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泰山

1



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而我生命中的「泰山」是她—–林姑娘。你看林姑娘那瘦削的身形,也許也很難想像,她會被形容作一座巍峨的泰山吧。然而,在我的心目中,林姑娘的心卻是如泰山一般廣大與偉大,是我生命中的「泰山」。

到山區進行義教,是我由童年開始暗暗對自己許下的承諾。我深知自己身處在一個物質富裕、不愁三餐的社會是莫大的幸福。在城市執教鞭多年,一直有感難重拾初為教師之熱情,為了實現當教師的真正價值,讓更多人擁有知識,授業解惑,也因為自己希望對世上貧苦兒童的一點幫助,盡一分力,我毅然走到了山西山區的一個小村落義教,以達成自己的心願—–我和林姑娘就是在那裡認識的。

「陳老師。」林姑娘總是這樣客客氣氣的喚我。林姑娘是在我義教了差不多一年多時,跟隨義工團來的。義工團中,少有像她一樣三十歲還不到的女孩子。林姑娘在一眾上了年紀的人當中特別顯眼,使我不禁對她多加注目。像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應該是一個忙著與朋友聊天、逛街、購物的日子裏,但允行—–在後來的日子我才知她名叫允行,卻在這樣一個花樣年華時,隻身走到這樣的一個山區當義工,這不由得我佩服。然而,最令我感到佩服,以致我看到她如泰山般偉大的心,是一次我目睹她抱著一個孩子到診所去的情景,那次的情與景仍叫我歷歷在目。

那是一個炎熱的下午。教室內外瀰漫著侷促的空氣,有種叫人不能呼吸的悶焗。我站在那勉強由石英泥建成的講台上,教著台下一班小朋友英文字母。「陳老師,雅雅昏倒了!」忽然有把稚嫩的聲音焦急地說。我一瞥台下,發現坐在教室一角,最瘦小的小女生雅雅昏倒了,當時的我,從未遇過此等情況,急得六神無主。允行碰巧經過教室,看見暈倒了的雅雅,連忙一抱把她背起:「陳老師,請你趕快通知雅雅的父母,我現在就把她送到診所去。」允行瘦削的身上背著雅雅,一點也不覺累似的。她的汗水不停在臉上滑下,邁著艱難的腳步,一步一步的走往診所。我愣在教室門口,看著允行的身影愈走愈遠,我好像看見了,在她的影子映襯下,她的背影彷彿變得愈來愈大,愈來愈大……整理好一切瑣事後,我到診所找雅雅她倆,甫進診所,我就看見允行。走近她身旁,我嗅到一陣異味,赫然發現允行的襯衣沾滿嘔吐物。她看到我來了:「哎,陳老師,雅雅檢查過了,說她只是中暑缺水,沒甚麼大礙,你可以放心了。」我點一點頭,遲疑的指一指她的衣服,她看了一看,不以為然的笑了笑:「不要緊,回去洗一洗就好了。本來我是想等雅雅父母來了才回去洗,現在您來了,我就先走了。」我又點一點頭,著她趕快回家。

今回我想起那一次,心中總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激動,還有慚愧。說真的,我到山區義教多年,這雖是我的意願,但我卻總覺自己所為已是非常偉大,也總覺自己已盡了對這世界的責任,甚至會不自覺認為自己對山區貧困的人的幫助很大,常把自己放於一個「施予者」的位置。看見允行,我才看見了真正的泰山,對於自己的幫助,她不自傲;對於自己的付出,她不計算,單純的保留了一個助人的心,無忘她的初衷,是真正的善人,是她的高尚情操使我明白到自己的不是。我希望自己能成為像她一樣的一座泰山,縱然泰山之高難以跨越,但不停突破自己與追求,我相信終有一日可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