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寫一篇歐遊網誌

0



以下是陳允行的一篇歐遊網誌的開端,試為他續寫文章,從法國人的優哉悠哉聯想到港鐵列車發生故障的情景,明白到「抱怨解決不了問題」。

旅遊車朝巴黎方向駛了不過一句鐘,忽爾在公路上停下來,導遊向我和團友解釋道︰「前面發生了貨櫃車意外,根據經驗,交通部門要花兩三小時才能把公路開通……」

我隔着車廂的玻璃,看見好些法國人都安恬地坐在車內閒談,有些則走出車外與「同路人」交個朋友,有些更躺在路旁享受日光浴。這令我不禁聯想起前陣子在港上班的一個早上,地鐵發生故障的情景……

和煦的陽光本來能驅走凜烈刺骨的寒風,但現在不單不能令人們變得溫暖,心情輕快起來,反而成了令局勢進一步惡化的催化劑。我瞪着不住轉動的架空電纜,等待列車恢復的同時,乘客都等得既不耐煩又鼓譟,更開始埋怨身邊的人、埋怨港鐵、埋怨港鐵的工作人員……

「老陳、老李!是你們決定乘港鐵的!我們要遲到了,恐怕被判頭罵得一文不值之餘,又要加班趕工程進度!」一名皮膚黝黑,牙齒滿佈黃色污垢的男人邊剔着牙邊高聲抱怨,旁人都別過頭來,看了看面有慍色的他。

今天身在法國的我卻目睹了另一番景象—–交朋友。兩輛並排的私家車中兩個法國人本來是陌生人,但二人都從車廂伸出頭來高談闊論一番,不過或許那儼如蚯蚓把頭從泥土中鑽出來的姿勢太累人吧,雙方都走了出來繼續聊個興高采烈,又交換了對方的電話號碼。有人因一樁列車故障而互相抱怨,難道抱怨就能把自己焦急的心情變得舒暢?難道把不屬於對方的責任強加諸其身上而令自己好過一點,埋怨就算是正確的了?有人在一宗故障中破壞了與友人的關係,有人則在交通擠塞時認識知音。

月台上用以指示列車車長的紅綠燈,在冷冰冰的路軌空無一車的情況下紅綠交替的閃耀着,此時,另一股怨氣又再來襲,似乎怨氣已像病毒一樣蔓延開去。一名打扮得濃妝艷抹,散發着甜膩的香水味的女士正向港鐵公司職員抱怨︰「港鐵的服務簡直是一團糟!你就不能催促維修部的同事嗎?如果不是因為港鐵的低質列車,我也不會在會客時遲到!恐怕這生意又做不成了!」她把胖胖的手指指向職員。

公路上,法國的紅綠燈也不住閃動,但兩地的人面對相類似的交通問題,態度卻迥然相異。雖然正值繁忙的上班時間,但當地人卻沒有絲毫不耐煩的樣子。更令我啼笑皆非的是大概不會在香港出現的一番景象¾¾計程車司機走出車外舒展筋骨!她寫意的做個早操,又揉了揉頸和肩,容光煥發,把公路當成是自己家的後園一樣。如果剛才的情況發生在香港,你必定會認定那人是瘋了吧!但在這裏,其他人也開始仿效她了—–貨車司機、巴士司機,都下了車,把握機會伸展勞累的身軀。令人值得反思的是,為何港鐵女乘客會埋怨、責怪他人導致她未能洽談生意,但法國司機卻不介懷生意額受損,白白讓空空如也的謀生工具堵在路上卻沒有一句怨言?你或會說這是因為香港謀生艱難、分秒必爭在所難免;而那些法國人不用擔心能否糊口的問題,自然優哉悠哉。我卻認為「苦樂在乎主觀的心,不在乎客觀的事」,既然面對無法改變的事實、問題,與其埋怨,抱着消極的態度,倒不如緊握這時光,偷得淨生半日閒!

視線轉到一輛家庭旅遊車,一輛載着一家四口的私家車拖着一輛「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小旅車。女兒與母親時而安恬地閒談,時而玩着小遊戲;兒子則跟着父親來到一旁的草原躺着享受日光浴……

思緒再一次回到當天的情景,想不到為人父母也會向二、三歲的孩子抱怨。母親邊按着手機邊抱怨道︰「要不是你慢手慢腳、撒嬌,我們便能乘搭上一班列車,便不會遲到上學前預備班了,待會的面試班也不知能否趕及了。」父親點了點頭,托了一下眼鏡說︰「就是嘛!我倆特意請了半天假,你卻大大耽誤了時間。」雖然不是責罵,但孩子面對連珠發炮似的埋怨,快要哭出來了。我想,父母明知問題不能透過埋怨便能解決,何必要留難孩子呢?孩子可不是用作宣洩的工具!

此時,本來在旁倚着柱子專心致志地看書的外國人看來也按捺不住,瀰漫着的怨氣把她從書一的世界抽離了出來。她不明所以地自言自語着︰「你們到底在抱怨什麼呢?難道你們抱怨愈多,列車就能愈快恢復行駛嗎?」

面對我們無力影響的問題,抱怨能解決嗎?不,它只會令四周更充斥負面能量,它可不是一道魔咒能使問題立時消失!在這漫長的歐遊中我閱讀了力克胡哲的自傳。他天生沒有四肢,但如果他一味抱怨上天、抱怨父母為何使他天生就有缺陷,他還會是今天以樂觀積極心態而為人認識的「神奇力克」嗎?他選擇不埋怨先天缺陷,因他深知無論如何也不會令這先天缺陷消失,因他深知自己不應因此而過得潦倒,他積極面對人生,過得比許多人快活、豐盛。與其抱怨,不如活在當下,正如那些法國人一樣,好好享受那意外獲得而難得的時光。既然無論如何,那段時光都要度過,我們可以選擇快樂度過,何必要以埋怨來度過,使自己、他人受煎熬呢?

面對我們不能解決而要等候別人解決的問題,我們何不存一顆感激的心呢?無論是身處香港的港鐵事故抑或是法國的交通意外,都有大批「幕後」工作人員默默付出,問題才能得以解決。埋怨之前,不妨想想還有人為我們不辭勞苦的服務。

我決定不再受困於旅遊車冰冷的玻璃,走出去呼吸法國快活的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