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爭也君子

0



有一次,我和好同學相爭競勝,當中的經歷使我體會到「其爭也君子」的道理。根據以上描述,試以你的經歷和體會,寫作一篇文章。

「這場榜首大戰,『藍戰車』如果無法扳平,便會失去聯賽冠軍⎯⎯嘩!李一心為『藍戰車』攻入了一記頭搥!咦,李一心為何不慶祝,還去找球証?原來他的射門不小心碰到了手,所以無效!這真是高尚的情操啊!」我看了看那名紅衣壯漢,大家相視而笑。

這名綠茵場上的好對手,十年前也曾是我的好同學⎯⎯允行。我和允行,一個是射手,一個是鐵衛;一個矮小靈巧,一個高大強壯;一個是嬉皮笑臉的巴西人;一個是嚴肅認真的德國人。但我們有一點十分相似,就是對足球的熱愛。

在校隊,我倆合作無間;但在各自的球會青年軍,我們便為己隊爭奪各項殊榮。不過,雖然我在場上會不惜一切爭勝,但在場下我們還是好友,時常一同看球賽和玩遊戲機,好不愉快。

青年盃決賽前三日,我們又一起看球賽,看「地上最強」對「藍黑兵團」。突然,「地上最強」的球員摔倒掩面,但又不時偷看;原來,他是在誣告敵軍向他隊犯規,令該職員被逐離場。一向為人耿直的允行,即使作為「地上最強」隊的球迷,也不禁眉頭一皺。「足球高於一切,不是嗎?」允行默默不語。

決賽的日子來了。我化成一隻小鳥,時而在敵軍防線中左穿右插,時而推撞對手,也不免時而「倒地呻吟」。我鑽的,不光是敵軍的漏洞,還有球証法眼的漏洞。只是,半場過去,比分板仍舊是零比零;這都歸功於那面熟悉的銅牆鐵壁。他冷峻的目光,懾住了對手;宏亮的聲線,提醒了隊友;出色的站位,擋住了攻勢;清脆的攔截,截住了皮球;精妙的傳球,掌控了節奏。但出人意料的是,他連一下犯規也沒有!「難道不犯規也可得到勝利嗎?」我帶住問號,回到了更衣室。

哨子又吹響,皮球又滾動。哨子再吹響,對手得罰球。皮球如圓月彎刀般劃破長空,我和允行一同躍起,為的是把皮球頂到相反方向。我頂到,哨子吹響了,一面紅牌給舉起了!原來,球証誤以為我在「打排球」,才有如斯決定!萬料不到,我的辯護律師,正是那位高大的德國人!允行啊,你為何要助你的對手洗脫嫌疑呢?你不想勝利嗎?

紅牌收回了,但我不久還得離場。時常假裝摔倒的我,這回和允行碰撞一下,真的摔倒了。「還可以嗎?」第一個來慰問我的,居然又是他!他扶着一跛一拐的我,一步一步的走到場邊休息。

「允行,其實你不……」

他拍一拍我肩膊,緩緩說︰「足球,不是這樣踢的。」

我回到後備席,看着他遠去的身影,想着他今日的義舉,咀嚼着他的一番話。

足球高於一切嗎?高於!但甚麼是足球呢?是享受勝利的喜悅?是接受球迷的擁戴?是高舉獎盃的榮耀?足球,不該只流於這樣。足球的本質,是人的競爭;而競爭的本質,是高下。但人類不可淪為只懂分勝負的禽獸,而應彼此尊重。我們要尊重對手,尊重比賽,更要尊重自己。而所謂尊重對手,即是作所有行為皆以不傷對手身心為大前提,有時更要展現人道關懷;尊重比賽,則是出盡全力同時又遵守賽規而非試圖破壞;尊重自己,是對自身人格良知的珍惜。三者齊備之後,我們便明白在任何賽場中,最重要的,既非過程,亦非結果,而是人。和對手互敬而競,才是屬於人類的競爭之道。只有學會比智而非比詐,比力而非比武,比球技而非比演技,並體現出能適時放下競爭的氣度,方可享受足球,享受君子之爭,而非做競爭的奴隸。

失去聯賽冠軍的我,向他莞爾一笑;因為我們深知,昔日那名只懂爭勝的小男孩已日漸遠去;如今在綠茵場上風馳電掣的,已是一名能享受足球的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