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看似脆弱,其實很頑強

0



水無形無體,將其傾倒在桌面上,當水柱接觸桌面的一刻,水花四濺水向四方八面擴散,在桌面留下一灘不規則的水。此刻若將桌面傾斜,因重力的緣故,這水會順着桌面的斜度緩慢地向低處流動。周遭的環境決定了水的流動,水難以抵抗,只能任由重力的玩弄,但又不代表水無法抗衡重力,水的特質使它能作出抵抗。往杯子裏注滿水,再慢慢地滴水入全滿的杯子中,因為水分子之間強大的吸引力形成一道張力,互相拉扯,使水面形成一個拱形凸面,沒有一水瀉出。若換上一根玻璃細管,水更會反重力地沿着內壁向上爬升,這被稱為「毛細現象」。

古希臘哲學家泰勒斯主張「水是萬物的本源」。他對了一半,水的確是生命之源,人體也幾乎是由七成的水所組成。水孕育了生命,生命依靠水才得以維持存在。所以我說,生命就如水一般軟弱無力,在某種命運或一些不可忽視的影響下,生命被強迫在歷史的洪流中導向某種結局,但生命無能力抵抗。與此同時,生命又如水一樣頑強有力,生命本身擁有的特質容許生命去影響歷史的進程,改變命運所定下的結局。

生命很脆弱,幾乎世界上任何事物都能奪去生命。黑死病這種瘟疫在中世紀歐洲造成約7500萬人死亡。毒氣這種氣體使希特拉能執行「種族清洗」。全球每年因交通意外而死去的人不計其數。過於高温或低温、過肥或過瘦、血壓過高或過低,都能使人喪命。雖然這聽上去很荒謬,但吸入純度過高的氧氣或飲用過多水,會導致氧中毒或水中毒,這都能令人喪命。生命需要保持精細的平衡才能得以維持,任何破壞平衡的事件或物件都足以能夠摧毀生命。生命脆弱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容許生命維持的範圍太過狹小,屬於範圍以外的狀況會摧毀生命應有的平衡,稍微超越正常的環境已能夠置生命於死地。

不過生命最脆弱的部分應該是在面對不可逆轉的命運的無力和絕望。自然災害即使在現今的科技水平也難以提前預測,往往是在發生前的短時間才能得知。當地震、海嘯、龍捲風等災難爆發時,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全身毫無損害地堅持下去。海嘯時產生的滔天巨浪衝上陸地所淹沒帶走的,不只是汽車和雜物,還有不少走避不及的人和動物。地震時崩塌的建築物所淹埋的,是那些來不及逃難的人和動物。試想一下那些人在面對撲向他們的驚濤駭浪和即將塌陷的建築物時,內心所生的恐懼和絕望,海水和瓦礫淹沒他們只需幾秒鐘時間,而生命的消逝只是在一瞬間,但他們所能做的事就只有逃跑和祈禱而已。生命真的是十分渺小和脆弱,當自然災難來臨時,我們無法與自然的威力抗衡,只可以任由大自然的擺佈,等待其所吞噬。

若果按現有的理論和推算,生命已經在這星球存在約有40億年的時間,一個十分漫長的時間。假如生命真的是如此的脆弱,生命就不可能存活得那麼久,我們現在也不會生存在這世上。

其實生命可以很頑強,從生命誕生之初至到當刻,生命都在大自然苛刻的試煉中存活下來。地球上的生命曾在遠古時期經歷過好幾次大滅絕。星體撞擊地球,火山活動、氣候異常、海平面上升或下降等事件都使這星球絕大部分的物種滅絕,但有一小部分的生物堅持下去了,繼續將生命在地球延續。雖然這些都只是理論和假設,但是生命就是很頑強,可以肯定的是生命體從過去到現在仍然佔據、主宰着這個世界,這個事實無可推諉。生命的頑強,其實源自於生命本身所擁有非一般的適應力。而說到適應力,細菌正正是個好例子。細菌的特殊構造讓它們能對抗生素等藥物產生抗性,這被稱之為「抗藥性」。一旦因某種化學反應或基因變異而讓細菌產生抗藥性,使其能適應藥物的效力,科學家們便需重新想過辦法去對付它們。所以細菌是在這世上其中一個最古老的生命物,變異能力高,適應力強。又謂「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生命一直都在變化,去適應這個亦不斷改變的自然環境,令脆弱的生命也得以能夠變得頑強,讓生命的讚歌在地球上每一個角落都能在無時無刻奏起。

但不過人禽有別,從人類這種生命體所體現的頑強並不再只是形式上所看得見的適應力,而是人類的智慧、信念和意志。從上古的時候,人類已開始和自然的災難打交道,在過去幾千年間,人類已累積了不少的經驗和知識,懂得要如何去應對。運用人類的學問,我們成立了監測站、發明了不同種類的儀器、設計了不同形式的防災建築物、制定了不同範疇的政策,務求在災害來臨將傷亡數字減至最低。雖然和自然的威力相比下人類是顯得十分無力,但至少人類並沒有坐以待斃,而且採取人類能力範圍以內可行的方法去與大自然抗衡,向自然宣告我們的頑固。但可惜的是我們嘗試了抵抗,卻不代表人類有力戰勝大自然。在災難到臨時,總有人會不幸喪命。但又慶幸的是自然都會有失手的時候,並不是每次的攻擊都會對人造成致命的打擊。雖然他們受了重傷,在死亡邊緣徘徊,但是他們尚有氣息。生命雖則脆弱,但只要不是致命的傷害,生命還有苟延殘息的時刻。其實不只是在天災來襲時,人因不同的原因會來到死亡的邊緣,如疾病、意外、人為事件等,在面臨死亡的時候,身體的機能已開始失衡,不能夠長時間支撐下去。但能夠在救援來到或得到醫治前能堅持多久,這就取決於人類的意志。有人在這些時刻已喪失了生存的希望,他們只會慢慢地等到死亡的到來。但若有人在此刻有着生存的意志,抱持「絕對要活下去」的決心,他的身體和生存的鬥志會助他堅持下去的。正正是這種要活下去的強烈信念,使他們變得更為集中,感官亦會變得更為敏銳,不放過任何能維持生命的物品或得到救援的機會。他們不想放棄自己實貴生命,他們不想拋棄自己的人生,這種生存意志,讓他們成功抵抗死亡命運。生命之所以頑強,是因為生命本身想要生存的意志,讓生命變得頑強,面對死亡時不懼怕的信念,使生命超越自己的脆弱。

生命看似脆弱,但其實很頑強。即使人類退出了地球這舞台,我仍深信生命力頑強的生物物種依然在這宇宙間一直活躍下去,直到空間的塌縮,直到時間的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