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

0



在一連串為老人家準備的活動完結後,我和幾位籌委終於鬆了一口氣。離開時,眼看種在門旁的梅花,不禁想起籌辦這次探訪活動的種種困難。的確,「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我深深地體會這個道理。

還記得五個月前,我只是瑟縮在課室一隅的學生,過着單調、只有讀書的中學生活。我從來沒有參與任何課外活動,故認識的朋友也寥寥可數。我對班所舉辦的旅行、飯聚等的參與程度也理所當然的低。我不會發表自己的意見,也不願接觸班上的事務。相比起號召力巨大的班長、班會主席,我只是九牛一毛的影響力。不過沒關係吧,我喜歡生活在自己的保護殼中。

可是,當我沉醉在自己平凡的校園生活時,偏偏陳老師卻意圖把我從保護殼中拉出!「這次探訪老人院的活動,我想讓一些從未嘗試過準備活動的同學作籌委。一心,這件事就交給你吧!」

就這樣,我便被委任了籌委一職。這下子可頭痛了,我從來也沒有「從政」的經驗啊!雖然老師還選了幾位同學與我一起籌辦活動,可是我們皆為班上寂寂無名的一員,怎會有足夠的影響力帶領全班呢?這個任務彷彿成為我一生中最大的困難。

可是,如我所料,缺乏號召力的我們根本無法駕馭班上的同學。經過數個捨棄了睡眠的晚上,我和其他籌委們終於完成了這項活動的計劃書。同時,我也踏出了第一步,首次在社交媒體上提醒同學出席翌日的會議,講解當天的行程。

然而,那天,早在開會時間前的半小時,我和籌委們已捧着一堆文件夾到了會議室。我們抱着戰戰兢兢的心情,一邊等候這半小時過去,畢竟這是我們首次在眾人面前進行解說。愈接近開會的時間,我們愈是不安。「滴嗒滴嗒」,終於到四點鐘了!可是,一個同學的身影也沒有。沒關係吧,可能他們只是遲到而已。我們等着等着,十分鐘、二十分鐘……時間一點一點地流逝,可是室內的人數卻從來沒有增加。怎麼辦呢?這樣下去根本難以成事啊!這時,我的保護殼好像被敲出一些裂痕,我決定逐一口頭通知各位同學開會的事宜。

經過我們唇乾舌燥的邀請後,同學們終於願意出席會議。當然,事情並不會如此順利。「有誰想負責唱歌表演的?」沒有人舉手。「誰想負責簡報?」沒有人舉手。同學只呆坐在這,有的不發一語,心不在焉的;有的只顧與朋友聊天,不理會我們。我嘗試拍手以引回他們的注意。怎料,一位同學卻說︰「別拍啦!這些不是全該由籌委做的嗎?與我們有何關係啊!」

面對同學們都不願意合作的情況下,我和籌委們只好硬着頭皮,盡做我們能力所及的。

正當我們預訂着當日的物資時,忽然收到了老人院的來電,通知我們本來打算探訪的日子原來是他們的開放日,故探訪活動需提前一星期進行。這下子可謂雪上加霜了。所預訂的物資根本不能在這新的限期內送到啊!同學們的表演、工作也未分配好。這可是個大困難。現在我們能做的只有四周奔波,希望能從各地方找到足夠的材料。

我們日以繼夜地利用收集回來的零碎材料,在課室加工自製成所需的物資。可是,距離探訪活動只剩餘五天。單憑我們幾雙手,難以應付所需的數量。在同學吃飯時,我們正在製造着;在同學休息時,我們正在開會。但面對時間這敵人,我的保護殼被敲得碎片也剝落了,我決定親自拜託同學,希望他們能被我真誠打動,與我們合作共同把事情做好。

然而,起初同學們也是抱着負面的態度。他們會說︰「我為甚麼要與你合作?」可是,在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多番請求下,加上可能同學們看見我們這幾天的努力,似乎我們的熱誠最終能打動同學們。他們的答案終於由「不要」變為「好吧」。就這樣,我們幾項的表演活動最後有人負責了,簡報也由精於電腦的同學做好。至於物資,在四十雙手的合作下,也趕及在探訪前完成。

在活動舉行那天,所有項目都順利地完成。然而,活動完結後,老人院的負責人士說想了解更多有關是次活動安排的詳情,我毫不猶豫地請纓為他解說。事後,陳老師問︰「為甚麼你現在不再怕事,甚至變得更主動?」「因為我的保護被弄碎了啊!」

的確,若不是經過這次籌辦活動的磨煉,我也不能跳出被這次重大苦難擊碎的保護,並在我固有的處事模式上,有着美好的突破。以前孤僻的我總是怕事、怕麻煩,事不關己的不願意參加任何活動。若是沒有這些困難,我便不會踏出一步,主動聯絡同學、主動尋找解決困難的方法,變得更為積極。若沒有這些苦況,我可能還是瑟縮在課室一隅。

經過風雨的洗滌,景色會變得更澄明。經過嚴寒的冬天,梅花開得更燦爛。人經過困難,從中的得着、學習會使人有所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