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風雨中走過

0



甫進舞台,熟悉的感覺,熟悉的燈光,熟悉的佈景,卻沒有熟悉的舞姿。曾經,在舞台上翩翩起舞、光芒四射的小女孩現在卻截然不同。跳夢的夢變得既陌生又遙遠,但我相信終有一日,我會站在比賽舞台上發光發熱,捲土重來。黑暗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第一次坐輪椅踏足舞台,我心中不禁泛起陣陣漣漪,浮現出種種昔日的往事……

自小我便被送進舞蹈學校,經過時間的洗禮,芭蕾舞和我的生命密不可分,舞蹈就是我的全部。憑着舞蹈天份,我從小便在大小型的比賽中勇奪佳績,在舞蹈界享譽盛名,前途一片光明。而我的夢想亦是成為一名舞蹈界的表表者。

夢想離我很近,原來亦很遠……一年前,我接到國際青年舞蹈大賽的資格,有幸出國比賽,一展抱負,可謂是千金難求、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悄悄臨到面前,得悉喜訊時的我像被注射了興奮劑一樣,絲毫不能壓抑心中的狂喜。怎料,天有不測之風雲,一場意外把我內心的期望澆熄……

就在出發比賽當天,我因迫不及待到機場,不禁衝出馬路,意圖攔截的士,「砰」的巨响劃破空中,我感受到身體凌空彈起,時間宛如凝結了,身體久久才着地。那刻我卻絲毫沒有感覺,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腥腥鹹鹹的味道瞬間充斥我的口腔。剎那間我感到天旋地轉,眼前黑暗來襲。

一睜開眼,白雪雪的天花赫然映入眼簾,刺鼻的消毒藥水伴隨父母的悲傷,籠罩整個病房。我盯了盯完整無缺的身軀,又瞥着父母異常慘白的面色,腦中的問號紛至沓來。倏忽,我想起我的國外比賽,二話不說打算下床。雙腳只是輕輕着地,身體卻不由得往前傾,失去平衡。為何雙腳沒有力?我再度嘗試站起來,這無能為力的感覺,彷彿把我的呼吸都堵住了。我斜眼一瞥,母親剛乾了的淚痕又再濕了起來。一股不踏實的感覺頓時洶湧而至,我像瘋子般歇斯底里拍打雙腳,沒有任何感覺,一點痛楚也沒有,一點痛楚也沒有!「下半身癱瘓」的字眼驀然闖進我的思緒,攻破我的防線,徹底粉碎了我最後一絲絲希望。這一天的情境深深烙印在我的心房,揮之不去。

從那天起,我不曾踏足舞台,我的光輝舞台不容許我這個廢人沾污!愛的反面是恨,我恨這一切,我恨芭蕾舞,我恨自己,我恨上天。當我想到不能站立起來,更遑論跳舞,思緒開始不受控起來。面前的芭蕾舞衣無疑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於是我便把昔日心愛的「戰衣」五馬分屍,銳意為舞蹈生涯畫上句號。

天意弄人,「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一次機緣巧合,父母推着輪椅,帶我出席了「輪舞天后」何欣茹的座談會。可謂「同是天涯淪落人」,她年幼時慘遭火車輾斷雙腳,昔日血淋淋的畫面仍歷歷在目。在歷經多年自我封閉的歷程中,她再度燃起從小愛跳舞的夢想,開始苦練輪椅舞,在一步步突破自己的障礙中,她沒有自暴自棄,沒有半途而廢,沒有怨天尤人,反而迎難而上,有着堅毅不屈的精神。「皇天不負有心人」,她成為首位亞洲人贏得世界輪椅舞大賽,更贏盡掌聲。

「只要把心打開,沒有任何事可以把人打倒,失去雙腿的我都能夠克服一切困難」,何欣茹的話在我耳邊縈繞不斷,久久未能忘懷。為什麼她能獲得驕人的佳績?心態決定一個人的高度,只要不屈不撓,有決心和鬥志便成功!縱使她失去雙腳,而我卻僥倖擁有雙腳,她比我經歷到的更殘忍、艱難,但她卻沒有因而放棄跳舞的夢想。一股異常羞恥的感覺充斥着全身⎯⎯對呀!既然她能做得到,我也一定能呀!想到那一座座的獎盃、觀眾欣賞的目光、父母的鼓勵,在舞台所揮發的汗水和所得的歡笑,一點一滴都是多年來我站在舞台的推動器。父母柔和的聲線傳入我的耳朵,把我從思緒之間抽回。「你願意在舞台再次起舞嗎?」我的嘴邊不自禁地上揚,我知道這次我不會再放棄了。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