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 4C 馮恩怡

0



 在夜闌人靜的晚上,只有鬧鐘仍在努力地工作,發出滴滴答答的聲音。二時了,我告訴自己,趕快睡吧。但是看著另一張空空如也的?,我卻無法入睡。
 小時候,我總與妹妹睡在一塊。在睡覺的時候,我們二人不著邊際的盡說些無聊話,說些冷笑話、鬼故。無論說些甚麼,我們到最後都會因為太疲累而入睡。
 長大後,我們分開了?睡。但是我們仍會在?上說話,與以往並沒有分別。有一天,妹妹買了一個鬧鐘。她說:「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我們每當聽到這個滴滴答答的聲音時,便要知道對也在。就算對方不在,都有鬧鐘陪伴對方,要趕快入睡。
 要趕快入睡!可惜身體不聽話,腦子塞滿了滿滿的回憶。妹妹只是到了一個有人照顧她的地方啊!應該放心才對。但是缺少了妹妹鼻鼾聲音,總是缺少了甚麼似的。
 妹妹有一個打鼻鼾的習慣。當他進入睡眠狀態時,鼻鼾聲便隨之而來。一開始,我亦感到很不習慣,認為這些噪音令人無法入睡。但是久而久之,我已經習慣他的鼻鼾聲。亦因為比他遲睡的關係,每夜都是聽著鼻鼾聲而入睡。
 妹妹現在亦應該入睡了吧!希望她沒有因為痛楚的關係而無法入睡。這次他因為急性腸胃炎而入院了,需要住一天醫院。他能安然入睡嗎?
 我妹妹很怕痛,任何大大小小的痛楚都能令他哇哇大叫。有一次,他跌倒了,手指的皮都破了。他立刻用他尖尖的聲音來告訴全世界他現在的指很痛很痛:究竟這次的痛楚,他能接受得來嗎?
 夜闌人靜的晚上,我失眠了。妹妹在醫院留醫,我在缺少她的晚上,我永遠都不能安然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