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那天我走出去看看屋外的世界,碰見一個人說我顯得好老,我驚訝,我怎麼就老了呢?「我才十八歲呢!」我辯白道。「不,你真的顯得好老。」那人堅持說。我忙跑回家對?鏡子左瞧右看,鏡子裏果然是一張蒼白憔悴的臉,一雙失去光澤的眸子顯得暗淡無神。我不敢相信這就是十八歲的我,我怎麼就老了呢?我茫然,我不知道。


放學回來,我看見樓下「士多」門前掛?一個鳥籠,一隻小鳥在籠子裏不停地撲騰、衝撞,吱吱喳喳對?眼前那片天空拼命地呼喊,大概是被關得太久的緣故,一雙小眼失去了過去在藍天飛翔時的明亮,羽毛也變得凌亂。我看了它一會兒就憂心地走了,背後傳來小鳥那淒涼的呼喊聲,我覺得心頭好難過。過幾天我再去看時,鳥籠已經空了,主人告訴我,小鳥已經死了。哦,小鳥已死了,我呢?……


小A被警察帶回來了,他離家出走已有一個多月了。記得他出走那天給家裏留下封信說,讀書太沒味道,他要去闖闖世界。我去找他聊天時,發覺他變得沉默寡言,我問他為何回來了?他久久沒有回答,盯?窗外黑漆漆的天空,雙眼空洞,過了好一會兒才搖搖頭,若有所思地對我說,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語:「闖世界,闖個屁,十八歲太年輕,可笑又無知。」說完他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從小A家出來,我覺得回家的路變得很長很長,我的腳步也變得很重、很重。
「十八歲太年輕,可笑又無知。」我不惑地記住了這句話。


隔壁那個每晚堅持讀書讀到一點鐘的中五學生,因為會考差幾分就喝藥死了。我真想罵他是個懦夫、膽小鬼、白痴。可看了他的遺書後,我一連罵了自己幾次白痴。
遺書上是這樣寫?: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可是除了死,我還有甚麼辦法呢?我曾經鼓起勇氣想過明年再考,但父母的咒罵奚落,旁人的譏諷白眼,我再也忍受不住了,照這樣活下去,有甚麼意思?我還是到另一個世界去尋找寧靜和微笑吧。
對?這份遺書,我除了罵自己幾次白痴外,就不知所云了。離開這個世界是不是有點可惜?我在想。


一個失戀的朋友告訴我不要早戀,我固執地說我不會。可心中那個「陽光男孩」害得我冥思苦想。那個雨天我像發了瘋似的,在那條悠長的小巷裏,苦苦地等啊等啊,等?那位「陽光男孩」出現,雨水滴答,我的心也在卜通亂跳。那男孩終於撐?雨傘走來,我又慌忙躲到牆後悄悄打量他,我多希望又多害怕他看見我,目送他遠去,我能說甚麼呢?只有細雨才明白我的言語。
十八歲的愛情是「怪味豆」。這叫「初戀」?「迷戀」?「苦戀」?抑還是「暗戀」?我迷思……


站在雪地裏,雪花紛紛揚揚。小時候祖母拉?我在雪地裏行走,她告訴我,如果能在雪地裏拾到一把金鑰匙,那將會得到很多好處,一輩子也不會受苦受難。我問祖母拾到金鑰匙沒有?她說沒有。
十八歲這年,我想起了這個故事,我說我應該去找把金鑰匙,於是我便在雪地裏苦苦地找,可甚麼也沒找到,在空蕩的雪地裏,只有很多深深的向前走的腳印。我想:留下腳印的人,也在努力找尋那把金鑰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