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是一名記者,試寫出你九月二十四日在東亞銀行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

0



這天本來要趕赴上海出差採當地名人,但我臨時接到報社的緊急通告,說由於人手不足,要我盡快到香港的某間東亞銀行進行採訪。無可奈何之下,我截停了一輛計程車,催促司機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目的地。不一會,車子便如M 支箭在公路上極速奔馳著。

 一幕一幕青馬大橋的雄偉美景閃過眼前,可我無心欣賞。唉!嘴巴上雖然滿口歡喜地答應老總把這樁活兒全攬下來,但心中卻是一萬個不情願,好端端的一個珍貴出差機會,就白白錯失了。要怪就怪那些多事無聊的網民沒事找事,竟然利用互聯網這個廣闊的平台散佈謠言,非要將香港弄得人心惶惶,永無寧日不可。哼!哼!現在不正合他們心意了。這?幸災樂禍的傢伙,害了香港市民,也害我失去了一個出差機會。唉……算我倒楣!

 轉眼計程車已經到達東亞銀行門口了,一望出車窗外面,這遍小小的土地原來被一片鼓譟不安的黑壓壓所完全佔領,嘈吵聲、叫罵聲、哭聲充斥著整個空間,一番悲慘交織著憤怒的景象。於是我連忙付錢下車,身旁的一個同事輕聲在我耳邊說:「看來事情真鬧大了,這破攤子實在很難收拾。」接著我信步走近人?,他們此時的無不散發著一股怒火,彷彿要燒毀整所東亞銀行似的。驟眼望去,人?中有的是一塊木頭,毫無表情,好像天掉下來亦與他無關;有的蹦緊著紅紅的臉,臉上的每條肌肉不時跳動,看來對自己的存款安全緊張極了;有的是大喇叭,不停地播放著責罵東亞銀行的叫聲,渲洩著火熱的不滿;更有的只顧和銀行職員進行場場激烈的辯論,不聽職員的勸解,反而死咬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頑固觀點不放。可憐那些四周奔波來回的小職員,即使多麼苦口婆心地向排隊的市民解釋,他們的天線絲毫接收不到一點信息,實在令人心寒。一條又一條的人龍彷彿看不到盡頭,它揮動著利爪,搖晃著龍頭,張開血盆大口,吐出一條火紅的舌頭,吼聲陣陣,似乎要將整所東亞銀行咬碎,然後一口吞噬。這時觀望整所東亞銀行。水泄不通,由人組成的人海不停翻滾著、流動著,伴隨一泓接一泓的波浪,不時在人?中湧起,衝擊東亞銀行的聲譽和營運。突然,一位西裝革履,像是銀行經理的男士慢條斯理走出來,面上豆大的汗珠揮灑如雨,青白的臉色,顯得皺紋更為鮮明。良久,他才支支吾吾的,將說話一字一句,配合著東歪西倒的嘴型,全部傾瀉出來。想不到剛說到一半,台下那些急於取回存款的餓狼怒目而視,聲聲駭人的狼嗥,嚇到那位男士啞口無言。穿藍衣黑褲的警察,個個均束手無策,一會兒東,一會兒西,想平伏這條巨龍的躁動,可是就算硬扯龍鬚,拉龍爪,打龍頭,但巨龍卻是不理不踩,照舊盤據於此,兩隻銳利似劍的眼睛死死盯著自己的存款不放。

 愚蠢的人啊,為什麼你寧可相信網上毫無根據的謠言,卻對銀行的勸解不聞不問?或許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總之拿了存款,日後再算的心態影響了你們的決定,可你們有曾站在銀行的立場想過,萬一謠言是假的,銀行的周轉因為失去了大筆資金失靈。到時你們不僅是累及銀行倒閉的兇手,而且還是令很多東亞員工失去糊口工作的罪魁禍首。這,全因一句短短的謠言擾亂了你們的心智!古語云:「謠言止於智者」。大家在這個充滿欺騙的世代必須要有清醒的頭腦,不要受謠言戲弄,要不只會助長那些壞人為害社會,為虎作倀,盲目被人利用。至於那個在網上傳播害人謠言的傢伙,我以一名記者的身份告訴你,如果有朝一日你忽然落入法網,我將在報紙上把你的「英雄事蹟」告知天下。讓你知道,你的惡行是需要負上沉重的代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