻,一錯再錯的可能性便更高了。所以說,「罰」能令人在學習過程上成長也不無道理。
 既然「賞」和「罰」都對學習有正面影響,那只選其一不就行了嗎?但人不像動物,人是有感情,有情緒的,人會驕,亦會餒。當人在學習過程中不斷受到誇賞,自然容易會迷失自我,開始自我沉醉在讚美之言中,形成一種驕傲的心態。「慈母多敗兒」正正解釋了這心態。
 在學習道路上太順暢非好事,但相反,太崎嶇曲折也不宜。用「罰」教育子弟,為的就是希望他跌過知痛,才會成長。但若然叫他不斷跌倒,不斷的受挫折,又有多少人能承受這種痛,捱出一片天呢?既然如此,要避免過多的「賞」或「罰」帶來的負面影響,但需要在適當的時候賞,適當的時候罰。
 我認為「賞」就有如「甜」、「罰」就是「苦」。誰都希望嘗到的是甜,但未嘗過苦,又豈會知道甜的可貴呢?由此可見,在教育子弟時,責備是必然的,因為人會對罰的苦澀記憶猶新,便會不甘現狀、努力向上。當受過苦的滋味後,偶爾獲得一些甜頭,便已是無比的鼓勵了。於是,學生會記得苦的痛,盡可能避免犯錯;亦會嚮往甜的美,便衝著這美好,盡其所能做到最好。
 總括而言,「賞」和「罰」兩者對教育子弟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環,能夠對子弟作出適可而止的責備的同時,又能賦予一定的獎賞以示肯定,才是對子弟最有利的教育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