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茶

0



七月流火,知了在樹椏間不知厭倦地叫囂著,頭頂正是烈日當空,偶爾在樹枝中穿透,投影出一片斑駁的影子。無奈任憑江山如畫,我卻無心細賞,不知不覺又回到那了無人煙的茶寮。如今亦只剩風景依舊。

    於園林中穿梭不久便進入那庭院深處。隨著一個瀟灑、淡然的背影映入眼簾,心中抑壓已久的悲愴頓時被釋放,我不禁加快步伐,再次重回那白袍老人溫暖的懷中,嚎啕大哭得像個不足月的嬰兒,我對爸媽離婚之事一直耿耿於懷,心情久久未能平復。本以為爺爺是為了轉移我的視線,才展示他精湛的茶藝。

    爺爺的泡茶手藝總讓我百看不厭,雖看似簡單,卻花了爺爺的畢生鑽研,當中的奧秘亦未被我所參透。記得小時每與雙親到訪,我總欲向爺爺鉤元摘秘,他老人家卻只回一句話:「你還小,不懂」,然後便露出一副耐人尋味的笑臉。那時一邊和父母依欄餵魚,一邊聽爺爺說有關茶的故事,其樂不窮,誰也不曾想過,眨眼五年,這段愉快的回憶卻只能被帶到夢鄉。

    「在泡茶時,表現為『酸甜苦澀調太和,掌握遲速量適中』的中庸之美。」向來在泡茶時不發一語的爺爺突然跟我說起泡茶的秘密。 「以沸水為例,一沸不用,三沸太老,二沸恰到好處。」中庸之道的道理,我是懂的。一沸者,未能將茶的甘甜味發揮的淋漓盡致;三沸者 ,水沸過度易成硬水,苦澀味傾出,不適宜泡茶。我亦明白中庸之道是說易做難,至少爸媽都未能參透其中。

    「一心,你知道為何茶具需每天清洗嗎?」見我一頭冒水的,爺爺便解到:「再香的茶,一旦隔夜則壞,若一意孤行喝了會生病。加上不時時清洗,則會使茶味滲進茶具裡。要是茶具不夠純,則會影響品茶。」他繼續道:「時時清洗茶杯,杯有清氣,入茗必香」。我頓時悟到爺爺的良言。爺爺果然是用心良苦啊!一種奇妙的感覺油然而生,我的心中似乎有什麼正在剝落、然後風化不見,整個人都輕快起來,情不自禁便眉開顏笑。 「一心,你長大了。」爺爺到底也是懂我的,我也略懂爺爺。這時,我倆意味深長地笑了起來。

捨不得清洗昨夜的香茗,必然會喝壞腸胃;放不下既往的人事,則難免有損當下幸福,使人迷茫,不辨四方,終日留於陰影之中。只有空杯的狀態,讓往事長眠,才能讓當下幸福。學會放下,才能活出生命。今天,正是烈日當空下,我還了我一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