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科學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0



在十一月七日的報導中,中國政府科學家對外國科學家指中國沿海出現H5N1禽流感變異病毒,並可能散播至亞洲及歐洲的說法作出高調反駁。中國政府科學家批評,香港和美國研究人員的研究方法是不科學的,更指「這個結論和觀點是沒有科學根據的。」

隔了數天,在十一月十日的報導中,中國農業部再度作出反駁,其專家更炮轟港大教授管軼針對中國禽流感的報告不科學。農業部獸醫局局長賈幼陵在新聞發佈會上高調指出,管軼的報告引用數據不真實,研究方法不科學,做出的推測不成立,完全不符合事實。

先勿論那一方的報告比較科學及精確,這兩篇報導卻充份反映出東西科學在文化模式和科學模式的差異。西方國家一向對中國的科學研究抱有懷疑的態度,尤其在醫學研究上,更是如此。雖然近年中醫藥逐漸為西方所認識及認同,其採用砒霜治療血癌的方法比起西方的標靶療法,不論在療效及減低後遺症上都有過之而無不及。但即使中國中醫藥科研的成果有目共睹,仍然難以被西方科學家接納,原因是中國傳統科學沒有經歷科學革命,與西方國家的現代科學存有一定距離。另外,中國傳統科學很難成為一個完整的邏輯系統,科學研究欠缺蘊涵、推衍、演繹的關係。有些科學條目更是提出問題後,馬上就寫出結論,而省略了推論的過程。

中國科研除了常只有結論,沒有推論外,還有一點就是有理論推論的,往往也是關聯式的思考,用直覺、類比類證與想像等作出結論,這自然不能被西方科學接納。西方的科學以邏輯作為基礎,重視因果蘊含的探求方式,講求以邏輯去思辨的方法,其科學模式形成完整的邏輯系統,並得以成立嚴謹的科學理論,其研究成果自然較中國科學更容易獲得國際認同。以今次的新聞為例,管軼及其他外國科學家的研究方法,包括採集樣本和分析樣本等,符合國際醫學研究的要求,而《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是世界頂尖的醫學期冊,對文章作嚴格檢核才准予發表。而管軼採隻逾五萬個家禽分泌物樣本的方法,過程有文字及圖片記錄,其科學價值經得起西方現代科學的考驗。

說到這裏我並沒斷言哪一方的研究結果準確,而中國科學逐漸走向現代化,其精確度不比西方專美亦是事實,但世界各國仍偏向懷疑中國的研究結果,甚至選擇相信管軼的結論,是因為中國仍擺脫不了其傳統科學的「不科學」,使世人對中國現代科學產生懷疑。這對中國要在世界舞台上建立良好的公信形象無疑是一大阻礙。中國政府本身可藉今次反駁禽流感病毒變異事件來一次平反,可惜中國代表面對西方具邏輯理論的指証,對管軼的文章予以全盤否定,又說報告非常武斷,不負責任及不可原諒等,反駁論據欠缺說服力。把中國的國際信譽破壞,而又加深國際社會對中國現代科學的誤解及疑慮,是危險而又不智的做法。

根據楊振寧先生的說法,中國由一九零零到一九五零已經開始,步入近代科學。發展至今,中國的科學水平已經達到世界級的水平,其科學研究有的甚至比西方國的更為嚴謹。我個人認為在今次事件中,中國科學家不可能沒有一套邏輯理論兼備、符合國際科學要求的說法,証明病毒沒有變異。事實上,中國亦有把病毒的基因序列與2004年初禽流感爆發時的病毒作研究,証明病毒同源。可是中國科學家雖然擁有現代科學知識,其思想卻某程度上停留於傳統科學,在發佈會上又把結論講出,而缺乏交代論證過程,令中西兩方難以在同一個思維系統下溝通。

中國在今次禽流感病毒變異事件中,未能給予國際社會信心,要挽回此一劣勢,必須消除國際對中國科學的錯誤舊觀念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