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夜

0



在乘坐前往維多利亞公園的巴士衝出海底隧道時,映入眼簾是銅鑼灣一幢又一幢參天的商業大廈在晚霞間巍然崛起、肅然矗立的景象;同時,載著大批市民的各式車輛,正緩緩鑽進它們的景象;同時,載著大批市民的各式車輛,正緩緩鑽進它們的蟻穴,直指九龍。從此看來,這顆明艷照人的東方之珠,並沒有在這中秋節假期?下她大都會的妝顏,市區的繁囂未見一絲褪色。一個分神,維園就已經悄然逼近,與對面的中央圖書館一同盤,對膝長談。
 甫踏進維園球場,我和家人都發覺球場的氣氛和平時截然不同:平時充滿活力、動感和汗水的他,此夜竟化成一名文縐縐、滿身書卷氣的書生,原因也許是來自場內一盞盞星羅棋布的綵燈,它們為整個球場注入一點藝術氣息,再向前步行片刻,嫦剛服下后羿的長生不老藥,借長帶飄風,宛轉回旋地飛昇到明月之上;回過頭來一看,一條神氣活現的金龍掙脫了身邊飄渺的雲霧,直朝著此方衝來;而在不遠之處,東亞各國的人民正滿心歡喜、興高采烈地穿著自己的民族服飾,慶祝中秋的來臨。

 儘管已經是中「秋」,經過一輪走馬看花的賞燈後,我們一行人就切身感受到有記錄以來最炎熱的八月十五絕不是虛有其名:雖不至汗流浹背,但用以抹汗的手帕或紙巾確是不可或缺的,而在身上每一顆晶瑩的汗珠蒸發、又一陣沸騰的人聲傳來以後,四周的氣溫便似乎愈發升高,並令環繞人們的空氣瀰漫著一股特殊的「暑氣」。偶爾吹來一陣沁涼的微風,人?面上緊攢著眉頭才會出現一絲緩和,連樹上每一片葉子也興奮得躍動起來。
 坐在維園的草地上,漆黑的夜空一覽無遺,並未被萬丈高樓們裁成一片片。在這個中秋夜,皎潔的圓月旁缺了?星襯托,而明月她也許亦不太習慣獨自承受七百萬人的注視,於是以一層紗遮擋她的花容月貌。幸好,今夜月亮不是孤身一人,半山上的萬家燈火剛好代替了點點繁星,使明月免於孤單寂寞地渡過這人月兩團圓的佳節。與此同時,無數的家庭正和我們家一樣,溫馨和諧地坐在綠油油的草地上,兒童們在嬉戲,成人則在談笑風生,不時發出陣陣笑聲。

 此時此刻,四周柔和的空氣似乎伸手可及,也許,先人設立中秋節的原因,就是讓忙於各奔前程的人們有一個機會,可以像現在般和家人共聚天倫。