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要的沉默

1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時我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沉默最必要的。

今天是立秋,電視上新聞中的主持正介紹着「立秋」這個節氣︰這是秋天的開始,自今天起天氣會慢慢的轉冷,直至踏入冬季。聽着主持人碎碎念般的講解,我並沒有放在心上⎯⎯雖說秋天要開始了,但空氣中並沒有絲毫秋意,光是為出門作準備便足以使我額上滲出一層薄汗。因此,我依舊穿上夏天常穿的無袖連衣裙。

臨行前,我如常嚷了聲︰「媽,我出門了!晚上不回來吃飯了!」母親從廚房裡探出頭來看了看我的裝扮,對我說︰「晚上不回來吃飯?那你多添件外套吧!立秋了,夜裡天涼!」我搖了搖頭,拒絕了母親的建議︰「不了!我不冷。」

母親見我沒有動身去拿外套的意思便連忙從廚房走出來,親自為我從衣櫃裡拿出外套,向我遞來。

看着母親的舉動,我心中一陣煩躁。雖說秋天到了,但外頭的陽光還是毒辣辣的,最高温度都快趕及三十度了⎯⎯這是穿外套的天氣嗎?我又天生怕熱,穿無袖衣服也能出層薄汗,再加件外套,汗水還能不把我全身都打濕?是熱是冷我自己還不清楚嗎?更何況、更何況……那件外套跟我一身的裝扮根本不相襯!我都多大了,就連決定自己穿甚麼的能力都沒有、就得事事聽母親的安排嗎?

這些說話熱燙燙的在我肚子轉了又轉,燙得我不吐不快。我有太多理由去回拒這件外套,而這些理由在我看來又是如此的充分。

但我這一番滾燙的說話卻在打轉的過程中慢慢冷卻下來。

當我思索着如何鋪排我的理據,好讓它們更具說服力之時,母親的話一句一句的竄進我的耳朵。她嘮嘮叨叨的說着︰「你不要不聽老人言!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可是鬧着玩的?立了秋,天氣就該涼了,外套拿在手權當保險!到了晚上冷風一吹,把身子凍壞了可就糟糕了。要不然,拿這件吧。這件也薄,也能擋風,也不土……」

母親就這樣邊說邊把外套遞到我面前,為了照顧我臭美的性格,她甚至特意多拿了一件讓我選擇。這一大段的長篇大論中,字字句句都是對我的關懷。我望向母親,她的眼睛裡滿是我的倒影。數條魚尾紋停留在她的眼角,由她的憂心滋養着。一句一句的嘮叨、一條一條的皺紋,漸漸構成了一幅名為「母親」的圖畫。

我打了個激靈︰接過外套真的這麼難嗎?據理力爭真的這麼重要嗎?贏了這場爭議又如何?「勝利」的快感又扺得上母親的難過嗎?是不是有種沉默的方法,能夠更好的解決這件事呢?

我一次次的自我審問,肚子裡的一番話也一點一點的冷卻下來,那些所謂己見、所謂理據,也不再在喉頭燙熱得不吐不可。現在,我可以靜靜的把它們嚥回肚子裡去。

⎯⎯所謂長大,並非不再聽從父母的安排,而是會為了父母的舒心,選擇聽從父母的安排。

我接過母親手中的外套,答應了一句,便向母親道別出門去了。我不知道母親我在轉身後的表情如何,但我知道,那表情一定比我拒絕接過外套後的好。

有時候,沉默確實比力陳己見來得更為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