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循傳統習俗看似十分迂腐,其實很有意義

0



天色矇矓,數輛私家車在種滿椰子樹的公路上飛馳,我睡眼惺忪地躺在車內,前座是舅父和媽媽,後座是我和一包包的紙錢,還有數隻雞鴨井然有序地放在地上。望着一幀幀的風景飛快地從眼前略過,平坦的水泥路漸漸變為凹凸不平的泥路,這顛簸的路途快將我震至昏迷,亦加深了我對這趟旅程厭惡。

家鄉海南文昌一直有個墨守成規的傳統習俗,那便是每逢清明節,四方的遊子和子孫都要千里迢迢地回來祭祖,連我這個正在為考試準備、遠在香港的孫女也不例外。正當我為這看似不合時宜的習俗抱怨時,放眼已是綠油油的農田,褐黃色的牛悠悠地踱步,與農田相映成趣,還有寥寥可數、破舊的拖拉車經過。我對這景色毫不陌生,甚至還點厭倦,厭倦了這不曉得隨時代步伐前行的傳統習俗,直接將人從繁忙的生活抽出,放下迫在眉睫的工作和學習。

剛下車便在村口聽到震耳欲聾的炮竹聲,聲聲入耳。舅父和媽媽拿着大包小包的用品,踏着被紅色碎紙蓋滿的小路入村,而我則兩手空空地跟在身後。倏然,我們被一大群親戚包圍,他們盛意拳拳地帶我們往一張大圓桌坐下,並開始吃早飯。

放眼盡是陌生的臉孔,雖然見過幾次,但我對他們還帶點抗拒的感覺,對他們的問題也只是唯唯諾諾地應對着。早飯過後,眾人開始變得忙碌起來,男人負責砍柴煮飯,女人負責將紙錢化成一個個「元寶」,中午的陽光額外炙熱、耀眼,烤得眾人汗流浹背,顆顆豆大的汗珠沿着黝黑的臉龐流下,就連小孩也歪頭歪腦地揉着飯團,神情專注得連兩條幼眉都皺起。看見他份外專心的樣子,我也不好意思繼續留在屋內玩手機,小跑至他的身旁,從飯鍋挖起一團飯,也似模似樣地工作起來。

偶然,小孩的笑話引得我哄堂大笑,身旁的嬸嬸和伯娘也一邊準備飯團,一邊和我聊天,聊着外婆的持家有道,聊着外公的勇敢殺敵,我的心牆漸漸被打破,滲入絲絲陽光,陌生的彼此卻因熟悉的人連結,並透過傳統習俗聚首一堂,為逝者盡己力,並拉近彼此的距離,這是生者和死者都希望見到的。

當一切都準備好時,我們一行人便沿着婉曲的山路前往外公和外婆的墓。在一堆堆長至及腰的雜草難以辨別方向,特別是周圍都是相似的大樹,毫無標記可言,但舅父和媽媽卻憑着本能找到了大概的位置,在清除繁多的雜草後,墓碑的一角浮出。

上面的紅漆已全部脫落,只剩下空洞的坑紋,一股荒涼寂寞的氛圍,彷彿連吹過的風也帶點冷意,眾人只好趕快拿出祭品和紙錢,令氣氛變得熱鬧,又燒炮仗告訴他們我們來了,他們不再孤單。接着,媽媽將一罐紅漆和毛筆交給我,囑咐我小心地重描碑上的字,為外公和外婆上點色彩。我小心翼翼地沾了點紅漆,順着筆劃重寫他們的名字,彷似寫着他們的一生。我暗忖︰不知道外公和外婆現在是否微笑着呢?就像那兩張高掛在大廳的照片,永遠靜靜看着我們、守護我們。

夕陽的餘暉灑落在墓碑上,紙錢化作裊裊灰煙飄往遠方,乘着悠悠微風,不緩不急地向逝者表達生者的思念,這對逝者的念想就像淙淙流水,永在心中細水長流,永不歇息。

雖然表面上遵循傳統習俗看似十分迂腐,但其實很有意義,其意義在於傳統習俗提供了生者與生者、生者與逝者共聚的機會,是將人與人之間拉近的繩子。透過祭祖,孝子賢孫更能不忘自己的根本,將先人的遺訓和教導傳承。而且,清明節更是寶貴的生命教育,令我們明白生死有時,但不會令我們懼怕死亡的降臨,反而更珍惜生命,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時光,才能無悔地走過這匆匆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