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張照片說起

0



這幀照片藏著我跟弟弟的深厚感情。滿是天真爛漫的兩張笑臉,併作一起,有一種尤其親密的感覺。
 還記得我四歲的時候,哀求著媽媽給我一個弟妹時的景象,媽媽每次都向我報以微笑。果然媽媽的肚子在數個月後便微微隆起了。我喜歡把頭挨到媽媽那裏,靜待著「肚子」發現出一絲聲音。

 我就是這麼期待弟妹的來臨。可是,在他出生的前數星期,我便聽到一個傳言:獨生子女是幸福的,因為若有弟妹的存在,你便要與他一起分享父母的愛了。那時的我,對此傳言深信不疑,霎時對己所提出的請求感到後悔。幸好的是,這念頭如炊煙般被我漸漸淡忘了。

 照片中的弟弟還未夠一歲,而我則剛剛五歲,在我們身下的是我的睡床,那就是我跟弟弟兒時的遊樂場。
 至今,我每晚仍是睡在這「遊樂場」上,但已有不少的改變,最明顯的便是多了許多娃娃,它們陪伴著我,度過黯然無光的黑夜和旭日高掛的日晝。

 小時候,弟弟則充當了這些娃娃的角色,弟弟穿上白色的衣服,純潔得很,就如一位小天使。看見他這麼可愛,真禁不住上前親親他,於,是我便俯伏在他背上,拍下了這照片。

 兄弟姊妹間定必有爭吵的時候,那時是最吵鬧的時刻,但我跟弟弟最嘈吵的時候,卻是互相玩弄的時刻,我倆對這「活動」尤其鍾愛和享受。弟弟會暗中抓著一個硬幣,然後用不同的原因叫我張開嘴巴,繼而把拋進去。有一次我脫了牙齒,他就以好奇為由,騙了我一把。不只是他玩弄我,我`也懂「還擊」。我趁他午睡的時候,用橡皮圈把他的頭髮一束一束地綁起來,害他醒來時看見自己像女孩一般,並要慢慢地把橡圈除下,否則他在拉址時便會成為疼痛了。

 看見照片裏的我和弟弟都微笑著,這是嬉戲後的表情。我們在睡床上玩的遊戲不但不乏味,還很刺激有趣呢!每次也弄得大家笑不攏嘴。

 我們最愛玩的遊戲名叫「做腸粉」,把被子搬過來,然後我和弟弟擁作一團,再勞煩媽媽用被子把我們捲起,且接著喊:「美味的腸粉,誰愛吃?」「我吃!我吃!」這時,爸爸就成了顧客,以手臂代刀,裝著把「腸粉」切開,津津有味地把「腸粉」吃光了。

 照片中,我倆除了笑容相似,雙腳的擺放姿勢也相當接近,好一副姊弟相。我伏在弟弟之上,像保護著他的一把傘子,希望不會經歷太多的風霜,太多的打擊;弟弟躺在我的下方,像是一層軟墊,承托著我,在我替他遮擋風雨的同時,他又支持著我,讓我不會背上太大的負擔、責任。從照片中可見我們是互相依傍著的,相處之道就是互相幫助;倚靠。

 跟這張照片對比起來,現今的我倆真的長大了不,但我不願意童真會隨著歲月流走。縱然不能讓這輩子停留在那時,但那些回憶會在我心中佔一位置,感情就像紅酒般,愈長久愈香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