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爭也君子

0



有一次,我和好同學相爭競勝,當中的經歷使我體會到「其爭也君子」的道理。根據以上描述,試以你的經歷和體會,寫作一篇文章。

我獨自坐在練習室內,呆呆地望着鏡中的自己,下星期就要上台比賽了。究竟我準備得足夠嗎?更重要的問題是,我該以甚麼態度去面對這場比賽呢?正當我惆悵地思索着這一大堆問題時,「吚……」練習室的門打開了,把我從思緒中拉回現實。

一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眼前,寂靜的練習室由於這個人的到來而嘈吵起來,原本肅殺的氣氛頓時變得充滿生氣。「怎麼這麼早就來到這裏?」一心驚訝地問我。「沒甚麼,只是想多練習一會兒而已。」我雖然仍為剛才的問題苦惱,但面對這位關心我的好朋友,我也只好強顏歡笑。聽到我的回答,一心卻裝出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雙手叉着腰,向我走過來並說︰「你是不是暗地裏在空餘時間苦練你那支獨舞,然後打算在下星期的舞蹈比賽中把我擊敗?」她這番隨口說說的話,卻令我心裏有些不舒服,同時暗暗想着︰「難道真的要與妳相爭嗎?」從小就跟妳一起以雙人舞參賽,為何老師要讓我在這場重要的芭蕾舞比賽中與妳成為對手?看着這位跟我情同姐妹的跳舞同學,我心中一直重複同一個問題︰是否該讓賽?這時,一心開朗的聲音再次傳入我的耳朵,「只是開玩笑啦,別擺出這麼嚴肅認真的表情,快開始練習吧!」說罷便伸手把我從地上拉起來。

扭開音響設備的按鈕,柔和悅耳的古典音樂隨即響起,我立刻進入狀態,跟隨音樂舞動起來,沉醉在樂曲之中,把那些擾人的煩惱拋諸腦後。我和一心輪流練習了幾次,我已練得汗流浹背,感到有些累了,於是向一心建議休息一會才繼續練習。想不到她拒絕了,說要再多練一會兒,叫我先小休一下,她怎麼這樣厲害?難道不覺得累嗎?我帶着疑惑走出排舞室,去洗手間洗臉,然後再喝些水才回去。

從洗手間回去,走廊上仍迴蕩着一心那首比賽的樂曲。從練習室門外的玻璃窗看進去,只見一心仍在認真練習。在這短暫的數分鐘,我看見一個我從未見過的一心⎯⎯嚴謹、認真、力求完美……與平日經常嬉皮笑臉,以輕鬆隨意的態度面對任何事情的一心簡直判若兩人。我遠遠看着一心眼神中的堅定,感覺到她那種衝勁和熱誠。即使隔着門,即使沒有當面問她,也可得知她看待這場比賽的態度。她整支舞都跳得很流暢,踏出的每一步是如此肯定,哪像我?連意志都不堅定。既然她這麼努力,拿出真正的實力與我較量,我怎麼能敷衍這位優秀的對手呢?我在心底裏與自己立下約定,必定要以最好的自己去參賽!那樣才對得起好同學。做到尊重比賽及對手,盡力比賽,才稱得上是公平競爭。

一星期後終於到了比賽當天,上台前我待在化妝間裏。此刻我擔心的又是另一回事了,比賽前夕總是會格外緊張。我的雙手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我可不想輸掉比賽,這是全港的公開比賽,機會十分難得,參加了就自然想獲獎,否則一直以來的努力就像白白浪費了。要是落敗了,我想我真的會傷心得哭起來呢!

我一心只想着要勝出,以此來鼓勵自己,我的腦海此刻只充斥着輸贏,整個人都被緊張包圍着。這時後台的工作人員敲敲門,示意我出去準備。在台側,我碰到一心,她比我後一名出場。她在我耳邊輕輕地說了聲「加油」,再拍拍我的肩膀,我便要出場了。我聽到評判以宏亮的聲線喊我的名字,便走到台上了……

比賽完結,我提不起勁來,只因得了個銅獎。我不能成為最優秀的一個,只能取得銅獎,我回想金獎得主的表現,其實也沒甚麼特別之處,也只不過是懂得裝模作樣,擺出一副熱衷表演的樣子罷了。我的表現並不差,為何只得銅獎?越想越覺得不公平。當眼淚快要溢出眼眶之際,一心打開化妝間的門,高興地衝進來抱着我,歡天喜地地恭喜我,她臉上絲毫沒有一點失落,反而為我得獎感到高興。我疑惑地問她︰「甚麼獎也得不到,妳不會失望嗎?」「當然不會!那些人表現得真出色,他們讓我知道自己的不足,即使未能獲獎,我也獲益良多呢!」

我看着一心,從她身上我看到「君子之爭」,我把輸贏看得太重了,相反一心卻能以平常心面對。即使輸了,也不會心有不甘,亦不會怨天尤人,因為大家都是以實力應賽,無論輸贏都應該接受。一心即便輸了,與我依舊是好朋友。正因為「君子之爭」,我們的友誼都沒有因此而改變。我知道我也不應以小人之心去看待得到金獎的人。比賽過後不傷感情,這才是「君子之爭」。我心情恢復過來,從心底裏真正替勝出的人高興。執拾過後,我與一心以愉快的心情踏出比賽場館,並肩而行,有說有笑地走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