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

0



作為美食之都,下至街頭小吃,上至山珍海錯,在香港這片彈丸之地都可謂是垂手可得,美食往往就在我們的咫尺之遙,可是,在我心目中,天下間所有為人稱道的絕頂佳餚,始終比不上一頓家常便飯。
    還記得小時候,當父親還是個普通的打工族,母親仍然是家庭主婦。那時還是小學生的我每每從學校回到家,總能在踏進玄關的一瞬嗅到撲鼻而來的米飯香,只要拐個彎,就能看到廚房裡母親辛勞的背影,在水汽蒸騰中的一片模糊裡,母親純熟的刀法總是叫我不住驚嘆,我不敢上前打擾,小時候的我一直認為廚房就是母親神聖的地方,觸犯不得,便只有在心裡暗暗猜度晚餐的菜色會是什麼,獨個兒在對美食的幻想裡垂涎欲滴。
    好不容易等到晚餐時間,電視機正好播放黃金檔的劇集,大人的目光往那一小塊熒幕投去,唯獨我緊盯着桌上的每一道小菜,專心致志,電視劇的對白和大人的對話零零碎碎地響在耳邊,我都不屑一顧。晚餐的三四種菜色,永遠都是我喜愛的食物,肉片炒豆角,蒜炒生菜,蒸魚和青紅蘿蔔湯,不單單如此,小時候的我常被魚刺刺傷,母親便總是不發一言地在旁邊為我挑魚肉,然後靜悄悄地將魚肉放進我的碗裡,那一連串的動作像早已習以為常,而母親至今仍然對我說她不喜歡吃魚。現在回想起來,終於明白到母親大概是天下間最了解孩子口味的人了,所有她對孩子的疼愛都灌注在飯菜之中,在不大不小的飯桌上,羅列的往往是濃厚的親情。
    再過幾年,父母親經歷一些巨大的改變以後,工作換了,住址換了,我也長大了。母親因為工作事忙,下廚的次數越來越少,甚至連抽空與我共度晚餐的時間也沒有,至於父親,由於夜班工作的緣故,日夜顛倒,與我見面的時間比我和母親的更少,我也逐漸習慣了在家中無人時便獨自在街上的餐廳吃晚餐。儘管如此,每當他們有假期的時候,他們還是會在中午時已經出門購好材料,只為在晚上張羅一頓說不上豐盛,但必定是我喜歡的晚餐,那個時候開始,我便更加珍惜這些晚飯,我知道米飯不僅是粒粒皆辛苦,更是滿載了父母親寄予的厚愛。
    隨着在外晚餐的次數漸多,我也終於體會到家常便飯的獨特之處。毋容置疑,餐廳的大廚同樣有一身練就出來的好廚技,食物的味道也不比母親的差,可是,在那些千篇一律的菜單上,卻沒有絲毫温暖。我知道母親在決定晚上的菜色的時候下過許多的心思,得知近來我的嗓子不好,便熬一鍋合掌瓜蜜棗湯,又或是為了家人的健康着想,下廚時總不忘少油鹽糖的原則,務求我和父親吃得健康,她的每道菜色和每種材料都是精挑細選,那是不計較麻煩的親情,也是普通餐廳永遠缺乏的東西。
    初中時,我上了人生第一次的家政課,那時的烏龍相至今仍然歷歷在目。不僅是簡單的刀法我也無從入手,就連控制材料的份量對我而言都是極大的挑戰,匆匆忙忙的三節課裡,我懷念起躺在沙發上等待晚餐的時光,廚房裡烏煙瘴氣,我卻在客廳裡享受空調,然而經歷過親自下廚後,我不禁在心裡恍然大悟地想:原來一頓飯竟然充滿了難關重重!我卻至今才頓然醒覺!回顧每一頓母親煮的飯,那些從普通的蔬菜和肉類演化成佳餚的食物,都像是在魔法下衍生出來的,母親手下的味道,大概也就是天下間最美麗的奇蹟。
    不久前我們一家三口難得共聚晚餐,仍然是母親準備了一整個下午的家常便飯,我們卻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鐘便將肚子填滿。母親問我:「要把飯菜留給你明天晚上吃嗎?」我點頭說好,她便將飯菜裝好放進冰櫃,此時父親已經在架着二郎腿看新聞台了,我還在回味剛才的一頓飯,手握着手機,便隨手拍下一張桌上狼藉的照片分享給朋友,而在那之中,母親的身影依然忙碌,一點點地收拾桌面,她在良久的安靜以後,才小聲地說了一句,「做飯做了一下午,吃飯才十來分鐘!」可是在那以後,我還是常常看到母親下班後還在廚房裡忙這忙那,回頭時總不忘對我說,「女兒!你明天要留飯菜不?」
    現在,我坐在連鎖米線專門店裡津津有味地喝着湯底,卻驟然懷念起母親煮的一頓飯,我知道,一位母親願意攀山涉水、千里迢迢,只為她的孩子煮一頓豐盛的晚餐,那是天下間最好的味道,並沒什麼極品佳餚可以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