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爭也君子

0



有一次,我和好同學相爭競勝,當中的經歷使我體會到「其爭也君子」的道理。根據以上描述,試以你的經歷和體會,寫作一篇文章。

炎炎夏日,地上的一切事物給升溫了,場內各式各樣的比賽皆進行得如火如荼,彷彿同學們的好勝心亦要將彼此的關係擦得出火花。這時候當然少不了校內籃球分隊比賽,身為籃球甲隊隊長的我,就只視籃球乙隊隊長的允文為對手中的對手;要知道每次為學校參賽,我倆都為成為主力球員的位置爭得你死我活,我記得他曾問道︰「有必要嗎?為何不能好好相處?」而每次當他表示友好,我都會隨即無情地撥開他想和好的手。我甲隊、他乙隊,天生就是對手,河水不犯井水,一觸犯利益衡突,我必定狠狠的競爭,可說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好勝的我當然早已與隊員把球技練得熟練,信心滿滿,僅憑氣勢就已把其餘隊伍壓得喘不過氣來。不幸的是,我隊其中一名出色球員很不爭氣,於賽前摔了個跤,腿骨折了,簡直把我氣得冒煙;我隊士氣頓時因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而沉到谷底。在初賽的時候,我們還能勉強在少了個球員下應付得來;與允文隊伍一同殺進決賽之時,見他們輕鬆從容的樣子,我便知道非常時期要採用非常手段,否則我隊必被打倒得落花流水,那時候會是多麼難看。要是一開始他隊被淘汰了有多好?或者其隊員隨便傷一傷,缺個席,那麼我便不用絞盡腦汁應戰了。

可惜世上沒有「如果」,這被我視為與允文「決一死戰」的比賽還是要繼續進行。我隊在上半場與允文隊表現得不相伯仲,可是我們的分數在下半場明顯地被拉得愈來愈遠,看來還是不得不使用非常手段。

不知道究竟是空氣太過污濁,令大家都看不清楚,還是裁判在放空,又或是大家都懵了,似乎沒有人注意到我在球場上的行為。主攻手的我每次要靠近對方籃網,都要艱難地衝破允文的防線。開始打得有點兒吃力的時候,我很不明智地選擇了犯規。我一次又一次故意狠下勁地踩允文的腳,好幾次他都痛得面容扭曲;然而,我是為了贏比賽才不擇手段給他拼了,我對允文選擇沉默應對的行為感到不解,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又專注在防守裏去了。分數差距愈縮愈窄,單靠踏腳犯規已讓允文體力不支,我還要做出嚴重偷步的舉動,允文分明看見了也沒有指證。雖然不明白他有何用意,但他此行為無損我隊利益之餘,反而助了我一臂之力,我也沒有在意這了。

贏了場比賽,對好勝的我來說也沒有甚麼好輸了,不過心裏總感覺被掏空了似的,對於勝利沒有半點興奮。這時候允文走向我,然後像沒事發生過般的祝賀我隊。「為甚麼?」我不敢直視的小聲問道,而允文亦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說︰「有甚麼好告發的,你隊少了一名隊員實力的確弱了些,而我深信你這樣做也有你的原因,比賽本就不公平,冠軍沒甚麼好爭奪的。我並非默認你的行為,只是我能理解你的處境;何況這是難得一遇的比拼呢!得好好藉此增加難度才對,挑戰自己,這次證明了我們還實力不夠呢!加上我可是個君子呀,不爭不爭。」允文笑着的走開了。

允文最後那句半說笑半認真的「君子」的話,使我想起「其爭也君子」這句話,簡直慚愧得要命。我由始至終也不是君子,我做的小人行為僅在此次比賽就已多不勝數。君子不在乎與人爭競,即使是競爭也要表現得有禮教、品德。我一開始便一心想着要擊敗允文的隊伍,對他戒備、猜忌心重,完全違背了君子不爭的品格;爭是爭了,卻以不道德的方式去爭。我寧可起初堂堂正正的輸了,也不希望似現在般虛偽的贏了。君子只會求諸己,不求諸人;相反,我不斷祈求別人表現差、不是傷便是缺席,這種小人的心態真是很要不得,我在激烈競爭之中從沒有對自己有一定要求,又一味咒罵他人,無論行為抑或是心理上皆毫無君子的禮儀風度。「其爭也君子」,君子內省不疚,不憂不懼;然而,犯了錯的我在這刻之前也沒有慚愧之心,甚至天真的認為結果是理所當然的。難怪我會既擔憂又恐懼,才產生邪念觸犯規例。這一切都是因為我過於看重「爭」,使自己爭得你死我活,看似贏了,卻可惜地輸了自己「君子」的品格。

這次,我和好同學允文相爭競勝,使我體會到「其爭也君子」的道理。名義上我獲得了獎盃,實際上我失去了獎盃,贏取了一個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