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風雨中走過

0



人生難免會遇到風雨。試以「在風雨中走過」為題,寫作一篇文章,談談你面對風雨的經歷,及從中所得到的領悟。

「日間大致天晴,局部地區有一兩陣驟雨,氣温……」不過是一兩陣似有還無的驟雨,無損我獨自遠足的雅興,我關掉天文台的網頁,背着輕巧的裝束,昂然向目的地邁進。不料,天有不測之風雲,才剛上山,身後烏雲緊貼着我的步伐,揮之不去。不消一會,烏雲掩蓋了艷陽,籠罩了山頭,我的心不禁隨着天色沉下去,一幕幕灰黑色的畫面在心頭泛起。

記得小時候,父親在內地經商,母親在家中悉心照料我們,生活可說是無憂無慮。可惜好景不常,父親的工廠連連虧本,母親與他在金錢上的爭執越來越多。家中的歡笑聲,漸漸被哭聲、罵聲取代,最後也逃不過分散的命運。滿地的碗碟碎片,椅背上的刀痕,木門剝落的油漆,一幅幅影像在我的腦海中如走馬燈般放映着。

滴……答……一顆顆晶瑩的雨點緩緩落下,沒有雨具的我,只好硬着頭皮繼續前行。雨勢不斷增強,沒有絲毫減弱的跡象,風勢也越趨清勁。雨水一點一點落在我的臉頰,再滑到脖子,卻沒有讓我想起天文台那個所謂「一兩陣驟雨」的預告,反而讓我想起當時每天以淚洗面的感覺。

父母分開後,母親帶着我們姊弟倆,搬到一個小套房居住。看到那四面空盪盪的牆壁,上一手租客遺留的污蹟,以及隔璧傳來的煙味,給我們一種從天堂跌到地獄的感覺,叫我和弟弟的眼淚奪眶而出。相比以前有傭人姐姐打點家務,母親的悉心照料,簡直就是天淵之別。生活逼人,母親只好到附近的酒樓作兼職女工,而剛升上中一的我,就要肩負起打點家務和照顧弟弟的責任。一向是「小公主」的我,頓時變成「灰姑娘」,加上不適應中學的生活,年幼的我只好每晚以淚洗面,才能令自己的思緒變得混沌,進入夢鄉。然而每天睡醒,迎來的仍是一重又一重的壓力,卻因為我深知道母親承受的比我還要多,因此一直都把所有壓力埋藏在心裡。而我想念的,不但是以前無憂無慮的時光,更是昔日家庭的温馨和歡樂。家,從前是我的避難所,是最令我放鬆的地方,現在卻變成痛苦、壓力的源頭。我的世界開始被灰黑色侵蝕,漸漸放棄學業、友情,過着行屍走肉的日子。在家中做好家務後,就把軀殼拋到床的一角,將自己完全放空,沉浸在黑暗之中。

經歷過當時的黑暗,現在這稍為昏暗的天色可說是不值一提。雨勢雖然猛烈,風勢雖然強勁,但我深知道,我一定能夠勝過這場風雨。我用前臂抵擋風雨,使勁地睜開雙眼,另一隻手執着行山杖,繼續向前行,直到看到了個死胡同。眼前的路被大石阻擋,我嘗試攀過大石,卻總失敗了。我突然想起一句話,「路不是已到盡頭,而是該轉變了」,附近也許有一條小徑,通往山的另一方。

這句話,是中一的班主任送給我的。她在家長日知道我的情況後,每星期都找我聊天,讓我漸漸接受家庭的狀況,不再留戀過去的美好,也不再逃避種種壓力,讓我走出這個死胡同。是她教導我,人生路上是不會有死胡同,只會有不同的轉彎和起伏,而我們可以做的,就只有沿着這段崎嶇不平的路前行。周遭的環境沒有轉變,但我卻開始變回從前那個樂觀、積極的我。

果然, 側旁的樹林中有一條小徑,帶我到了一個亭子。我坐在亭子的中央,抹乾身上的水滴、汗珠。亭子外的風雨依舊,沒有出現雨後彩虹,我卻從地上的一潭積水,看到光的折射,看到只屬於我的彩虹,是這段風雨送給我的禮物。每一次風雨的出現,也許總是我們意料之外。單憑一己之力,難以改變周遭環境,唯一可以改變的,就是我們的心態,每段風雨,都可以是一場成長中的歷煉,而那一場風雨,就煉成了現在這一顆獨立、堅強的心,給了我面對日後風雨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